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修真聊天群

第1025章 orz姿势迎接最后一波天劫

修真聊天群 |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 更新时间:2018-04-16 18:43: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来神武战王星际淘宝网神武天帝黎明之剑养鬼为祸轮回乐园仙王的日常生活偷香高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快要失去意识时,天涯子道长努力的挺直自己的腰杆,就算身受重伤,但他还要站的笔直。

  这是天涯子道长此时心中的想法。

  在死前,残血的天涯子道长怒视着前方的天劫导弹:“来啊,来炸老夫啊!”

  老夫死之前哪怕惨叫一声,都不是男人!更别说是像七生符府主和常无子一样做出那种超怂的姿势。

  来吧,天劫!老夫不怕你!

  正当天涯子道长这么思索之际,他的意识越来越弱。

  再接着,一件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自己的膝盖在缓缓的屈起。

  仿佛天地间有一种无可匹敌的力量按在他的身上,要将他压倒在地。

  是他的内心软弱了?

  不对!

  是天劫在作怪!

  这波现代化的天劫不仅要摧毁修士的肉身,连修士的意志都要玩弄吗?

  但是,老夫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投降。

  老夫的意志,老夫的心境已经得到了磨练,看破了生死。老夫连死都不怕,你想让老夫屈膝,做梦!

  天涯子道长心中慷慨激昂的想着。

  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屈服。

  只是……他的心理固然坚强,但他的肉身却软弱了。

  他的膝盖,渐渐的、不由自主的屈服起来。最终和七生符府主、常远子一样蹲了下去。

  天涯子道长心中感觉无比的屈辱。

  不仅如此,在他的膝盖被迫蹲下后,他的双手颤抖着、不受控制的缓缓抬起,要摆出那个巨怂的姿势。

  天涯子道长心中怒吼。

  但是,残酷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一息后,他的双手最终放到了头顶上,摆出了标准的‘抱头蹲防’的姿势。一如之前被他鄙视的七生符府主、常远子一样。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缓缓摇摆起来。

  天涯子道长感觉,在这一刻,他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

  这是无上的屈辱。

  同时,他心中产生了一种明悟。

  是我错怪七生符道友和常远子道友了,并不是他们怂,他们一定也像他一样,内心坚强,但肉身却软弱了。

  也对,七生符道友和常远子道友都是道心坚定的人,和那个无名老叟不同。

  末了,天涯子道长用尽残余的全部力量,望向宋书航的位置。

  在那里,宋书航还在苦苦抵抗着天劫。

  他身上被打散的功德之光,已经渐渐在恢复。只要宋书航本身不死,他的功德之光就不会消失。哪怕被打散一万次,也能渐渐恢复。

  而此时,变成光头的宋书航,血染衣衫,却还站的笔直。

  天涯子道长心中浮现了一种欣慰之感,最终失去了意识。

  就这样,在宋书航身后,七生符府主、常远子、天涯子三位前辈,保持着‘抱头蹲防’的姿势,随爆炸冲击波,诡异的摇摆着。

  他们三人每一次摇摆,身上的光幕就会明亮一分。随后,从它们身上似乎有一种超越‘真气’和‘灵力’的力量,汇集到一起,传递到宋书航的身上。

  这道力量又通过宋书航的身体,转汇到那抱着蹲防的‘精品傀儡’身上。

  在‘精品傀儡’身上完成了一个循环后,又通过宋书航,回归到七生符府主三人身上。

  四人加一傀儡就这样保持着神秘的联系,在狂暴的天劫导弹轰击下摇晃却又不倒。

  ……

  ……

  宋书航已经不知道自己挥出多少刀,凝聚了多少次刀意盔甲。

  事实上,此时的他因为失血过多,能量消耗过大,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他身上的伤势足有近百道之多。

  现在的他,本能的挥刀,劈出《逆鳞刀法》的逆鳞式,然后再重新爆发刀意化为刀意盔甲。在刀意盔甲和‘逆鳞式’没被破碎的时候,就用左手为刀,斩出一记‘火焰刀’。

  至于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天劫导弹和那漫天坦克的轰击,还没有将他化为飞灰?这个很明显很重要的问题,他却已经没那个精力去思索。

  而在他怀里的一寸缩小袋中,葱娘正处于的残酷循环过程。要不是天劫导弹爆炸的威力经过了宋书航、精品傀儡光幕以及九品劫仙亲手编制‘一寸缩小袋’三重减弱,葱娘此时已经是死葱一株了。

  宋书航一直维持着这种迷糊的状态长达数分钟。

  一直等到他身上的功德金光重新大放光明,功德蛇美人再次出现在宋书航的身上为止。

  当功德蛇美人重新现身时,受到她的加持,宋书航的精神一震。

  功德蛇美人一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修真聊天群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xiuzhenliaotianq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