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一世诺

第八十一章 去滁州

一世诺 | 作者:尘尽落 | 更新时间:2019-05-16 01:48: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逆天邪神修真聊天群全球高武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牧神记我的尤物总裁老婆狂暴仙医元尊
  这场雨再没停过。一直下到三天以后,金雁尘率人离开川阿山。

  这三天里,穆典可没有见过金雁尘。只有徐攸南每天会来坐一会,汇报事务,顺便提一提金雁尘的状况。

  据说是当天就可以下地,次日就开始练刀了。

  说实话,穆典可并不是太担心金雁尘。

  这些年,她与金雁尘并肩在生死里过无数回了,了解他如同了解自己。身舛命贱如他们,就像是山里的石头,地上的野草,捶不烂也烧不死。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会倒下。

  最痛苦绝望的时候,他都咬着牙挺过来了,怎么会败给一场小小的头痛发烧?

  她坐在房间里收拾衣物。

  门外有脚步,轻盈而富有韵律。

  听了叫人生厌烦,是徐攸南。

  穆典可有些意外:徐攸南不是应该一早就随金雁尘出了山谷,此刻正在前往建康的路上吗?

  略一愣怔后迅速做出反应,旋身把手上那件银白色的袍子塞进包袱里。

  叫徐攸南看见,又惹他许多话!

  刚刚塞完转身,徐攸南就走到了门口,看穆典可一脸紧张戒备的样子,笑眯眯问道:“你藏什么东西?”

  穆典可没理他,将一双纳底布鞋塞进包袱里,语气不大善:“你不是要去建康了吗,怎么还没走?”

  徐攸南笑倚着门框,手里抓着一把豆子,慢悠悠丢进嘴里,嚼得嘎嘣嘎嘣作响。目光四下打量,停在床头的包袱上,不答反问:“你这是……打算偷溜?”

  在徐攸南面前,遮掩是没有用的,穆典可硬邦邦地掷了一句:“要你管!”

  徐攸南笑道:“管还是要管的。你不知道自己是个大宝贝吗,又聪明又能干的,折了你可是一大损失,别说你哥,我都心痛。”

  滑天下之大稽!她要是折在滁州,徐攸南怕会高兴得把自己笑死吧?

  心痛这是从何说起?

  徐攸南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肃然说道:“思来想去,还是长老我委屈一下,陪你去滁州走一趟。”

  穆典可只觉鸡皮疙瘩爬一身,冷冷道:“你不害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麻利地收拾好包袱。

  又拉开抽屉,从里取了两把短剑,一把薄柄的,绑在小腿上,用长裙遮住;一把厚柄趁手的,塞到袖子里,头也不抬问道:“谁代你去了建康?”

  徐攸南笑道:“老班啊。老瞿走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老班多听他的话啊。我跟他啊……政见不合!”

  穆典可道:“你别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这么狭隘。瞿涯高兴不高兴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也是因为不用再受你这张臭嘴荼毒吧?”

  伸手绾发,将一柄薄薄的柳叶钢片塞进发髻里。

  手抬起,广袖垂落,便露出左手腕上那只刻着鸢尾的双股银绞丝镯子。

  屋里光线黯淡,那镯子成色亦不大好,灰蒙蒙一层,像落了灰的白铁,卖相很是欠缺。

  徐攸南便有些嫌弃:“嗬,你从哪里得了这么丑的镯子?”

  穆典可白了徐攸南一眼,取过长剑,提了包袱就往外走。

  徐攸南不疾不徐地跟上。

  下了连日的雨后,道路泥泞不堪。傍山停着十几辆牛拉车,每一辆都满载,货物堆起一人多高。

  车上盖了厚牛皮纸,一层搭一层,包得严丝合缝,用拇指粗的绳索交叉缠紧套牢,捆绑在车底板上。

  从牛皮纸褶出来的痕迹,看出车上堆放的是一个一个摞起来的方口箱子。至于箱子里装着何物却是看不出来。

  穆典可嗅觉敏锐,自那牛车旁经过时,闻得有隐约药草味道。心中不由纳惑,这种恶劣的天气,竟然有药商拉着药材上路,道路湿滑难行不说,万一淋了雨,药草霉烂,岂不是亏得血本无归?

  正暗自想着,那群倚靠牛车上休息的押车汉子看见两人,你推搡我,我推搡你,都站了起来。

  一个敦实的中年汉子笑迎上来:“年老板。”

  徐攸南笑着点头。

  穆典可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徐攸南今天不穿灰袍子,而是穿了一身攒花绣金的深紫色镶绿长袍,玉带嵌宝,甚是浮夸。

  原来是为了扮富商。

  徐攸南口舌叫人生厌,办事却是相当牢靠。他既有安排,穆典可自是要配合的。当下放缓脚步,落在了徐攸南身后,充当起跟班的角色。

  徐攸南负着手,像地主翁检视自家粮仓一般,在周刚的陪同下挨个巡看路边的牛车。

  周刚陪笑道:“年老板放心……铺了牛皮纸,盖子下面也订了好几层,管保淋湿不了……”

  徐攸南忽然抬头,指着最前方一道俏丽的身影道:“那是谁?”

  周镖师笑道:“那是在下一个老乡。”

  恐他不悦,用十分感慨的语气说道:“这姑娘命太苦了,从小就死了爹,跟母亲相依为命。不日前母亲也过世了,无依无靠,打算去滁州投奔亲戚。这不,我看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家,独自上路,恐遭贼人惦记。就叫她跟着车队出发了。”

  穆典可往徐攸南手指处一看,正好见一个头戴着碎花巾,作村妇装扮女子挽了个包袱往这边张望。

  柳眉杏眼,琼鼻朱唇,一身粗衣布裙不掩风姿,不是云央是谁?

  徐攸南笑道:“周领队真是狭义心肠。”

  那姓周的领队笑道:“哪里话,哪里话,哪个大老爷们会丢下一个孤女不管,这是应该的。”

  穆典可瞧那周领队一脸憨厚老实的模样,说起谎来毫不含糊,可见是叫云央哄服帖了。

  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云央的本事。

  穆典可跟在徐攸南与那周领队身后,听两人交谈,加上徐攸南手背在后面,偶尔给她比下暗号,穆典可也算弄明白了。

  原是徐攸南假借一位姓年药商的名号,由王长林牵头引线,在这一带四里八乡的大山里高价征收了十几种药材,并雇了当地的车队运送,以商队的名义进入滁州。

  如此一来,既掩人耳目,又能将那些携带起来太过招摇的弓弩,刀剑等兵器装箱混在药材里,提前运送进城。

  日后明宫子弟进滁州,便可轻装简行,不致太引人注目。

  正寒暄,扮作车夫的千羽赶了一辆两匹马拉的圆顶马车过来,昭阳一身江南大户人家的婢子装扮,从车上跳下来,请徐攸南和穆典可两人上车。

  那姓周的领队这时忍不住问了一句:“不知这位姑娘是?”

  徐攸南这才像突然想起穆典可一般,回头看她一眼,笑得颇有深意:“哦,这是我家大侄女,年小佛。小佛,见了人怎么不说话呢。”

  穆典可一时没反应过来。

  领队周刚笑着拍了个很不得宜的马屁:“原来是年老板的侄女。都说侄女肖叔,怪道年小姐天仙容貌,这么地光彩照人。”





一世诺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yishin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