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零八十八节 绝望

我要做门阀 | 作者:要离刺荆轲 | 更新时间:2019-05-16 02:08: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位面电梯太古鲲鹏诀诗词古韵唐末昭宗妖孽小神农仙韵传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永恒之心
  半个月后,积雪已经铺满河西的山川,河流、湖泊都已经被冻结。顶 点 X 23 U S

  牧民们,开始赶着他们的牲畜转场从河西走廊,向更温暖的河朔地区进发,前往阴山脚下寻求庇护。

  这是河西牧民一年中最重要的迁徙时间!

  上百万牲畜,被无数人驱赶着,沿着冻结的河道,向着南方进发。

  他们会用一个月时间,跨越一千多里的道路,最终抵达阴山,并在那里度过整个寒冬与早春,于第二年的晚春回归。

  参与这场伟大迁徙的,基本都是辉渠、休屠等族的牧民。

  汉家在河西修筑和建设的驿道以及驿站,为他们的迁徙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令他们可以免于迷途,免于在野外遇险。

  故而,这些部族都是铁杆的亲汉派。

  大鸿胪的属国都尉的主力,就是由河西内附部族组成。

  随着这些牧民离开,河西一下子就显得有些空荡荡。

  山川之中,再也见不到放牧的牧民与他们的牲畜群。

  只剩下了定居于此的移民与熟羌。

  张越带着鹰扬旅,策马走在驿道上,鼎盛的军容,让沿途百姓纷纷侧目。

  接近休屠泽附近的姑臧城时,更是引发了轰动!

  没办法,鹰扬旅是当代最拉风的骑兵!

  几乎不可能有这支骑兵,在外型和卖相上更出色的骑兵了。

  全军一千五百骑,全部是优中选优后的精锐!

  身高不低于七尺,体重不少于三百汉斤,人人装备了适合骑兵的皮甲。

  这支皮甲是以海官衙门所捕获的鲸鱼皮硝制后制成,轻便而坚韧。

  装备的马刀,更是雪亮锋利。

  这样一支军队,以作战状态散开,行走在驿道上,雄性荷尔蒙爆棚,自然立刻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毕竟,这是一个推崇大丈夫,审美主流强调阳刚与勇武的时代。

  当鹰扬旅抵近姑臧城时,李广利率着他的亲兵亲自出迎。

  “来者可是鹰扬将军张公讳毅?”李广利远远的就大声问道。

  “正是!”张越高声答道:“敢问尊驾是?”

  “鄙野嘉人李广利,见过鹰杨将军!”李广利高声作答。

  两人这一唱一和,便在表面上消弭了‘国家大将私会’的嫌疑。

  传到长安,别人也没办法将这个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了。

  毕竟,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回师,途径休屠泽的姑臧城,乃是情理之中。

  而鹰杨将军张子重,虽然天子诏命,只是让其主持河湟事务,但同时诏书中明确规定了其拥有‘节制并州诸郡’的权柄。

  既然如此,鹰杨将军率军出巡河西,履行义务,也是正常的很。

  再则,汉家大将,冬季演兵,烽火逐塞,磨砺士卒,更是惯例与传统。

  这属于一种正常的擦边球。

  不过,这样的擦边球也只能打到这个地步了。

  无论是张越,还是李广利,都明白,他们必须始终暴露在公众视线之中,绝不能有任何私下密会行为。

  更不可以在此停留太久。

  否则,那就不是擦边球了,而是坐视‘大将私联’。

  这可不是什么小罪!

  上纲上线一点,直接就可以扣一个‘反汉反刘阴谋集团’的帽子。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特别是对李广利来说!

  所以,李广利没有贸然接近,只是远远望着张越,照本宣科的道:“将军率军而来,所为何事?”

  “巡行河西,监督不法,惩戒豪强!”张越昂着头,义正言辞的说道。

  “哦……”李广利恍然大悟,拱手道:“将军高义,吾实敬佩!”

  于是,他道:“吾早有闻河西豪强不法之事,官吏贪赃之行,若将军需要,吾愿提供些线索……”

  “有劳海西候!”张越马上拱手还礼。

  于是,李广利挥挥手,立刻有人策马上前,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被封在竹筒内的信件呈递到张越手里。

  张越接到手中,没有急于打开,事实上也不需要打开。

  因为这竹筒和其中肯定没有一个字是关于之前的议论的。

  李广利送这个东西过来,本身就是一个隐喻你的条件我基本同意。

  张越也不会贪心的坐地起价,他拿起竹筒,对李广利再拱手,然后调转马头,对左右道:“走!去敦煌!”

  李广利既已放手,那么,张越自然想要立刻对整个河西宣誓主权。

  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雄狮一样,前往边界,留下自己的气味标记,告诉河西四郡与西域及匈奴你们换爸爸了,不服来曹!

  而,再没有比敦煌更适合做这样的事情的地方了!

  ………………………………

  漠北王庭在这个严冬,悄然回到了匈奴人北遁后传统的过冬场所位于余吾水中游,燕然山北麓的山峡。

  这里,在匈奴人中被称作‘且渠赫斯’,意为‘温暖的山谷’。

  事实上也是如此。

  高大险峻的燕然山,将寒风与冰雪拦截。

  山峡四面的密林,又将敌人遮蔽在外。

  山陵里的野兽飞鸟资源,又能给匈奴人提供大量蛋白质。

  使得此地,可以成为匈奴王庭,特别是其贵族的妇女与婴儿在冬天的最佳庇护所。

  就像过去,匈奴人会在冬季将王庭迁徙到河朔的阴山脚下一般。

  只是,如今的且渠赫斯却并不太平。

  单于狐鹿姑的病,在入冬越发严重。

  现在,他甚至已经整整数日没有出帐视事。

  忠于狐鹿姑的王庭骑兵,将其王帐保护的严严实实。

  除了狐鹿姑的几个亲信外,无人知晓其身体的具体情况。

  这使得王庭内外,风起云涌。

  四大氏族、母阏氏-屠奢萨满、狐鹿姑系,三方势力围绕着王庭控制,开始角力。

  只是,现在还有所克制,还没有最终撕破脸!

  但,人人皆知,一旦狐鹿姑咽气。

  这个单于庭内外的矛盾与冲突,就会马上引爆!

  届时,恐怕将是一场空前的内讧!

  四大氏族、孪氏,新兴的母阏氏与屠奢萨满,三方将展开殊死厮杀!

  恐怕只有一个胜利者,可以活下来,并拥有一切。

  没办法!

  过去的几个月,单于庭内外的矛盾,被各种因素无限放大。

  尤其是狐鹿姑为了自保,主动靠拢屠奢萨满与母阏氏。

  这使得后者名正言顺的开始在匈奴各部之中传播、宣扬自己的信念与教义。

  在各部萨满祭司的配合下,后者的影响力如野火燎原一般,迅速席卷大漠。

  而四大氏族与孪氏的贵族,对此非常不满,他们一方面派人联络先贤惮,另一方面主动的组织人马,驱逐和打击屠奢萨满的势力,扶持新的萨满祭司,驱逐那些不听话和不如他们意的老祭司。

  甚至假神之名,处死了不少信奉屠奢萨满的牧民乃至于萨满祭司!

  屠奢萨满方,自是对此极为不满。

  被信仰和屠奢萨满的神迹所洗脑和征服的底层牧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反抗他们的主人。

  武力对抗,甚至暴力斗争的事件层出不穷。

  那位屠奢萨满,更是多次公开表态,宣扬着‘信神者,忠于天神之教者,死后将登临天神之国,与日月同在……’‘为神而死,必将受神眷顾’‘神爱世人,譬如天地爱护生灵’,诸如此类的言论,刺激的那些底层的愚昧奴隶与牧民,和打了鸡血一样冲动,不断的打起屠奢萨满与天神的旗号,猛烈冲击和动摇四大氏族、孪氏在部族之中的统治基础,大有要将权力从世俗的贵族,拿到代表神权的萨满祭司们手里。

  贵族们怎么忍得了?

  于是,入冬后,打压、限制甚至**屠奢萨满信众的事情不断发生。

  直到如今,两者已是势若水火,有你无我!

  当狐鹿姑病重,并可能随时去世的消息传开。

  相关各方,立刻就集中了全部注意力,密切关注此事。

  同时,秣兵历马,召集兵力,聚拢力量,随时准备干翻对方。

  没办法,两者的矛盾,现在已不可调和!

  孪氏和四大氏族们,为了保住权力和地位,而屠奢萨满与他的萨满祭司们,则是为了抢班夺权,不想再当背景板和路人。

  双方都开始大量聚集兵力。

  不过,四大氏族和孪氏到底底蕴深厚,势力强大。

  他们的兵马,显然更强更精锐。

  反观屠奢萨满方,看上去是召集和聚拢了不少人。

  可惜,大多数是牧民甚至是奴隶。

  战斗力拍马也不及贵族们。

  错非是忠于狐鹿姑的王庭骑兵以及卫律掌握的李陵所部,一直没有表态,甚至隐隐表现出偏帮屠奢萨满的意思。

  恐怕现在,匈奴的内战已经打响!

  可是……

  “这又和没有内战有什么区别?”卫律登临且渠赫斯附近的一个山丘,披着狐裘,看着已然剑拔弩张的各方,叹息着:“这一次的内乱,恐怕难以善终喽!”

  卫律很清楚,这一次的内乱和从前的内讧不同!

  完全不同!

  从前本质上是一个集团内部的两派人,因为利益和分配问题,或者单纯只是脑子坏掉了,才开始的。

  但这一次,却是两个完全相反的集团之间的争斗。

  而且,这一次,将匈奴数十个部族的中下层,甚至奴隶们也卷入了进来。

  一旦真正开战,整个匈奴恐怕就要彻底割裂,上下矛盾完全激发,可能没有祢和的可能性。

  无论哪一方胜利,作为失败方的另一边都不会甘心。

  再也不会是过去那样,消灭掉失败方的贵族,就算结束。

  不过,比起这个,卫律更关心另外一个新发现的变化。

  “已经确认了吗?”卫律问着他身边的亲信。

  “回禀大王,基本确认了……”那人低声道:“孪氏的几个大王,包括右谷蠡王、右贤王等,与兰氏的兰衍之等人,在暗中开始宣扬那位的神迹,宣传其能庇护母婴,保护牲畜的神效!”

  卫律听着,闭上眼睛:“那些人疯了吗?”

  “连这样的事情都敢做!”

  “他们就不怕……下一次张蚩尤领兵而来,整个匈奴都没人敢对抗?”

  亲信听着,只能低头不语。

  卫律却是自顾自的叹息起来:“唉……”

  他现在真的很想飞去西域,去将现在王庭内外的复杂情况告诉李陵,让李陵早日归来,主持大局!

  因为,现在的情况,真的真的已经棘手到让他束手无策的地步!

  特别是这个全新的发现,让卫律毛骨悚然,夜不能寐!

  四大氏族与孪氏内部的一些贵族,甚至是重要人物。

  譬如那位右谷蠡王屠耆,为了对抗日益猖狂、肆虐和泛滥的屠奢萨满信仰,在尝试了种种努力都失败后,将矛头瞄向了整个匈奴最凶恶的敌人那位在今年夏天,将整个匈奴的尊严都按在地上摩擦的汉朝权贵张子重身上。

  他们将在漠南广泛存在的‘张蚩尤’‘张兵主’传说,主动引入漠北,并大肆宣扬开来。

  由此渐渐培养出了一个可与屠奢萨满信仰抗衡的全新传说!

  一个战神下凡,同时拥有守护母婴,庇护牲畜,保佑牧草兴盛的汉朝人。

  而匈奴人,素来有慕强的传统。

  在贵族们的纵容下,本来就已经有人崇拜和信仰的张蚩尤信仰,瞬间在四大氏族与孪氏的部族之中泛滥开来。

  一下子竟然就遏制住了原本气势汹汹的屠奢萨满信仰。

  甚至在某些地方,反击成功!

  等到卫律注意和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情况已经无法控制了。

  四大氏族与孪氏本部、别部的底层,有大半牧民与奴隶都在供奉和祭祀那位张蚩尤。

  甚至有很多人同时供奉与祭祀屠奢萨满、张蚩尤的情况。

  卫律,自然知道那些家伙这样做的缘故不是他们不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而是权衡之后的无奈选择若败于张蚩尤,他们或许依然可以保有地位、特权,说不定还能过的更好尤其是这些人里的亲汉派们。

  而若败于屠奢萨满……

  必定死全家,说不定死了连筋骨与血肉都将沦为后者发泄的工具!

  在这样的情况下,贵族们自然用脚投票,做出了选择。

  而且,随着矛盾激化与局势恶化,这个情况必将愈演愈烈。

  最终,演变成一场空前绝后的大乱斗!

  匈奴本土的萨满祭司们,将和信仰汉朝的兵主座下张蚩尤的贵族与其信众展开殊死搏杀!

  只是想着这个未来,卫律就有些绝望!
我要做门阀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woyaozuomenf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