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神洲:鬼谷传人

第五百九十七章 出奇制胜

神洲:鬼谷传人 | 作者:谢林龙 | 更新时间:2020-01-14 23:02: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逆天邪神圣墟元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伏天氏黎明之剑重燃轮回乐园万古神帝
  夜——

  风呼呼的刮着,到处都能听见虫鸣声。

  金牛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城墙上三步就是一个灯笼,五步就是一岗,来来回回巡逻的护卫更是从不间断,护卫人数比平时多了三倍都不止,谁都知道出了金阳湖,顺流而下就是他们金牛城,要说第一个目标不是金牛城,他们自己都不信。

  子时正,城门上突然多了两个大红灯笼,比普通的灯笼足足大了三倍,是那种血淋淋的红色,写着大大的死字,挂在城门上像两只巨大的眼睛,看着就能把人的魂吓飞一半,没人看到是谁挂上去的,就是守门的护卫也只见到红光一闪,两个红灯笼便在那儿了。

  映衬的城门像个活脱脱的鬼门关,从城门上看下去,地都成了红色,越看就越觉得毛骨悚然。

  一个个哆嗦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想去把红灯笼摘下来,却又怕有毒,他们这些烂命的小喽啰估计都值不了解药的钱。

  “要不我找个竿子把灯笼挑了?”

  “挑了有什么用啊?要动手他们还会跟你客气不成?我看我们还是去叫人吧,看着怪吓人的。”

  “我们看都没看,万一是恶作剧呢?”

  “城门有三丈高,谁大半夜不睡跟你恶作剧?肯定是金阳湖的那帮人打来了!”

  “对对,我们还是去叫人吧,挨骂也比白死强!我可不想别人住我房子、睡我媳妇、打我孩子……”

  曾经傲辰告诉靖阳的名言,在攻打段家的时候,靖阳说了几次,如今传的人尽皆知,被很多人奉为至理,简而言之,活着,荣华富贵没你什么事,可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妈的,那个司徒杰就不能管紧一下裤裆吗?还死不认错,搞出那么多事,还有那个女人,真他妈不是人,忘恩负义,畜牲都不如……”

  “你想死啊,知不知道祸从口出,乱说什么!”

  众护卫你一言,我一语,刚把事情商量好,顺口抱怨两句,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嘚嘚嘚——”

  一阵骏马急驰的声音轰然响起,急促的像雨点声,正飞快的靠近,马蹄扬起漫天尘土,在月光下裹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看不清来人究竟是人是鬼。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顶住,给城门加门柱,快啊!”

  那些护卫魂都快吓没了,恨不得掉头逃跑,慌乱中仍旧不忘朝下面喊话。

  “弓箭手,弓箭手给我射!”

  为了安全起见,首领直接下令射箭,挂着两个红灯笼,你不是敌人,还能是朋友不成?

  箭矢漫空射出,箭头闪着寒光,为了加大杀伤力,箭头全是精铁锻造,不但加了血槽、倒刺,还抹了毒,甚至连那些守城器械都调整好了方向,准备火力全开。

  同时还拼命敲锣,发出信号弹,用各种手段把城里的人马召集了过来,一时间整个城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全是跑步声、马蹄声……

  嗖嗖嗖的箭矢声,像恐怖的蜂群,只是却被马蹄声遮掩了,此时又是月黑风高,根本看不清前方。

  马队里,跑在最前方的那人惊觉不对,一勒缰绳,手中的马鞭狠狠一甩,在空中呼啸一圈,重重落在马股上,骏马吃痛,前蹄腾空、人立而起,马腹中了无数箭矢,自己则倒飞而去,同时挥掌打偏箭矢。

  “希聿聿——”

  骏马中箭,嘶鸣几声倒地,其余人武功反应皆不如那人,人仰马翻,死了一大片,只有后方的几个人侥幸,逃过一劫。

  “混蛋,谁让你们放箭的!”

  随行护卫死了大半,领头那人怒极,放声质问,他可是打探了重要消息,连夜赶回来的,可是迎来的却是又一批箭矢,还有你们在城门上挂俩渗人的大灯笼是什么鬼?想把金阳湖的那帮人吓死吗?

  护卫们为了自己的小命,可不管你是谁,全都卯足了劲,拼命的射,根本不管下面的人喊什么。

  领头那人正欲运功高喝表明身份,却只觉咽喉一痛,眼前一黑,嘭的一声倒地,人事不知,紧接着后方的那些人也中了箭,几声惨叫后,就被射成了马蜂窝。

  “他们好像死光了,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你下去吧,我们给你吊根绳子!”

  稍矮的那名护卫首领刚开口提议,就被另外一人嘲讽,攻打金牛城能只有这些人?肯定还有更多的人埋伏在远处,开门查看,傻帽!

  “你……”

  矮护卫气急,却口拙,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埋头生闷气。

  …………

  城内,景致最美的瀑布处,整座山脉最惹眼的便是那依山傍水的避暑山庄,雕栏画栋,富丽堂皇。

  瀑布最高处接连射出比大汉腰还粗的树干,借着湍急的冲力,木头像炮弹一样被打出,每根木头上都站着一个人,小心的调整方向,控制木头砸到避暑山庄里,全都往最豪华的房子砸,小把戏他们可没兴趣。

  数十根木头从天而降,看到的护卫全都愣在原地,这可怎么挡啊?

  “轰隆,轰隆——”

  数十根木头像天外流星砸下,场面震撼之极,轰隆声不绝于耳,连地都好像在颤动,哗啦啦的瓦片落地声更是从未停止,山庄里的豪宅都被开了天窗,有的大梁被撞掉了,连带整个房子都垮了,刚刚还景致怡人的山庄已经成了灾难现场。

  原本寂静的山庄变得热闹万分,尖叫声,惨嚎声,叫骂声,下人奔走喊叫,各种各样……

  “爽,太爽了,真想再来一次!”

  栎虚脸上全是狂喜,长这么大他还没玩过这么过瘾的游戏,好一会才收住想跑回瀑布上再来一次的冲动。

  大鹏双爪抓着金刚,一个俯冲将金刚扔在了地上,和司徒蕾的对战让它尝到了甜头,三两下砸开一座楼,扛着一根木头肆意挥舞,威风八面,无人可以近身。

  人影满天飞,全是被金刚砸飞的,你吐一口血、我吐一口血,跟放烟花一样,可好玩了!

  傲辰站在一处屋顶上,一手捂着脑门,脸上不见一点笑容,所有的计划都很顺利,唯一的变故就是居然让琉璃和钰儿混上了船。

  “傲辰,你去吧,我保护她们!”

  骆晴空看着傲辰的神色,立时心领神会,朝着傲辰呼喊后,长枪扫开几名护卫,人飞跃到琉璃和钰儿身旁。

  “那你们小心!”

  骆晴空的本事傲辰自然是相信的,点头应道,然后转身潜入了花园,刚才他在空中时,观察了这处避暑山庄,根据建筑格局,这山庄中最有身份的人,必定是在中心花园里。

  “肾太虚,我们跟麻子走,他一定有好玩的!”

  靖阳抓着两名护卫的后脑勺,用力一碰,两人应声倒地,喊上了栎虚就跟了上去。

  花园很大,有一个不小的湖,花园里很寂静,静的连夜晚最基本的虫鸣声都没有,这让傲辰感觉不对劲,站在花园的入口处,迟迟不敢进入。

  靖阳和栎虚赶了上来,发现傲辰站在花园门口,讶异的问道:“麻子,怎么了?”

  “这花园有问题!”

  傲辰感觉,他只站在这儿,就有股被盯上了的感觉。

  “我去找火油,把这儿烧了,到时什么鬼都得现形!”

  靖阳一跺脚,转身就要去找火油,这山庄这么大,找个火油应该不难。

  “不用了!”

  “为什么?”

  靖阳刚转身,就被傲辰拉住了,不明白傲辰为什么阻拦自己,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水里!”

  突的湖水翻涌,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一个巨大的蛇头露出水面,连头带身躯足有一丈高,两只巨大的眼睛如两颗巨大的夜明珠,吞吐着像大牛角叉的蛇信,那一口骇人的牙齿,最短的那颗也有一尺多长、小臂粗,长的就更不用说,身上还有着白色的鳞片,不用说,肯定很结实。

  “要不我们去砸别的地方吧!”

  蟒蛇与傲辰所站的位置有五丈远,三人仍旧深深地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靖阳瞬间就感觉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里,这么大的蛇,牙口又好,吃我估计就两口吧?

  “对对,那边,我感觉那边不错!”

  栎虚也是连连点头,指着蟒蛇的相反方向道,就算冲出老虎狮子他都不怕,蛇、蜈蚣、蛤蟆之类的,他一见就发毛,不但吓人还恶心,更不用说这么大条的了!

  “麻子,你这么多才多艺,会不会蛇语?跟它谈谈,把它策反过来?”

  “不然你那个什么吼也不错,试试?”

  三人退一步,蟒蛇就跟着晃一下,让大家感觉很不好,莫不是这家伙懂人话,听懂靖阳刚才说的记恨上了?

  蟒蛇看向傲辰的眼神充满了贪婪,隔着数丈远,它都能感觉到傲辰身上旺盛的血气,大补啊!

  “子车一族会,下次见到子车桐问问!”

  傲辰不但没退,还上前一步,缓缓的抽出紫龙劫,打都打进来了,难不成还能逃回去?

  “宝贝,宝贝,怎么了?肚子又饿了吗?”

  一道粗哑苍老的女声响起,声音虽不好听,却透着股温柔,像母亲在呼唤孩子,浑然不理会外面乱糟糟的。

  “你们是谁,在这做什么?”

  蟒蛇听到声音,眼神里闪过一丝亲昵,身子又拔高一丈多,把头探了过去,不断的在老妇身上蹭着,凶猛如它,此时却像个撒娇的孩子。

  “我们就是路过,纯路过!”

  “你刚才说子车一族?你认识子车族人?”

  老妇没有理会靖阳的臭贫,径自目光森冷的看着傲辰,厉声质问。

  “是,有点渊源!”

  “那你就去死吧!宝贝,给我吃了它!”

  老妇指着傲辰,张牙舞爪的尖叫道,那愤怒的样子就像看见了勾引她丈夫的小三,话音未落,蟒蛇就凶厉的扑向傲辰,还带起一股剧烈的劲风。

  “我对付蛇,你们对付这个老女人!”

  “你一个人行吗?”

  玩笑归玩笑,动真格的时候栎虚和靖阳可都不含糊,栎虚抽出腰间长剑,运气戒备。

  “不然你来?!”

  “那还是你上吧!”

  只说了两句,巨大的蛇头左右摇晃,蛇信快速地吞吐,缓缓地逼近,可以清晰的看到血口里雪亮锋锐、呈倒钩状的的牙齿,身上那白色的鳞片在月光下闪烁着淡淡的白光,三人都感觉到蛇口传出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息,脸都刷的青了下来,当下就想吐,连忙闭气,这是毒气攻击呀,得多少年没洗嘴才会有这味道?

  “呼——”

  巨大的蛇头如巨锤向傲辰砸来,血盆大口呼出腥风,吹得傲辰头发和衣衫猎猎作响,忍不住想到刚才不该逞强的,就该让靖阳来应付,都闭气了还能觉得臭!

  傲辰不等蟒蛇攻至,便抢先攻击,一式暴蹄崩岳,一连踹了蛇头几十脚,紫龙剑甩动,打在蛇身上带起金铁之声,即便拼尽全力也只留下浅浅的痕迹。

  “嘶,嘶嘶——”

  蟒蛇吃痛,可头却被傲辰按在地上踢,蛇尾瞬间从水里抽出,如一根巨大的长鞭抽向傲辰,既狠且疾,所过之处树倒墙毁,连花坛都被摧残的不像样子。

  “宝贝,你敢伤害我的宝贝,我要你死!”

  老妇看着蟒蛇挨打,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歇斯底里的嘶吼,冲着傲辰扑去,可栎虚和靖阳哪能让她如意,一剑、一扇,瞬间攻至。

  栎虚暴喝一声,身体如标枪冲在前头,手臂一振,剑芒暴出,在空中拖起一片夺目的白光,笼罩向老妇的咽喉与胸前。

  靖阳更绝,更不客气,贴地一个翻滚,一个扫堂腿扫向老妇的小腿,手中折扇如匕首般刺向老妇的腹部,两人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

  老妇上下受敌,脸狰狞的像罗刹鬼婆,望着傲辰恨恨的一咬牙,足尖轻点,人如闪电的向后暴退,脚下的草坪随风起浪,像是在朝老妇鞠躬朝拜一般,这一幕看在两人的眼里,更加的忌惮的,遇到这种上了年纪的人,要么不动手,动手就绝对不能客气,一个疏忽就会让你阴沟里翻船。

  栎虚在心中赞了句好快的轻功,想都不想的就与靖阳一起追杀了过去,对手快,他们就必须更快,疾速的身法带出了疾风,只觉两耳呼呼作响,再听不见任何声音,周围的一切都在飞速倒退,可见其速度之快,的确到了惊人的地步。
神洲:鬼谷传人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shenzhou_guiguchuan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