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七十章 赵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作者:夕山白石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49: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无限先知凌霄之上伏天氏灵剑尊我的绝美老婆诗词古韵位面电梯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应该所有的工序都已经处理完毕了,宋天佑才解开了身上的围裙,他吩咐厨房的四叔一些事情之后,才洗了洗手,走出了厨房。 23US.COM更新最快

  厨房外是独立的院落,有一片小型的菜田。

  宋天佑出来的时候发现,宋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这时候打了一桶水,正在灌溉菜田里面的植物。

  宋天佑笑了笑,背着手便悄悄地走到了宋昊然的身后,“已经回来了。”

  “嗯,刚到没多久。”宋昊然蹲下身来,伸手去摘掉那些坏掉了的叶子,道:“咱们家的菜田啊,不放药,出品的菜纯天然健康,不过也有一样东西不好的,那就是很容易出这种蛀虫。”

  宋天佑看了一眼,淡然道:“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宋昊然耸了耸肩,“没有啊,只是突然有些感概而已。”

  宋昊然站起了身来,伸了个懒腰后,便转过身来,他瞄了厨房里面一眼,笑道:“好些年没亲自下厨了,手艺没有的吧?”

  “臭小子。”宋天佑笑骂了一句。

  “我来的时候去一趟中华街。”宋昊然忽然说道,“洛邱说要买点什么东西才好上门。”

  “有心了。”宋天佑听闻,愣了愣,随后也笑了笑,十分高兴能够听到一个宋家的后代会做出这种举动虽然说,这很有可能只是人之常情,礼貌到了而已。

  但是人老了,似乎就念着这些,想要去念着这些。

  “让他破费了。”宋天佑摇了摇头。

  宋昊然冷不丁道:“他就买了两斤苹果。”

  宋老爹听罢,又是愕然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又看着旁边的菜田,微笑不语。宋昊然这时候接着道:“生门,生之门。生,代表活。活,寓意着希望。所以生门,是希望之门,是给人希望的门。”

  是他听到的一段说话,宋昊然缓缓说出,一字不差,连口吻也几乎一样。

  宋天佑投来了一个疑惑的目光。他当然知道生门是什么意思,因为那就是他特别造出的一扇门。

  “这是洛邱说的原话。”宋昊然耸耸肩,“我只是顺路把他带了过去,提起这个生门的名字。他就说了以上的那段话了。”

  宋天佑抬头看了一眼寒舍上的晴天白云,许久之后才吁了口气,轻声道:“这一道佛跳墙,他受得起啊……来,带我去见一下他吧。”

  宋老爹忽然变得精神抖擞,他一路从村子出来,马不停蹄,几乎没有休息过。

  事实上,为了准备好佛跳墙的材料,他从昨日就已经没有怎么休息过,因为上好干鲍的煮制,耗时相当的长,而送老爹又严格要求自己必须要亲力亲为。

  宋昊然不会不知道老爹身体的疲劳度,但他同样知道支持他如此的是什么。

  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执念。

  “今天吃过药了没有?”宋昊然轻轻说了一句。

  “不用担心,我还想多活几年。”

  ……

  当宋昊然陪着宋天佑来到洛邱所在偏厅的时候,洛邱正站在了书架前,翻看着什么。

  五叔是专业级的管家,听力很好。宋天佑出现的时候,便有了动作,但宋天佑却微微摇头,让五叔不要声张。

  他缓步地走到了书架前,看着书架上一排排整齐的书籍,这里面缺了一本,是洛邱手上拿着的那本。

  “你喜欢看明史?”宋天佑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也不是。”洛邱把它合上,然后说出原因:“只是因为这本书有些破损,所以才提起了一些兴趣看看。”

  宋天佑真正第一次地打量着洛邱。

  花甲的年纪了,但摇杆十分的挺直,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宋天佑沉吟道:“因为破损?”

  洛邱点点头,“如果不常翻阅的话,自然不会破损。会被经常翻译,说明了有人喜欢它,它有被经常翻阅的价值。”

  宋天佑淡然道:“但也有可能这只是个别一个人的兴趣。有人喜欢甜的,也有人喜欢咸的,但不一定是你自己喜欢的。”

  洛邱道:“不过喜不喜欢,自己也要尝一尝才知道。”

  宋天佑忽然伸出了手来,洛邱便直接把手上的《明史》递到了宋天佑的手上。宋老爹很随意地翻动着,书页刷刷地翻动着,他忽然问道:“说说明朝?”

  洛邱摇摇头:“我只看,不评论。”

  “旁观者清?”宋天佑凝视。

  洛邱淡然道:“当不了局。”

  宋天佑点点头,“也对,就算是最完整保存下来的史料,也不可能完整地呈现一个朝代的真想。后人撰写的可以无限接近真想,却依然不是真想。比如《清明上河图》,也就是时代的一角,虽说浓缩了一个时代,但总也有些遗漏。”

  他又把这本《明史》交到洛邱的手上,“既然你喜欢,这本《明史》就送给你了。”

  洛邱反而是把书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轻声道:“缺了一本就不齐了,总要给后面的人也有一个看的机会。”

  宋天佑道:“你今年多大了?”

  “过了农历新年就满二十二了。”洛邱想了想:“正月出生。”

  “来,带你去看点东西。”宋天佑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门前的宋昊然见状,便连忙朝着洛邱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上来。

  老板点了点头,只是离开之前,把茶碗的碗盖顺手给盖上。

  管家五叔眼尖,瞄了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细节很能够体现一个人的性格。他看不出来这个年轻人有任何伪装的成分。

  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五叔不知道,到底要怎样的教育,才能够早就这样一个所有事情都恰大好处的年轻人出来。

  而且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似乎无论是谁,都能够对他产生一种亲近的味道。

  “不可思议。”五叔在宋昊然的身边,忽然感叹了一句。

  宋昊然大奇道:“五叔,什么不可思议?”

  五叔打趣道:“这位贵客如果是女子的话,我可以用空谷幽兰来形容。但生而为男,我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五叔,原来你有这样的兴趣……”宋昊然一怔,然后感叹道:“这就是你单身了四十几年的原因嘛……”

  “少爷……”

  ……

  寒舍内的规格,似乎比在外边看起来还要大得多。这大概是得益于设计师对于空间结构的把握。

  宋天佑带洛邱来的地方,几乎在寒舍的最深处,一间上了锁的房间。

  旧时大户人家家中都会设立灵堂,寒舍里面也有这样的地方。宋天佑指着灵堂上一种排列整齐的灵位,然后对着洛邱道:“我们宋家,最早可以追溯到北宋朝。”

  “赵?”老板看着那高悬第一位的灵牌,写着“赵公太祖瑞贤公”的字样,微微一愣。

  似乎是知道洛邱心中的疑惑,宋天佑此时正色道:“瑞贤公的是宋太祖次子燕王的后人,也就是说,我们宋家其实是宋太祖的后人。后来改朝换代,瑞贤公心系复辟,但不敌世道沧桑,最终心灰意冷,郁郁而终。后人渐渐断了这个念头,也改了姓。我们冠上了宋为自己的姓,其实就是留了个念想。千年以来,宋家好几次差点湮灭,但是气数未尽,到了现在,总算是留了这一点香火。你既然是我兄长的后人,是要认祖归宗的,所以这些我是要告诉你的,我们其实是赵家人。”

  洛邱点了点头,确实对于宋家的来历感觉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恢复了过去。

  宋天佑一直观察着洛邱的神情,此时颔首道:“你很沉稳,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你叔叔宋昊然当年第一次听的时候,可没有你现在的平静。”

  “老爹,用十岁来比二十二岁,不公平了啊。”宋昊然轻笑了一声。

  宋天佑只是摆了摆手,但掩盖不住眼中的溺爱宋昊然是他老来得子,而是还是唯一的儿子,自然是宝贝得不得了。

  “我爷爷,当年是怎么和你失散的?”洛邱此时问道。

  宋天佑坐了下来,回忆着什么,洛邱此时在宋天佑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叫做年岁的东西。上了年纪的人都有这种东西。

  “那时候才结束了兵荒马乱的年代,新国家成立了,百废俱兴。但事实上国内还有不少地方没有解放的。”宋天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道:“其实,如果在民初的时候,我们没有被入侵的话,或许我爷爷就只会老实巴拉地当一个教书先生了吧。不过生活逼人,手无搏鸡之力的书生扔掉书本拿起了枪,还是能够闯出一点事业的。”

  “许多事情,我现在也记不清了。因为当时实在太小。”老爹又沉默了许久,“最早的时候,宋家只是地方的一个小小的军阀,在多方势力的夹缝之中小心翼翼地生存着。我们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只不过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所以才弄了武装。但是时代的洪流冲来,就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你爷爷比我大许多,长兄如父,我童年都是跟着你爷爷度过的。他教我背三字经,教我骑马,给我读史记,会带着我悄悄地溜出去玩耍。我们一起打猎,一起看越剧……那是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日子,无忧无虑。”

  “后来新国开始了,宋家的掌舵人也就交到了我父亲,也就是你的曾祖父的身上。你曾祖父没有意思接受什么开国功勋之类的东西,一心想着卸甲归田,过一些安静的日子。但是我们宋家还是碰到了祸事。”

  “当时其实局势还是很紧张,旧势力虽然退守海外了,但是大量的特务还是留了下来,到处地破坏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我们宋家,于是就被陷害了。”

  宋老爹又沉默了半响,“这件事情的真相如今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当时的局势很混乱,新国开创,也就意味着许多的东西被推翻,新的东西要冒头。我从不怀疑那些用鲜血解放了国家的战士的精神。但你也要明白,起初的我们所有人,出身都不一样的,心思也就不一定相同。我父亲不愿意归入某些人的阵营,后果也是可以预见的。”

  “大冬天了,才传来了云贵川解放的消息没有多久……”宋天佑神情有些悲伤,“我记得那天晚上,家里忽然来了许多人,他们统一带着黑色的帽子,穿着一袭黑色的中式长衫。没有说话,他们所有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我听到了枪声,然后没多久,就看见兄长满身冒血地冲到了我的房间,把我抱了起来。”

  “我们一直逃,一直逃,后面的人一直追,咬得很紧。”宋老爹闭上了眼睛,“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死人和鲜血。我不知道战争是什么样子的,但我看见了死亡是什么样子的。”

  老爹看着洛邱:“你爷爷用带子把我绑在了身上,护着我。我看见他的肩膀中了子弹,血一直流。流到我的脸上……没办法了,他选择了带几个人去引开黑衣人,然后让几个家仆护着我逃走。我们越好了见面的地方,他更我说,不见不散。”

  洛邱吁了口气道:“你没有见到他。”

  “我等了很久,很久。”老爹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来在家仆的保护下,我辗转先是到了香江,然后去了继续南下,远渡重洋到了印尼,我在那边长大的……又过了些年,我追查到了一些当年的真相,可是暗地里也有一股神秘的势力找上了我。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够再一次离开。”

  老爹叹了口气:“那次一走,走得更加的远了,然后来了这个地方,认识了一个姑娘。她是被人卖到这边做苦工的苦力的后代,我们相爱了,我也就在这个地方落地生根了。”

  宋老爹看着洛邱,沉重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些,“这些年我赚了些钱,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些力量。我好几次悄悄地回去,但始终打听不到我兄长的消息,我本来以为今生都不可能再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他猛然抓住了洛邱的手掌,动作快速而迅捷,像是出笼的猛虎,让洛邱避之不及。

  老人抓着洛邱的手越发的用力,生怕一旦放手便今生再也不想见似,“今天,我找到你了!”

  或许当年,老人的兄长也曾这样紧握着他的手。

  连日奔波,疲惫不堪,老人再也没顾上几十年的修养,流下两行清泪,哭得就像是一个老实巴拉的糟老头。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telafumaijiajuleb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