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最后猎人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暗黑骑士(1)

最后猎人 | 作者:落尘晓月 | 更新时间:2014-08-14 16:30: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诡秘之主逆天邪神剑来圣墟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元尊全职法师明朝败家子
  门掩着,未上栓,轻轻一推就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入耳。高品质更新就在令狐绝右手轻举,几点黑光透出,幻成黑雾缓缓而降,这是黑暗系的低阶昏睡魔法,足可以让这几个没有修为的人美美的睡到天亮。

  令狐绝缓步踏入,这精舍内没有床榻,所有人都睡在铺有兽皮和棉絮的地上。他也不脱靴子,直接就坐到空的地铺上,腿去夜魅神通的效用,在他恢复原貌的同时,也陷入了沉思。按原来的计划,他是准备把药水加入明天的料理内,就功成身退。可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这还不是主要问题,最让令狐绝困惑的是,魔法师团是去那里?难道残月族想趁猎鹰师团分兵之际,一举歼之。可这不太可能啊!要知道,猎鹰师团还在千里之外,有足够的时间退或者避。而且,他们也没必要放弃守城的优势,正面厮杀。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令狐绝凝眸垂眉,手指半扶额角轻敲着,仿似这有节奏的敲击能启示他一点灵感一样……

  而此时,在猎鹰师团驻扎营地的百里外,一声凄厉的鹰马长嘶响起,马上的负责斥候鹰马族勇士惊栗的转首一望,已不由激灵灵的一哆嗦,双目中透出一股极度的恐惧与紧张。

  数十丈外,有若鬼魅似的出现了一支骑兵队伍,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乘,呈倒八字排开,马上骑士青一色的漆黑盔甲,只露出俩只发散出一种惨蓝色光晕的眼眸,光晕映在漆黑的铁面上。朦朦胧胧。幽幽凄凄。像是十数个睡梦的冤魂,十数个死不瞑目的僵尸,恐怖极了。

  但更为恐怖的是他们胯下的马匹,竟是森森白骨所组成,只是在马眸眼眶处跳动着惨红的火苗儿,那火苗儿很怪,鹰马族的那个勇士目光刚一摄及,就有种极度眩晕的感觉。仿似在那一瞬,灵魂脱离了**。

  缓缓的,最前那匹骷髅马向前踏了一步,马上的骑士抬起深藏于头盔下的脸儿,语声有如来自九幽之境,空茫而飘渺:“令狐绝。”

  那鹰马族勇士被惨蓝眼眸一注视,只觉得心口在跳,血液流循加速,语声早已断续不清:“你们——是什——么人?”

  那幽灵般的骑士不另他言,仅一再空洞的反复着三个字:“令狐绝。”语声朦胧而荡漾的传出。让那个鹰马族人又是一阵心颤,他仿似明白了这个幽灵骑士的意思。蓦然咬咬牙,颤着嗓子道:“等会。”

  鹰马的长嘶就是信号,他相信族长大人一定会马上赶来。高品质更新果然,他的猜测对了,一道夹着劲风气流的黑虹,以那种惊人的快速,急掠而止,是魔月。俩道人影斜侧弹出,似流星曳空般落于地上,赫然就是老头儿和力王,今夜是他们俩个轮到当值,一听鹰马嘶声,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如此诡异恐怖的一幕!

  可俩人也是见多识广,自然不会把这种惊愕流露于脸上,低沉地道:“几位何意?”

  仿似感受到俩人的境界,骷髅马后移了一步,只是那马上骑士仿似中了邪般,依旧空洞而飘渺地道:“令狐绝。”

  力王和老头儿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都带有那么点诧异和凝重,这十二个幽灵般的骑士竟然都是爵级,其中说话的那个,境界已经不弱于他们。琢磨着话里的意思,老头儿抿抿嘴,低低地道:“你们想见令狐绝?”

  那幽灵骑士显然不太习惯说人族话,但也听得懂,在马上微微颌首。

  “他不在,有事跟我说吧。”老头儿很干脆地道。这些人古古怪怪,看不出来路,就算堂主在,自己也不会叫他出来。

  那诡异骑士沉默了片刻,右手一扬,蓝电飞映。力王接过一瞧,是块蓝色的玉符。

  “给他。”那骑士继续用那种阴森森的语气道,说完后,径自策马转身,随着他这一动作,其他的骑士也齐刷刷的转身,刹那,周围忽然亮起了一片昏暗的黄光,夜风吹得这片黄光摇摇晃晃,在黯淡的光芒摇晃中,这十二乘骑影驰入黄光中,黄光一暗飘散,那骑影也倏尔消失,声息全无,刚才那个地带,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群骑士一样,只是有风有空气在寂寥中流动……

  老头儿和力王自然明白这是种神通,面面相觑。“老酒鬼,你怎么看?”力王声音有些嘶哑地道。

  “看来没有什么敌意,我们还是回去再说。舒家丫头,应该能知道他们的来路。”老头儿看了捏在力王手里的玉符一眼,鼓鼓腮帮子道。

  “什么?”在营地帐篷内的舒老夫人听完老头儿的描述,甚至连惊骇的表情也没做出,就失声惊叫道。

  老头儿和力王对视了一眼,从舒老夫人的反应中,他们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知道这些人的来路。搔搔头,老头儿有些迷惘的道:“这是些什么人?”

  舒老夫人的表情极其凝重,缓缓地道:“他们是暗黑骑士。高品质更新就在”

  暗黑骑士。侧坐的老头儿和力王同时在心中泛疑,在他们的记忆里,应该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舒老夫人仿似知道他们没有听说过,就转身解释道:“暗黑骑士是暗黑族的精英武士。俩位叔叔,你们应该没听过暗黑族这个名字?这不奇怪,暗黑族并不属于百族序列,我也是从一本我族的上古典籍里才得知有这么一个种族。”

  “那你怎么能肯定这些人是暗黑骑士呢?”力王吸了口气道。

  舒老夫人眉头紧缩,沉重地道:“暗黑骑士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胯下的骷髅马,这是种不死生物,能吸收灵魂之火变得强大。典籍里记载,暗黑骑士第一次出现是在百族大战时。当时。魔族联军已是节节败退。神族同盟即将获得最后胜利,可暗黑骑士的出现却扭转了这一局面,让魔、神俩族的战争又多持续了好几年,可以说是非常强大的种族。”

  “那后来呢?”老头儿听得是津津有味,舒老夫人语声,他就立刻问道。

  舒老夫人抑止不住语声的轻颤道:“没后来。”

  这下,力王也觉得奇怪了,像族内传承的典籍怎么可能写了一半就不写了。

  见俩人仿似有些不信。舒老夫人长叹口气道:“不瞒俩位叔叔,典籍里真没记载,族里的典籍大部分都是写百族大战后的事,就算有描述的,也是像这样寥寥几笔带过,至于百族大战的前因后果,我知道的估计不会比你们多。”

  老头儿和力王顿觉愕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舒老夫人再度叹了口气道:“灵气为什么会消散,百族的前辈们为什么不提及这段往事,又如何预知灵气会在千年后恢复。这些事情对绝大多数的种族来说,都是个迷。我想真正知道真相的也就那么几个种族了?”

  语声是沉缓的,但却含蕴着凝结成的血腥与残酷。让作为听众的老头儿和力王不由通体冰寒,肌肤起栗……。

  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上,老头儿指着摆在桌上的玉符道:“那这个怎么办?等堂主回来交给他?”他的语气是带有疑问的,显然是怕暗黑骑士在玉符内动什么手脚。

  舒老夫人和力王都沉默了下来,他(她)们都很想知道这玉符里到底存储了什么?但谁也不敢发话,毕竟这牵扯到堂主的私密。

  见俩人都不说话,老头儿用力摔摔头,一下子站起道:“不管了,等堂主回来了再说。”说完,就拿起玉符,扯着力王朝外走去。

  天蒙蒙亮,要塞、多伦,底特三城的城头悲壮而低沉的号角声同时“呜”“呜”的响了起来,城门大开,无数高大雄骏的马儿驮着背上的骑士像三条涌动的浪潮席卷而出,蹄声震山撼岳,像自天际突然掠来的轰隆隆的霹雳!

  骑兵过后,是一排排持盾举枪的步兵,一列列身背弓弩的箭手,似潮水般一**的涌了出来,整齐的脚步声虽然不如铁蹄般排山倒海,却也如千百面皮鼓被千百名强而有力的大汉在奋劲敲击,一步就是一个鼓点,坚定有力。

  步兵过后,又是一列骑兵,不过这次不是骋驰而出,而是分为俩翼,踩着清脆的“得”“得”声缓骑而出。在他们的中央,有数百辆双乘马车,车帘都是拉紧的,不用说,这就是各兵种里最珍贵的魔法师团。

  最后是辎重兵,牛牵马拖的,队伍显得杂乱。但移动的速度却不慢,谁要是慢一些,不使劲,那一旁骑马的军官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幻化成冷辛面容的令狐绝此刻就混在这批辎重兵的队伍里,还背着一个尖尾背篓,里面装着一些刀、勺等工具。数十个和他一起出来的同伴都唉声叹气的走着,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次出来或许就没有回去的时候了。

  垂着脸,令狐绝闷声不响的走着,昨夜,他想了一夜,最后还是决定跟魔法师团一起上路。除了伺机投放药水外,还准备搞清楚对手的真正意图。

  风,呼呼地刮着,他竖出了皮袄上的毛领,有意识的加快脚步,夜魅的神通有时间的限制,他必须找合适的机会散去神通,在必要的时候施展。由于人数太多,天气又冷,谁会注意他这个烧饭的学徒,很快,他接近了一辆拉着粮食的魔牛车,借着双手呵气,仿似取暖般的动作,他散去了神通,恢复了原貌。

  刹那的魔法波动,让他身前的一个辎重兵转过头来,他自然不认识令狐绝,双眸微带迷惑地扫过,令狐绝缩了缩脖子,朝他讨好似的一笑后,再度举手放唇边呵着气,为了以防万一,他没有使用一点斗气,那张俊脸也是冻的通红。

  这一走,就是大半天,直到一声短促的号角声响起。生火做饭了,在车停马嘶的慌乱中,令狐绝又施展了神通,并悄悄的退回来自己应该所处的位置。

  看别人都在十分利落与熟练地搭灶生火,令狐绝一下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把事情想简单了,在这个地方,要把药水掺进去,可没那么简单。

  在穿梭般往来的人群里,管事老烟杆匆匆奔来,一看令狐绝还傻不愣登的站着,就吼道:“冷辛,你小子杵着干嘛,快,去搭个帐篷。”

  令狐绝一下楞了,又不是安营,搭帐篷干嘛?老烟杆急了,朝他屁股就踢了一脚,叱道:“还不快去,远点,就那里。”他指着远处略有些斜度的土丘道。

  这一脚,还真让令狐绝进入了角色,他跑了俩步,发现自己并没有搭帐篷的工具,便放下背篓,找了个辎重兵的小头目要了顶单人帐篷。

  搭帐篷,令狐绝可是把好手,三俩下就弄好了,他刚搭好,就看见马车上下来不少女性魔法师,并朝这个地方走来,瞬间,他明白了,这帐篷干什么用。

  快步跑远,来到做料理的地方,发现别人已经准备妥当,这料理也简单,就是用紫菜把糯米一包,里面塞一些食材。看到这紫菜的颜色和药水差不多,令狐绝计上心来。

  看着一个学徒正忙着把剩余的紫菜放进兽皮袋里,他赶紧凑了过去,殷勤地道:“师兄,我来。”

  那学徒也刚好尿急,一看有人接手,当然是乐不可支。顺手就把兽皮袋递了过来,趁他转身的时候,令狐绝取出了药水瓶,瓶口扣在掌心,细管缩进袄袖,看似很仔细的一张张在弄,其实,是把药水很均匀地滴在紫菜皮上。

  可惜,没滴了几张,那撒完尿的学徒回来了,无奈,令狐绝只能把药水再次收入储物戒指。当然,他很刻意的把滴过药水的紫菜皮放在了最外面。

  一个时辰后,开拔的号角声又响起,喝了碗热汤,吃了几个馒头的令狐绝又再度上路了,没走多远,就听见后面的人叽叽喳喳乱叫“快看,那是什么?”

  “哇,好大的鸟。”

  他转头顺着别人高举的手臂望去,只见血鹫庞大的身躯远远飞来,它飞的很高,很快,转瞬之间,已掠过他们的头顶,消失在前方的天际。

  坐在血鹫背上的幽王突然眼眸一亮,他发现血鹫颈部的一根血色羽毛亮了,心弦儿一颤,他意识到了什么。可他没有让血鹫折返,只是回头望了望,那一望无际,旌旗密布的大军,唇角流露出一丝肃煞的笑意。

  〖,.
最后猎人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zuihoulie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