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宋疆

第七百四十章 联盟抗金

宋疆 | 作者:青叶7 |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6: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诡秘之主逆天邪神剑来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元尊全职法师明朝败家子帝霸
  随着王伦在叶青、钟晴、韩侂胄跟前站定,不等王伦开口说话,韩侂胄则是冷冷的瞧了一眼王伦,而后哼了一声,并没有答复叶青的话语便迈步离开。

  而今虽然韩侂胄还不知道王伦跟叶青之间亲密无间的“战友”关系,但多少也能够看的出来,宫里的这位太上皇生前的太监,跟叶青的关系绝对是非同一般。

  看着韩侂胄走上了万寿桥,王伦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圣上去了点将台,命我过来请你过去。”

  “好。”叶青点点头,此时钟晴才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跟着叶青、王伦开始往宫殿的方向走去。

  “你还是要小心一些,韩侂胄既然答应与你、史弥远联手,但依然还在背后盘算着谋划史弥远,而史弥远显然也不是一个轻易肯吃亏的主儿,虽然魏国公势落,但圣恩犹在,你还需要小心。特别是……。”钟晴忧虑的叹口气,而后继续说道:“还有沂国公赵汝愚也是不得不防,今日朝堂之上弹劾王淮,赵汝愚自然是瞧在眼里记在心上,谁也不清楚他会不会暗中做什么小动作,虽然与韩家如今是划清了界线,但不代表有利可图之时,不会像你们这般暂时摒弃成见,而后共而谋之。”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叶青点点头,过几日皇太后就要前往孤山园林,继续避这个炎炎夏日的最后一丝暑气,所以钟晴的话语,也就显得多了一些,更像是不放心的叮嘱。

  而等一旦秋日来临,基本上也就该圣上正式禅位,而后太子便会登基成为大宋新的皇帝,所以这也是为何,到了如今,不论是他叶青,还是韩侂胄征战时带回到临安的兵马,破天荒的没有遭到他人弹劾的原因。

  毕竟,圣上禅位、太子登基乃是国之大事儿,所以到时候不单是大宋朝廷的事情,金国、夏国,甚至是就连辽国、大理等等,都会派遣使臣来到临安。

  因此无论是叶青还是韩侂胄所带回来的兵马,留在临安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

  点将台叶青来的次数不多,但每次来到点将台,叶青的心境总是在发生着微小的改变。

  上一次来此,还是圣上赵昚在自己刚回到临安后,在这里接见自己,而那时候的自己,心头虽然不至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不管对于谁,都是抱着一丝丝的提防之心。

  如今再次站在了点将台处,朝堂暗流涌动、复杂多变的局势之下,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敌我分明,但最起码,经过这些时日在临安的审时度势,自己已经不至于像刚回来那般有草木皆兵之感。

  许是因为即将禅位、肩头压力也开始渐渐跟着变小的缘故,使得眼前的圣上看起来,比叶青刚回到临安的时候气色要好了很多,精神也显得饱满了很多,虽然依旧是瘦如麻杆,但好在精气神儿还算是不错。

  坐在清凉的廊亭内,不远处便是巨石上那鲜红如血的三个大字:点将台。

  “过些时日,各国使臣就要来临安了,如今北地四路被你收复,虽扬我大宋威名于海内外,但与金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不过好在,完颜雍的去世,让金国也变得不再像从前那般咄咄逼人。只是这一次金国使臣既然来我大宋贺,恐怕少不得会在北地四路方面做文章,也恐怕少不了来炫耀他们的精兵强将,所以到时候,临安恐怕会是一团乱麻啊。”赵昚有些感慨的说道。

  叶青听着赵昚的话语,看着那脸上的神态,叶青惊奇的发现,众人皆疑惑的北地四路被收复,到底是麻烦还是威名一事儿,赵昚其实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定论,并未像钟晴,甚至是王伦,甚至是李凤娘揣测的那般,因为王淮的鸡肋说,所以一直犹豫不定。

  “臣这一次回临安,则是携五千精兵,如今正在皇城司位于临安城外的禁卒营。所以圣上大可放心,不论是金人的咄咄逼人,还是大理、夏国的指责,臣很有信心,能够震慑他们不敢在临安由着性子乱来。”叶青主动的说出道。

  赵昚欣慰的笑了笑,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叶青携了五千精兵回临安,虽然上一次叶青就已经跟他说过了,而理由是携众将

  士回临安封赏,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两年多前发生在信王府的事情,让今日的叶青谨慎了很多,所以若是空手回到临安,对于如今的叶青来说,无疑于送死而已。

  “很好。”赵昚点头淡淡的说道:“临安两县,钱塘朕已经交给了韩侂胄,仁和县朕便交由你,如此你们也就不会私下议论朕偏心了。所以这一次临安,不得出现任何的乱子才行,若是一旦出现,到时候朕拿你们二人问罪,不论是钱塘还是仁和发生了乱子,朕都拿你们二人问罪。”

  “是,圣上放心,臣自当竭尽全力,保证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叶青起身恭敬的回答道。

  从赵昚的话语里,也就能理解,刚刚在小西湖岸边,韩侂胄面对叶青对于钟晴的保护欲望,竟然做出的忍气吞声这一举止的缘由了。

  如今看来,赵昚显然也是早已了然他们之间的不睦跟争斗,但为了顾全大局,于是就又不得不把他们二人绑在一起,即是互相牵制,不至于使哪一个在这个时候独自控制临安,同样也是让两人齐心协力,把控好如今形势下的临安大局。

  可以说,赵昚不论对于叶青还是韩侂胄,都是极为的看重,如同手心手背,对于赵昚来说,显然都不想失去,都想留给太子来当作重臣来用。

  “王淮在朕跟前所言,想必你也知道了,今日弹劾王淮,不管你、史弥远是出于什么目的,朕也不管你们私下里如何,但如今,临安还是大宋,不能出乱子,朕不想把一个烂摊子交给太子,你明白吗?”赵昚如同是在自说自话,也像是交代后事,或者是警告似的说道。

  一旁站起来后,就没有再被赵昚示意坐下的叶青,已经敢肯定,刚才这一番话,赵昚肯定不止是对自己一个人说过,那刚刚离去的韩侂胄,必然是也被如此交代过了。

  “臣遵旨,请圣上放心。”叶青恭敬的说道。

  而后赵昚叹了一口气,便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叶青静静地站在一旁,只能是等待着赵昚的命令。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者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叶青牢记他刚才说的话,所以接下来的足足一刻钟的时间里,君臣二人一坐一站,就一直那么沉默着。

  直到叶青在脑海里想了好几个话题,斟酌筛选着说哪一个合适的时候,赵昚则缓缓开口道:“如今北地四路如何?可有信心不被金人夺回?”

  紧忙把自己刚刚准备的说辞咽回肚子里,说道:“回圣上,如今北地四路的驻守,虽非是固若金汤,但金人若是想要像当年那般如入无人之境,予取予夺已经是不可能了。何况……。”叶青斟酌了下后说道:“如今金人跟鞑靼人依然还打的不可开交,皇城司得到的消息是,完颜璟想要速战速决,但奈何完颜守道一直无法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在边疆也是无法震慑的住鞑靼人,所以陷入到了漫长的拉锯战中,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哦?还有这等事儿?”赵昚的眼睛听到这些,明显是亮了很多,想了下后有些惊讶、甚至是带着一丝心动表情的问道:“如此之事儿你怎么看?”

  赵昚的问话大有学问,看起来不过是一句简单的问话,但若是加上他那惊讶以及一闪而过的心动表情,这句话的含义可就是显得极为丰富了。

  叶青刚刚斟酌着要不要说,就是担心若是一旦说出金人与鞑靼人之间的战况,会让赵昚心动之余,从而想要跟鞑靼人联手抗金,这是他不想看到的一面。

  因为与鞑靼人联手的结果,只有叶青知道,到最后完全是自找苦吃、引狼入室,万万不可取。

  但他又想要通过透露金人跟鞑靼人之间的战况,得到赵昚对继续北伐的支持,最起码也要让虞允文如今在京兆府的厉兵秣马,能够有名正言顺的名义继续征战北伐。

  所以如今看着既惊讶又心动的赵昚,叶青在拿捏不准赵昚的心意前,必须要想好了再说,甚至是要试探性的去说出自己的想法跟意见。

  “臣以为……我大宋朝廷完全可以趁着太子登基后,各个屯驻大军士气高涨之际,趁着金与鞑靼人之

  间的胶着状态,从而继续北伐,趁机收回京兆府以北的大部分疆域,从而达到压缩金人疆域的目的……。”叶青说道。

  只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有些按耐不住兴奋与心动的赵昚打断:“叶卿为何不与鞑靼人联手?如此一来,我们若是取金,收复我大宋所有失地,岂不也是有可能的?”

  叶青开始不由自主的咬嘴唇,从开始到刚才,赵昚一次叶卿都没有说过,但听到鞑靼人跟金人的战况后,自己又成了赵昚嘴里的爱卿,心头多少有些感到好笑。

  不过此时,他还是要以回答赵昚的问话为重,想了一下后慎重说道:“回圣上,当年臣出使金国时,曾经前往过草原,跟鞑靼人有过一些接触,所以臣以为,即便是不与鞑靼人结盟,以我大宋如今的实力,也足以收复我大宋当年丢失的疆域。而今既然有鞑靼人……。”

  “但是与鞑靼人联手,如此一来,岂不是会更容易一些?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吧?”赵昚再次打断叶青的话语道。

  “圣上,请恕臣直言,当年我大宋便是因为与金人结盟抗辽,但最后却是引狼入室,而今若是我们再与鞑靼人……。”叶青行礼恭声说道。

  “好了,朕累了,今日就先说到这里吧,有些事情啊……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误,便全盘否定,你下去吧,改日朕再召你入宫。”说完后,赵昚便不给叶青丝毫说话的机会,摆摆手便让叶青退下。

  叶青无奈,看着神色明显不悦的赵昚行礼,而后转身往外走去。

  赵昚最后的言辞,叶青都不用事后去想,现在他都能看的出来,赵昚更倾向于跟鞑靼人联手,而后一同伐金,而且显然,当年朝廷联金抗辽一事儿,并没有让朝廷长记性。当然,这也不排除,赵昚想要收复全部失地的迫切心态,所以才让他选择了更为急于求成的捷径。

  同样,依然还身处点将台的赵昚,也能明白叶青的立场,那就是仅仅凭借大宋朝廷的实力去北伐,可在他看来,他自然是更倾向于与鞑靼人结盟。

  毕竟,宋廷自上到下,如今除了叶青、韩侂胄几个例外之外,都已经被金人打怕了,即便是他们如今的实力一直都要强过金国,但是在他们的心里,总是认为自己技不如人。

  可对于鞑靼人,宋廷却是有着莫名的自信心,在他们看来,鞑靼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与其联手,是给鞑靼人面子,是宋廷利用他们而已。

  至于鞑靼人是否有朝一日会成为宋廷的苦主,在事情未临头时,整个大宋朝除了叶青,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被视为乌合之众的鞑靼人,在未来的某一日竟然能够统一华夏!彻底亡了大宋的一切!

  君臣二人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对于彼此还是颇为了解,赵昚硬生生的打断两人之间的君臣对,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赌气,所以他才会选择了不再商谈,便是希望在接下来的几日里,叶青能够想通其中的关节,而后同意他赵昚的联手鞑靼人,继续抗金北伐一事儿。

  这样的结果与倾向,自然是叶青最怕的,但如今事情还远远未到决定的时候,而且即便是决定了,主动权也并不在赵昚的手里,叶青到时候大可以行欺上瞒下之策。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他需要做的便是想好更为有说服力的说词,从而在下一次跟赵昚奏对时,能够得到赵昚的支持,以及自己入主枢密院的全力支持,而非只是默许。

  坐在点将台凉亭内的赵昚,在叶青离去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换帅,但脑海里掠过几个武将的名字后,他发现,竟然没有任何人,比叶青更为适合继续北伐。

  就连他如同看重叶青一般,颇为倚重的韩侂胄在他心里,都因为自杞、罗殿的战事悬而未决,变成了无法胜任北伐之战的无用将领。

  深深的吸一口气,望着远处的夕阳下的江面,赵昚也开始在心里琢磨着,如何能够让叶青答应与鞑靼人联手呢?何况,只有他去过草原,跟鞑靼人接触过,由他来出使鞑靼人所在的草原提出结盟,必然是比旁人要更容易让鞑靼人接受不是?
宋疆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songj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