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明末之虎

第七百八十一章 杀夫求降

明末之虎 | 作者:遥远之矢 | 更新时间:2019-07-12 07:13: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全球高武妖孽小神农明朝败家子我跟天庭抢红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盖世仙尊修真聊天群最强武神
  人马俱着重甲,合重多达半吨的玄虎重骑,有如可怕的钢铁巨兽,以凌厉高速的态度,冲入毫无防备正在溃逃的沙定洲部士卒之中,其冲击力达到了近乎恐怖的地步。

  无数沙定洲部士卒军兵,被这前所未见的凶猛然铁马,冲击得有如纸片一般漫天飞舞,他们惨叫着在空中划过或长或短的弧线后,再啪啪地掉下地来,不死即残。

  而更多的沙定洲部士卒,则径直被这铁甲重骑撞翻于地,然后被那纷沓而来的粗大铁蹄,活活踩爆了头颅或肚子,地面上响起了一片可怕的爆裂声。

  强悍无匹的唐军玄虎重骑,简直就是死神挥击的铁拳,在沙定洲部士卒的惨叫连连中,从溃逃的沙定洲部士卒阵里,用暴力与死亡,犁出一条血肉模糊,布满碎肢残骸的血路。

  如此凌厉的冲击,是沙定洲部土司兵卒所从未见过的恐怖,于是,剩余的三万余人的沙定洲部士卒,登时全部崩溃了。

  包括汤嘉宾部军兵在内,原本还勉强算是有点秩序的后撤,瞬间变成了毫无目标四下溃散的逃亡。

  他们纷纷弃了武器,哀嚎着大声逃亡,更有甚者,边跑边脱去盔甲,以求能在这场逃生大赛中,尽可能地死道友不死贫道,让自已得以逃出生天。

  而唐军的玄虎重骑,以及后面尾随而来的数千唐军枪兵,则有如不停追逐猎物的野兽,对他们继续毫不留情的撕咬猎杀。

  见到自家三万余兵员,果然还是在撤退中,走向了彻底的溃败,沙定洲心痛如刀绞,却已然回天无力。

  自已想侥幸地搏一把,最终还是输了个彻底。

  他再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漫坡遍野的沙定洲部士卒,被唐军如屠猪宰羊一般尽情屠杀。

  “弟兄们,快快后撤,不可与敌纠缠,要尽快……”

  率众后撤并声嘶力竭叫喊着维持秩序的部将汤嘉宾,一语未完,这时,一柄锋利的骑枪,有如一条飞刺而来的毒蛇,一下子就扎穿了他的咽喉,尖锐锋利的枪头,从后颈直透而出。

  汤嘉宾这位沙定洲的妹夫,他尖厉的呐喊声,顿是嘎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嘴里嗬嗬连声,下意识地抓握住那冰冷的枪柄,似乎想把它从喉咙抽出。

  对面那名夺走他性命的唐军骑兵,一声冷笑,右手一抖,迅疾地将骑枪抽出,汤嘉宾喉咙处那可怕的窟窿,鲜血狂喷而出。

  他象一截木桩一样,从马上无声地滚落,砸起大片粘稠的血泥,再无动弹。

  “汤将军!”

  “汤头领!”

  见到主将被杀,旁边的沙部士卒一片悲呼,整个阵形愈发散乱,几乎已是不可收拾。

  在远处,见到这悲惨一幕的沙定洲,顿时有种幻灭之感,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已是具只剩呼吸的行尸走肉,不知道自已的存在还有何意义。

  战至此时,败局已定,沙定洲知道,自已再抵抗下去,亦是无能为力亦无济于事。

  可叹啊,自已本想赌一把,想重想结阵自保,现在看来,再似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笑话罢了。

  可怜手下这近五万人的沙定洲部士卒军兵性命,却在今天,以这样一个窝囊的结局,走向命运的终点。

  敌军一片溃败,战局基本已定,整个战阵中,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有如一窝蜂般乱窜的剩余的二万余名敌军步兵,到了这时,也明白大势已去,又无可脱逃,唯有投降保命一途了。

  奔逃无路的他们,纷纷弃了武器盔甲,大声哭喊着跪地求饶。

  只不过,在这一片混乱的战场上,因为遍地的敌军已然近乎无法收拾,唐军根本就没有能力与时间来收拢俘虏,故那些杀红了眼的唐军骑兵与枪兵,依然有如野兽一般吼叫着,毫不留情地要将剩余的沙部残兵全部杀光。

  就在这关键时节,唐军统帅黄得功及时下令,同意了他们的投降。

  两边的传令兵高挥大旗打出旗语,那一众杀红了眼的唐军士卒,才终于停止了这一边倒的可怕杀戮。

  劫后余生的沙定洲部军兵,个个跪倒在地,喘着粗气又一脸庆幸,他们被一个个纷涌而上的唐军辅兵,顺利地绑好,倒有如捆蚂蚱一样,给就地捆成一长串又一长串。

  在沙部兵马大部投降之时,那些掩杀过汤嘉宾部的唐军骑兵,终于又扬起一路巨大的烟尘,有如两把锋利的尖刀,吼叫着刺近了沙定洲的本部所在。

  而在此时,后面的其余各路土司,亦是愈发迫近,眼看着就要对沙定洲部完成全面合围。

  最后的时候,终于到了。

  沙定洲一脸狰狞,他刷地抽出腰刀,冲着身旁的一众护卫大喊起来:“兄弟们!最后的时候到了!咱们今天,就在这祖先的土地上,洒尽最后一滴血吧!兄弟们,跟我一起……”

  后面的“冲”字,沙定洲没有机会说出来。

  因为,就在这时,一柄锋利的朴刀,噗哧一身轻响,从他肋侧的盔甲缝隙,迅速地扎入胸腔。

  这一刀扎得极狠,刀头深深透入肋间,捅破心脏,直抵到另一侧的肋骨之处,刀身尽没,只剩长长的刀柄在外。

  剧烈的疼痛让沙定洲几尽晕厥,手中的腰刀叮当落地,整个人险些从马上倒栽下来。

  他忍着巨痛,转身回望,看到了妻子万氏那狰狞可怖的脸孔。

  见沙定洲转身回望,万氏一咬牙,将手中的刀柄又用力搅了一搅,痛得沙定洲又是一声凄厉惨叫。

  大口的污血从沙定洲口中汹涌喷出,他怔怔地看着那对他悄下死手的妻子万氏,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艰难地吐出一句话:“为,为何连你也要背叛我?”

  万氏眼中噙泪,语调哽咽:“当家的!你没听说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要自寻死路,为妻却还想继续活下去啊!所以,你死在我手中,岂不比死于唐军之手要好得多么?”

  沙定洲满是污血的脸上,挤出一个凄凉的笑容,他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便道:“你说得也对,既如此,你就下手,给我一个痛快吧。”

  万氏嘴唇颤抖,牙关一咬,刷出抽出那柄鲜血淋漓的的腰刀,狠狠地横刀一砍,一道血光飞过,沙定洲的脑袋,带着一股冲天血柱,腾起窜起。

  万氏纵马疾前,刀尖上顶,就势接住从空中下坠的人头。鲜血淋漓的人头插在刀尖的那一刻,她珠泪滚滚。

  当家的,对不住了。

  为了保命,为了不成唐军的刀下鬼,只能借你的头颅一用了。

  “我降!我部愿降!”

  万氏颤抖的声音,在空中凄厉响起。与此同时,她与一众护卫,一齐跪倒于地。

  一众唐军却有如没听到一般,他们象一群疯狂的野兽,吼叫着冲上去,欲要把万氏以及一众跪地投降的沙部余众,全部屠杀干净。

  军功在前,岂有不杀之理。

  在数柄森寒锋利的骑刀,就要一齐对着万氏脑袋当头劈下之际,唐军阵中,终于及时传来了鸣金之声。

  万氏及一众余部,在最后的关头,总算保全了性命。

  伏跪于地的她,缓缓睁开眼,望着那数柄从自已面前不甘地移开的雪亮骑刀,满是劫后余生之感,一时间环视周遭,恍如隔世。

  至此,整场沙定州部围歼战,彻底结束,沙定洲部五万余兵马,被唐军全歼,首领沙定洲被其妻万氏亲手斩杀,共有三万余人成为唐军俘虏。

  日头渐西时,全体降兵收押完毕,那如雷般的欢呼声,响彻原野,有如滚滚春雷,漫卷大地。

  在唐军士兵的带领下,万氏一脸木然,她双手捧着沙定洲那颗血肉模糊的头颅,怔怔地走到唐军主将黄得功的马前。

  然后,她扑通一声跪下,双手高高举起着沙定洲的头颅,对黄得功大声禀道:“罪妇万氏,不识天兵,归降来迟,万乞将军恕我死罪。”

  黄得功冷冷地从马上俯望着万氏,刷地抽出骑刀,一刀戳在沙定洲的头颅上,便那血淋淋的头颅一把挑起,然后放在眼前,颇有兴味地观看良久,才一把甩落于地。

  那沙定洲的头颅,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了许久,才滚在一个草窝子里,再不动弹。

  黄得功俯视着面前那黥面断发一脸凶相的万氏,打量了好一阵后,才缓缓回道:“嗯,万低你总算能在最后关头,及时悔悟,大义灭亲率部归降,却也算是微功一件。你且起身吧,本将可免尔等死罪。”

  万氏感激起抬起头来,她想了想,又怯怯地问道:“那罪妇想问,大人接下来,却要如何安置我等?”

  黄得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淡淡回道:“本来,你们若不与我军对抗,我军还会象对其他土司一样,让你们继续保留土地与人口,但现在,本将最多只能保你们得以活命了。”

  黄得功说到这里,略顿了下,又道:“你们整个土司的全族人口,将会拆成数部,全部移民发配到海外。从北到南,从东西伯利亚到澳洲的各处地方,皆会分散安置。但凡参与此战对抗天兵者,皆先罚为苦役,大约三年后,苦役结束,便可成为正常百姓。”

  万氏默默地听着黄得功的话语,一直没有说话,那褐黄的瞳孔,一直牢牢地盯着黄得功,眼光中满是惶恐。

  黄得功知道,这个跪在地上的女人这副神态,是因为她还不知道自已的最终命运是如何。现在杀夫求降的她,最关心的便是她自已的命运了。

  于是,他淡淡一笑,便道:“万氏,你既对我唐军有微功,那本将自不会将你与其他部众等同看待。这样吧,本将将上奏唐王,让你可带上丰厚资财,以及数名仆人,前往江南一带居住。从此之后,就在江南之地,安稳定居做个普通的富家婆吧。”

  听得黄得功这般话语,万氏长吁了一口气,急急顿首道:“多谢大人这般宽宏大量,不究罪妇之过,反赐于资财与仆人,让罪妇前去江南之地定居,实是大大开恩。罪妇心下感激,何以言表,唯愿到了江南后,日日给黄将军烧香祈福,方得略尝我愿。”

  黄得功淡淡一笑,挥了挥手,让她先行退下,便复召集其余土司议事。

  这些土司,在这场战斗中,基本处于出工不出力的观望状态,所以他们被黄得功召见,顿是个个面带愧色。

  不过,黄得功在表面上,倒也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不满,反而对他们多有夸赞。只不过,他接下来,却是绝口不提会给这些土司分配沙定洲部的土地,而是仅仅给他们一些沙部的财物,作为此战的赏赐。

  见黄得功这般行赏,那些土司虽然心下不满,却没有一个人敢有怨言。

  毕竟此战,基本全是唐军的功劳,这些土司基本处于观战状态,没有起到什么关键作用。

  而且,他们本想着,在此战中,趁唐军击溃沙定洲部兵马的机会,自已能趁机捡个漏,捞一把肥水。却没想到,沙部兵马竟被唐军基本全歼,残余的最后部众,亦随万氏投降唐军,所以他们想要趁机偷鸡的愿望,皆是全部落空。

  没有战功,自然没有赏赐,黄得功还能给他们一些财物作为赏赐,已算是慷慨大方极有情义了。

  而且,他们亲眼目睹了沙定洲部后瞬间覆灭,各名土司心下,皆是胆颤心惊,对唐军深为戒惧,纵心下还有不满,却无一人敢于表达出来。

  他们知道,这在去南势力最大的沙定洲部,都能被唐军一击而灭,那实力远不如沙定洲的自已,要去捋唐军的虎须,只怕是嫌自已死得不够快呢。

  于是,各名土司领完赏赐后,皆向黄得功称谢,然后便乖乖地带兵返回各自地盘而去了。

  黄得功既扫平沙定洲后,又临时分派官吏管理其部土地,便立即统领全军,马不停蹄地往西赶去。

  他们接下来的目标,便是那龟缩在滇西永昌城中的桂王朱由榔。
明末之虎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mingmozhi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