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明末之虎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两县立定

明末之虎 | 作者:遥远之矢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46: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霍先生请宠我天道图书馆位面电梯太古鲲鹏诀诗词古韵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唐末昭宗仙韵传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无限先知
  重兴元年,农历十月初三,齐装满员的第六镇与第七镇兵马,分别从单县铁龙城,以及安东卫港,从陆海两路,分别向徐州府与淮安府,大举进发。 X 23 U S.C OM

  大军出动,所向披靡,刀锋所至,无人可挡。

  单说这由镇长刘国能,副镇长额弼纶二人所统率的第六镇,雄兵三万余人,自从铁龙城进入南直隶地界,直扑丰县而来。

  丰县守兵只有不到两千人,见到唐军铺天盖地而来,早已吓得魂胆俱裂,立即在大掠城池后,弃守此城,径投沛县而去。与此同时,守将立即派遣哨骑,急急奔向徐州城报信求救。

  至此,唐军兵不血刃地攻下丰县,全军稍作休整,立即按原计划,全军继续向沛县进发。

  沛县守军有近三千,有了丰县这两千兵马加入,守军共有五千余人,声势稍壮。他们一边紧急加固城防,一边亦向徐州城紧急请求援兵。

  只是,沛县守将才派出哨骑向徐州求援,唐军第六镇兵马,已然疾行而至,迅速地将这座汉高祖的老家县城,给团团围住。

  至此,这沛县县城,迅速陷入孤立无援之境。

  令城中守军大为气闷的是,唐军连劝降工作都懒得做,便立即开始攻城。

  90门闪着银灰亮光的钢制重型龙击炮,被唐军炮手,缓缓地推到了沛县西门外一千米处。接下来,唐军炮手开始固定炮架,调整射角,装填火药与炮弹,很快就做了战斗准备。

  这90门重型龙击炮,沿着沛县县城一字排开,这些威风凛凛气势雄壮的龙击炮,那黑洞洞的炮口,直朝对面那低矮的城墙,其凛凛气势,让守城的敌军吓得腿脚发软。

  好家伙,这些火炮模样这般吓人,可以想象得出,一旦打放起来,威力与破感觉将会何等惊人。

  全体惶惶不安的守军,都远远地看到,唐军阵中一名队长模样的人,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红旗。

  “预备!“

  “放!“

  “砰!”

  “砰!”

  “砰!”

  “砰!”

  。。。。。。

  90门打放三十二斤炮弹的重型龙击炮,那每门火炮的炮口,都立刻喷出腥红的余焰和刺目的金色火光,在浓密呛鼻的滚滚白烟中,九十枚乌黑的铁弹,带着死亡的啸音,向沛县城西面城墙,狠狠撞来。

  震破耳膜的巨大撞击声连绵响起,这九十枚乌黑的32斤铁弹,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以均匀分布的状态,狠狠地打中了沛县县城的西面城墙。

  整个城池的西面城墙,瞬间出现六十个排列得整齐均匀的大洞,每个大洞边缘,粗大破裂的纹线密如蛛网,肆无忌惮地向击围蔓延,大片的城墙砖块飞溅裂开,一片尘雾弥漫,整面城墙都在剧烈的颤抖。

  而城墙上,大批被震得耳朵、眼睛、鼻孔嘴巴一齐流血的明军守兵,人人都被震得气血翻涌,眼前被纷扬呛鼻的尘雾所笼罩,而脚下的城墙则在打摆子一样剧烈地晃动,竟有多达六七十名站脚不稳的守军士兵,惨叫着从城墙上掉了下来,随即摔成肉饼。

  守在西面城墙的刘良佐部军兵,顿时大大混乱起来。

  他们原本就士气薄弱,不堪一战,每日里鱼肉乡民,欺压百姓倒是在行,但要他们在这阵强横凌厉的阵仗之下,还要保持镇定与战斗力,就实在太过强求他们了。

  此时的西面城墙上,根本就不需要人组织,立即就有上百名吓掉了魂的守军士兵,有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物一般,惊恐地大叫着,掉头从城墙马道上向下逃跑。

  守城的主将,自是怒不可遏,他与其下的的护卫队立即急急出动,对这些撤自逃跑的军兵大肆砍杀,好不容易才重新稳定局面,让西面城墙恢复平静。

  在沛县西面城墙上好不容易重新稳定之际,唐军的下一轮炮击又开始了。

  “砰!”

  “砰!”

  “砰!”

  “砰!”

  。。。。。。

  又是九十枚乌黑的32斤铁弹,有如一枚枚死神挥出的重拳,以极其恐怖的姿态呼啸而至。

  又连绵响起的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里,城墙上碎砖如雨纷飞,尘雾漫天飞起。整个西面城墙上的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缝,愈发达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程度。

  在这样强悍无比的暴力和完全彻底的死亡面前,人类的挣扎与抵抗,近乎是一个笑话。剩余的守军士兵,再不需要有人动员,不知是谁发了一喊,这帮家伙立刻弃了岗位,嚎叫着抱头鼠窜而去。他们的逃跑是如此的坚决,如此地不可阻挡,有如一大群发疯的野兽,仿佛能把阻挡在它们面前的任何东西,都撞翻在地。

  面对这样的局面,那城头的主将再也无可奈何,只能与那些溃兵一起遁逃下城,以期在城中组成新的防线来抵御唐军。

  这时,唐军的第三轮炮击,又开始了。

  “砰!”

  “砰!”

  “砰!”

  “砰!”

  。。。。。。

  刺目的火光闪过,呛鼻的浓烟飘起,又是九十枚三十二斤铁弹呼啸而去,巨大的铁弹撞击声与沉闷的城墙垮塌声,连绵成一片,闻之令人心悸。整个沛县县城西面城墙,在这次轰击后,垮掉的城墙缺口,大大小小有近二十处之多,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城墙面积,彻底垮塌。

  战至此时,整个西门城墙已然完全毁坏,唐军第六镇镇长刘国能,终于开始大声下达进攻的命令。

  “传我军令,让6000名火铳手呈直线前进,消灭前面所遇到的一切敌军。另外,安排枪盾战阵于火铳手后守护,以防敌军冲击。另外,横行总分成左右两部,掩护侧翼!“

  “得令!”

  很快,唐军的军阵中,9000多名火铳手,人人手端着燧发鲁密火铳,排成一条直线,在擂鼓声中,向前大步行去。

  而在他们之后,是一排有如笔直得如同直线般的枪盾战阵,与前面的火铳手保持着五六步的距离,沉默跟行。

  在整个战阵的两边,则有身着三层盔甲,人人手持重型武器,如同机甲怪兽一般的横行总队员,分成两部,牢牢护住两翼。面对有如机器一般,整齐冲来的唐军火铳手,守在街道入口的刘良佐部守军,都不觉双股颤栗,每个人的脸上,均是一脸惊恐,惶惶不安的表情。

  而站在阵后的守军主将,他望着一长排冲来的唐军火铳手,脸色愈是灰败难堪,心下的绝望,无可言说。

  其实战到此时,可谓战局已定,在城墙已破敌军只能困守街巷的情况下,敌军已成瓮中之鳖,他们除了束手就降外,根本就没有半点出路。

  只不过,敌军仍在负隅顽抗,他们在沉默中坚守,仿佛他们自以为能够凭勇气与坚持打败唐军似的。

  而在这一片沉默中,唐军的火铳手,已越行越近。在到了离他们有六十步外,火铳手们停止前进,摆成前蹲后站式的两排,开始瞄准面前的目标,开枪射击。

  “砰砰砰砰!……“

  上下两排火铳同时打响,两排火铳鲜红的余焰飘飞,有如飞扬抖动的彩带。那浓密呛鼻的白烟,再度飞扬而起,让整个阵地,顿成白茫茫伸手不可见的状态。9000杆火铳中,有7600多杆打响,无数细小的三钱重铅弹,在空气中组成了一片密集的死亡之雨,发出轻声的尖啸,向对面惶然不安的守军军阵前激射而出。

  小小的铅弹,则有如一只只灰色的杀人狂蜂,呼啸着扎着面前所遇到的任何物体。那些守在前排的守军军兵,立刻有多人身上,象变戏法一样,绽放出了朵朵血花,被击中的人,象突被重锤猛击了一样,仰面倒栽而下。

  连绵的惨叫立刻不停地响起,这番密集射击,让前面那些虽有盾牌为阻挡的敌军,至少有六百多名敌军军兵,被铅弹正面射中,非死即伤哀嚎一片。

  唐军这番凌厉的齐射攻击,让前面负隅顽抗的敌军,终于再也抵挡不住,再也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彻底崩溃了。

  无数敌军有如受惊的野猪群一般,疯狂地弃阵而逃,此时的他们,再没有任何军纪与惩罚能约束他们了,这些溃兵象发疯了一样在城中乱窜,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们奔逃的脚步。

  见到唐军这凌厉一击之下,自已的这些手下便伤亡这般惨重,那被一众护卫密集护卫的守将,面如白纸,浑身颤抖。

  不行,不能再这样让唐军继续射击下去了。如果再让唐军这样打下去,自已手下有再多的兵马,都只会成为唐军的活靶子,都只会窝囊而憋屈地死去。而且,这样近乎屠杀的状态下,还愿意坚守的守兵,怕是脑袋都有问题了。

  “全军听我令!立刻打出白旗,向唐军投降!“

  这名守将最终无奈地喊出这句话,他旁边的护卫却是如遇大赦,立即挥舞起一片斗大的白旗,高举入半空,不停地用力摇晃。

  “唐军兄弟,不要开枪啊,我们愿降,愿降!”

  听到城中守军那不成声调的喊叫,唐军主帅刘国能立即下令,让全体火铳手停止射击,接受他们的投降。

  很快,城中残余的四千余名守军,纷纷弃了武器,在主将的带领下,垂头丧气地出城受降。

  这场沛县攻城战,在歼敌近千人后,唐军终于以微伤数人的极小代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拿下这座有五千敌军驻守的城池。

  这就是拥有充足火力,组织纪律皆十分严整的近代军队,对这些明清时代的古老军队的一次完胜。

  这名守将,被两名唐军士兵喝令推搡着来到了唐军主帅,第六镇镇长刘国能面前。

  刘国能高坐马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面前这个一脸颓色的败军之将,脸上是隐忍不住的笑容。

  “下跪者何人,报上名来。”旁边的副镇长额弼纶沉声喝问道。

  额弼纶,这位现在的唐军第六镇副镇长,这位原来的大清爱新觉罗宗室子弟,这位原正蓝旗旗主莽古尔泰的长子,自渡海来投靠唐军后,这几年下来,现在的模样,已与普通汉人没有任何异常了,汉话也是说得十分流利,再没有原先浓重的满洲口音。

  这名守将不敢抬头,颤声回道:“小的贱名叫刘得顺,是刘良佐同族子弟,因向来跟随其左右,深得信,故被任命为沛县守将。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强与贵军对抗,此时城破方率军来降,已是大过矣,还望将军……”

  “够了。”刘国能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语,怒喝道:“你这厮虽然顽抗我军,好在尚有眼力,知道及时反正来降,不然,本将定要将你部全军兵马,尽皆屠之,一个不留!”

  听到刘国能这番杀气凛凛的话语,这刘得顺吓得立即伏趴于地,磕头如捣蒜:“小的狗胆包天,不识天兵之威,竟胆敢冒犯将军,实是死罪,只是还望将军看在我家尚有八十岁老母的份上……”

  “闭嘴,本将没空听你放屁。”刘国能摆了摆手,打断他这番肉麻无聊的话语,又问道:“本将既饶你等性命,自不会再杀你等,白白污了自已的手。那本将问你,你可知道,现在徐州城中,是何将领驻守,兵力又有多少?”

  刘得顺一愣,急急回道:“禀将军,现在徐州城中,是刘良佐之弟刘良臣驻守。他自当年从大凌河城逃回后,便一直在刘良佐手下做事,今年八月份时,才被任命为徐州主将。现在徐州之地,尚有四万余兵马。徐州城池坚固,守兵充足,只怕将军一时却是难克。“

  听到刘得顺的话语,刘国能不觉皱眉沉思。

  若敌军果然还有四万余众,又据守徐州城这般坚城,到还真是难以短时间内攻克呢。这般情况,倒还是要好生斟酌才好。

  不过,就在刘国能沉思之际,地上的刘良顺又急急禀报:“不过,将军勿忧。先前在下已向徐州派出求援哨骑,说不定,现在那刘良臣不明就里,正大举派出援兵来救呢。这样的话,可不是给贵军,创造了有利的歼灭条件了么?”
明末之虎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mingmozhi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