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魔禁之万物冻结

第2421章 他还只是个孩子(二合一)

魔禁之万物冻结 | 作者:云月流光 |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1: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位面电梯太古鲲鹏诀诗词古韵唐末昭宗妖孽小神农仙韵传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永恒之心
  奴良组大宅之中,诸多妖怪分成两列,坐在房间的两侧,他们齐齐抬着头看向坐在最前端的奴良陆生,以及在奴良陆生身侧端坐的家长加奈和不远处站立的大连寺铃鹿。 X 23 U S.C OM

  “少主,这么紧急召集大家,是有什么事情吗?”

  木鱼达摩直着腰板,以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奴良陆生,然后环顾四周,让他意外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奴良滑瓢的存在。

  这让木鱼达摩很是不解。

  奴良组久违地不在例行的时间里召开全体会议,说明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这种十分重要的奴良组全体会议,奴良滑瓢作为总大将怎么能不在呢?奴良陆生是三代目候选,也只是三代目候选,现在的奴良陆生还没有资格主办这样的会议才对。

  不只是木鱼达摩,不少突然被召集来此的分组负责人,对此皆是有些不解,一目更是大大咧咧地对奴良陆生的行为表示不满,还一直叫嚣着要和奴良滑瓢告状。

  最终,一股突然升起的压迫感,令在场诸多妖怪都安静了下来,奴良陆生身上不断沸腾的畏之力告诉他们,此刻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在所有妖怪都正襟危坐之后,奴良陆生用那压迫感十足的眼神扫了在场众多妖怪一眼,随即才解释道:“就在五个小时前,狒狒组遭到袭击,损失惨重,狒狒也受了重伤。”

  此话一出,刚知道这件事情的众人皆是愕然不已。

  狒狒虽然是那种依靠过去积累之畏勉强维持部分实力的老一辈妖怪,但哪怕如此,狒狒也有着让人侧目的实力,整个奴良组中能够保证自己一定能够稳稳战胜狒狒的,也就那么几个。

  要知道,单单比试力量的话,就连奴良滑瓢也比不过狒狒,而就是实力如此强大的狒狒,却在敌人的袭击中惨败!

  “敌人是来自四国、御使着之风的妖怪,【鞭】。”

  和风,这二者都是对纯力量型妖怪有克制的力量,二者结合在一起后的力量对狒狒的克制程度就更强了,但这并不是狒狒惨败的主要理由。

  哪怕实力相克,实力纵然有些许退步的狒狒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可以击败的,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只是四国的妖怪为什么要袭击奴良组?

  “因为,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意图和奴良组争夺东京的所有权。不,从对方的行为模式来看,对方是想要全面和奴良组开战!取代奴良组在关东的地位!”

  众多妖怪皆是微微皱眉,对此事议论纷纷。

  这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会袭击奴良组了,对于妖怪组织来说,畏的争夺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尤其是在从人们身上可以搜集的畏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不同的妖怪组织开战这种事情,从战国时代开始就频频发生了,这五百年来奴良组也面临过不知道多少次挑战。

  不过这一次不同,对方并非是那种不自量力的杂鱼,而是如同奴良组曾经的老对手百物语组一般,是在整个日本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妖怪组织!

  紧接着,众多妖怪望向奴良陆生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怀疑。

  还未成年的奴良陆生,真的能够带领他们击败这样重量级的敌人吗?

  或许还是奴良滑瓢带领他们更好一些吧?

  遗憾的是,他们的这个设想,在下一刻就被奴良陆生毁得一干二净:“爷爷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为了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已经独自出发前往了四国。”

  奴良滑瓢独自一人去了四国?

  众人不禁有些心慌,对于他们来说,奴良滑瓢就是支撑他们面对一切强敌的心灵支柱,现在奴良滑瓢离开了,一想到他们要自己面对残酷的组之间的战争,不少妖怪都不受控制地感到害怕。

  恰在这时,奴良陆生站了出来:“在爷爷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奴良组由我代为管理,迎战四国的妖怪,希望各位能够配合。”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奴良陆生公布了一系列的指令:“所有干部,必须增加护卫,出入时务必隐藏好自己的行踪,敌在暗,我在明,我们必须要小心对待,避免类似狒狒的事情再度发生。”

  这一点众多妖怪都能理解,就连狒狒都挡不住他们的暗杀,他们这群战斗力不如狒狒的就更不用说了,那些实力强劲且不惧风的妖怪倒是希望对方能够找上门来,但可惜,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傻,暗杀他们这些武斗派中也是强悍至极的存在。

  “从现在起,大家不许随意行动,不许抢功,不管情况如何,我们奴良组都要团结一致对付敌人。”

  话语之间,奴良陆生看向坐在最后,靠在墙壁上的那个高大的身影。

  “猩影也是,不许一个人前去报仇。”

  “但是少主!”

  因为父亲遇袭而狂躁不已的猩影也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场合了,公然咆哮着反驳奴良陆生:“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猩影,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正因如此,现在我们不能一盘散沙!你明白的吧,这样就中了对方的圈套。总之,现在要渡过难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时刻团结。”

  现在他们只知道四国的八十八鬼夜行要来和奴良组争夺地盘,并已经开始对奴良组的成员发动攻击,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到底来了多少妖怪,其实力是强是弱,谁也不清楚,这时候贸然行动,那就是给四国八十八鬼夜行逐个击破的机会。

  猩影报仇心切,但也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于是便不再言语。

  还是有些不服奴良陆生的一目见状,很不爽地冷哼一声,然后目光看向了本不应该在场的另外两人。

  家长加奈这个人,奴良组的众人都认识了,也都明白这位差不多就是未来的奴良组三代目夫人,要是招惹这位,奴良陆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一目放弃了在家长加奈身上做文章,将注意力放在了大连寺铃鹿身上。

  “那么少主,你所说的团结,就是求助阴阳厅吗?这位,应该是阴阳厅的阴阳师吧?”

  一目的话语让众人不由得将视线聚焦在大连寺铃鹿身上,他们都知道奴良陆生在阴阳塾学习,并且有很多关系很好的阴阳师同学,但这份关系,是绝对不能用在这里的。

  两个妖怪组织之间争夺地盘,其中一方若是向人类求援,那是会遭到整个妖怪界唾弃的!所以从一开始,奴良组就没有人提让有合作关系的阴阳厅帮忙这件事情。

  却不想,一目居然会在此时将这个问题抛出来,当面质疑奴良陆生。

  面对众多妖怪的目光,大连寺铃鹿眉头微微一挑,不过她没有说话,因为她想看看,奴良陆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求援人类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就算求援也不可能有用。”

  奴良陆生保持着原来的微笑,不紧不慢地向众多妖怪叙说现在的情况。

  “阴阳厅的目标,只是保护人类,维持秩序,所以我们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之间的胜负,阴阳厅是不会管的,不如说,阴阳厅会尽可能地让我们二者实力均衡,以此消耗我们双方的力量。”

  为此,阴阳厅甚至对大连寺铃鹿进行了情报封锁,除了大连寺铃鹿之前说的那些最基本的情况,大连寺铃鹿知道的甚至还不如有鸦天狗探查情报的奴良陆生知道的多。别说大连寺铃鹿并没有主动出手帮忙的想法,就算大连寺铃鹿她想要帮助奴良陆生,也无从帮起。

  奴良陆生的话语,让不少妖怪紧绷的神经都稍微放松了一些。

  若是奴良陆生要求援人类的话,那么奴良组就真的没救了,就算奴良组能够胜过四国,他们也会退出已然沦为人类奴隶的奴良组。

  奴良陆生的这番话语,注定了奴良组和人类之间将止步于合作关系,而且还是那种勾心斗角的合作关系,显然奴良陆生是打算依靠奴良组自身的力量,去和四国争夺东京这块地盘。

  只要奴良陆生有这份心,那么奴良组就不会没落,不管怎么说,奴良组还有他们这群老家伙在,输不了!

  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确实强悍,但也只是强悍,整个日本的妖怪组织中,除了无人可以涉足的京都,有多位超级强者坐镇的西国,以及大妖怪满大街的半妖之里,奴良组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求援人类的话,那这位大连寺铃鹿在这里的原因是?

  “大连寺同学,这一次并非是以我同学的立场站在这里,而是以阴阳厅十二神将,【神童】大连寺铃鹿的立场,来到这里监督奴良组和四国之间的战争的。”

  在众多妖怪为此怒火高涨之时,奴良陆生接下来的话语泼了他们一头冷水:“如果在这场对东京的争夺战争中,哪一方伤害到了普通人的性命,那么阴阳厅将会直接介入,成为另一方势力的助力。”

  没有妖怪对此表示异议了。

  奴良组很强,哪怕和阴阳厅正面对抗也不虚的强,但以一敌二这种事情,奴良组还是做不来的。

  要知道,不管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还是阴阳厅,都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解决的敌人,这二者联合起来,没有奴良滑瓢在奴良组还真的扛不住。

  不接受监管也可以,但那必然意味着放弃东京,也意味着奴良组在对东京的争夺战中不战而败。

  这二者均会对奴良组的畏产生巨大的影响,届时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妖怪因为失去畏而消散。

  “这场战斗,我们必须要打,而且必须要赢!首先,我们先想办法对付那个袭击狒狒的鞭,这样一位暗杀者躲在暗处,对于各位干部来说威胁太大了!”

  对此,所有人都表示赞同,只是,具体要怎么做呢?

  “奴良组的力量摆在这里,四国的妖怪想要取代奴良组,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击溃奴良组,而击溃奴良组最快捷的办法,无疑是刺杀首领!”

  奴良组的首领,是奴良滑瓢,而在奴良滑瓢消失的现在,率领奴良组的自然是以三代目候选身份,于刚刚向众人宣布接管奴良组的奴良陆生!

  顿时,大家都明白了奴良陆生的想法,一时间,不少妖怪都站起身来表示反对,其中甚至包括了对奴良陆生很不爽的一目。

  一目只是不喜欢对人类好感过剩的奴良陆生接手奴良组,曾经和奴良滑瓢一同对战羽衣狐率领的京都妖怪的一目,对奴良滑瓢的忠心毋庸置疑,他怎么能看着奴良陆生做以身为饵这种事情?

  但奴良陆生抬起手来,制止了众人的劝诫。

  “这是最好的办法,无论对于对方来说,还是对于我们来说。我意已决,不用再劝了。你们有空为我担忧,不如好好想想,要如何才能让对方的袭击人员被我们困死。掌控风的妖怪,向来在逃跑上面很有一套。”

  “这一点,用结界如何?只要以不让普通人受到波及为借口就好。”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众多妖怪的视线再度汇聚到大连寺铃鹿身上,然而他们发现,提议用结界的并非是大连寺铃鹿,而是从外面走来的,另外两个人类少女。

  “谏山同学,土宫同学?”

  谏山黄泉叹了口气。

  和土宫神乐不同,谏山黄泉可不是第一次来这边了,所以她面对一众妖怪,神色很是平静。

  “铃鹿是阴阳厅的监督者,我和神乐则是代表超灾对策室的监督者,不管怎么说,东京是我们超灾对策室移交到你们奴良组手里的,真要算起来,这些地盘还是我们的。”

  奴良陆生眉头一皱,本来事情涉及到阴阳厅就很麻烦了,现在又牵扯到了超灾对策室?

  阴阳厅和超灾对策室之间可是有很深的矛盾的,不会影响这场战争吧?

  “四国那边?”

  “四国那边,冥姐去了。”

  奴良陆生知道谏山黄泉口中的冥姐是谁,那是他曾经的学姐,同样来自谏山家的谏山冥,超灾对策室王牌之一。

  超灾对策室竟然是在两边都派遣了王牌,虽然不知道阴阳厅派谁到了四国那边,但想来份量应该不会比大连寺铃鹿差多少。

  原本他只以为,这就是单纯的四国妖怪居心叵测,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似乎还有更深的存在涉足其中。

  想起之前大连寺铃鹿转告给奴良滑瓢,最终导致奴良滑瓢离开的那句话语,奴良陆生幽幽一叹。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魔禁之万物冻结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mojinzhiwanwudongj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