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妙手神农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鬼不穿衣服

妙手神农 | 作者:夜猛 | 更新时间:2020-02-14 16:46: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剑来元尊圣墟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仙王的日常生活黎明之剑轮回乐园万古神帝
  老鬼头将麻老道送回去睡下了,一直睡到了晚上,大家忙完了,凑在一次吃宵夜的时候,麻老道精神奕奕的来了。

  “唉哟!吃宵夜都不喊我!”

  麻老道一边走一边耸动鼻子,凑上桌前,抓起一只鸡腿,放在嘴里就大口的撕咬了起来。

  “睡醒了?”

  余飞盯着麻老道问道。

  “嗯,浑身舒坦。”

  麻老道点点头,将嘴里的鸡肉咽下去之后,回答了余飞的问题。

  “白天睡好了,晚上干什么?”

  余飞继续问道。

  “额……要不修炼?”

  麻老道愣了一会之后试探着反问道。

  “……”

  大家都无语了,白天睡觉,晚上修炼,那你这个人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

  关键是你以后天天都这样,那活着和死了有区别吗?

  “吃饭吧!”

  示意大家继续吃,麻老道爱睡就去睡吧,反正也不缺这一个人,只要是自己人,余飞都十分的宽容,哪怕是麻老道这样一直下去,余飞都没意见,一个老头自己还养得起。

  然后大家就仿佛什么没有发生继续吃东西,夜宵就是垫垫肚子,随便吃了点,大家就准备上楼休息了。

  “我出去溜溜弯!有人要一起去吗?”

  麻老道来的最迟吃的最多,满意的走过去洗手池,一边洗手一边说道。

  外面黑咕隆咚的自然没有人有这个想法了,白天早起要习武,还要工作,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累了。

  “我陪你去!”

  最后还是老鬼头这个真爱,明显累了,但还是选择陪麻老道出去逛逛。

  余飞吃完点起了一根饭后烟,抽完了才准备上楼。

  “啊!有鬼啊!”

  可是他敏锐的听觉,忽然就听到麻老道的叫声从外面传来了,起码相隔数百米。

  余飞迅速扔掉烟头冲了出去,表情还有点开心。

  他等的就是麻老道出现异常,他觉得一定不是麻老道没有任何的感觉,而是大家还没有发现。

  而黑夜似乎将麻老道的不同给展现了出来,一个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风水术士,竟然大喊着有鬼,被吓的声音都变了,这绝对不正常。

  余飞冲出了公司,麻老道的叫喊声还没有停止,就在后山和村子分界的山坡边缘,余飞迅速敢了过去。

  然后看到麻老道吓的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老鬼头一脸无奈的站在边上不知道怎么办。

  黑暗中老鬼头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可怕,毕竟以前他是一个经常挖坟掘墓的人,什么鬼怪都没有见过。

  可是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忽然冲过来了,老鬼头是真的被吓了一跳,拉了拉地上的麻老道,准备喊他一起跑,麻老道却怎么都拉不动。

  老鬼头看麻老道吓蒙了,干脆也不跑了,挡在了麻老道和黑影之间,竟然准备保护麻老道。

  不说他的取向如何,但是他这个人其他方面都不错,至少值得信任,竟然放弃的逃跑,不管冲来的黑影是什么,都打算为了保护麻老道而玩命。

  “发生了什么?”

  黑影到了面前的时候开始减速了,熟悉的余飞的声音传来了。

  老鬼头听到余飞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刚刚他还在想,要真的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该怎么对付,身上以前都会带着的黑驴蹄子铜钱剑等等的现在都不带了,只能用拳头反抗了。

  “

  我也不知道,他走着走着,忽然就喊着有鬼,吓的蹲在地上不走了!”

  老鬼头指着麻老道对余飞说道。

  “我来了,没事了,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余飞走上前,蹲在了麻老道的边上,和他并排,用打火机点着了一根烟,出现了一丝丝的光亮之后,对麻老道问道。

  麻老道在余飞到来之后,已经停止了大叫,可是却不敢将脸拿出来,仿佛生怕看到什么。

  “咱们回去把灯打开说吧!”

  麻老道小声的给余飞回到,余飞的实力强,总能给人一种安全感,麻老道都不例外,余飞赶来他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你在怕什么?鬼?你不就是鬼的克星吗?”

  余飞没有站起来,而是无所谓的问道。

  “我那都是骗人的手段,风水之说也只是一种玄学而已,可是谁都没见过真的…真的…鬼!”

  麻老道急忙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刚刚见到真的了?”

  余飞好奇的问道。

  “是!”

  麻老道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

  “长什么样子?”

  余飞仿佛一个好奇宝宝一般,瞪大了眼睛激动的问道,这可是一个千古难题,无论那些影视剧怎么演,那都是人为杜撰的结果而已,没有人敢说自己演出来的鬼,就是鬼真正的长相。

  “人样!”

  麻老道想了想之后回答道。

  “人样?你确定你不是看到什么人了,把人当成了鬼?”

  余飞听完嘴角抽了抽,人家都是鬼了,怎么会是人样呢?

  “咱们回去说好吗?我真的有点怕!”

  麻老道不再回答余飞的问题了。

  “好吧!”

  余飞站起来,环视了一圈四周,这世界对他来说,夜晚和白天没啥区别,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清晰,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之后,同意了先回去再说。

  “老鬼头,你拉着我走回去!”

  麻老道慢慢站了起来,双手还是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放下来。

  然后余飞走在前面,老鬼头仿佛掺扶着一个残疾老头一般,麻老道逼着眼睛,被他带着回去了。

  三人回到公司,一楼大厅里面的灯光最亮眼了,一口气将所有的灯打开,中间的水晶灯光芒洒下来,将外面的院子都照的通亮。

  大厅里里面更是角角落落都被照的明亮,还有一些补光灯什么的一起都打开,甚至都有点刺眼了。

  麻老道感受到外面有刺眼的光芒了,才睁开了眼睛,看到光亮的大厅,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了,这下可以说了吧?”

  余飞丢给他一根烟,然后一边煮茶一边说道。

  其他人因为听觉和普通人差不多,所以没有发现这里的情况,也没有人来看热闹,大厅里也就只有余飞和老鬼头陪着麻老道。

  “呼!”

  麻老道重重的抽了一口烟,然后颤抖着吐了出来,又不放心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什么都没有之后,才看向了余飞。

  “不用害怕,哪怕是真有鬼,咱们有手有脚,也可以将他打个半死,问他地狱在什么地方,咱们挖出来看看。”

  余飞安慰道。

  “我建议你最好不要乱说,据说晚上你一旦讲和鬼有关的事情,鬼最喜欢在一边听你讲他们的故事了。”

  麻老道急忙给余飞提醒道。

  说

  实话这句话一出口,就连余飞都感觉后背起了鸡皮疙瘩,老鬼头急忙拉了拉衣服,将自己尽量包裹了起来。

  “那咱们回归正题,说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余飞也不准备乱讲了,让麻老道讲,万一鬼听的来了兴趣,晚上就找麻老道去了,免得打扰自己休息。

  “我看到的的确是一个村民,咱们经常都能见到的一个村民!”

  麻老道抽了一口烟之后说道。

  “嗨!”

  余飞听完猛的叹了一口气,无语的摆摆手,你丫的不愧是搞神学的高手,既然是这样,那你喊什么鬼?

  “可是他什么衣服都没有穿!”

  麻老道继续说道。

  “还有这样的人?明天抓住就打个半死,咱们村绝对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混球!”

  余飞听完瞪大了眼睛,这种贱货太坏风气了。

  “可是我听说,他病的很重,医院让送回家里来准备后事,已经七八天没有吃东西了,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麻老道补充了一句。

  “什么?”

  余飞听完嘴角抽了抽,他宁愿相信那人是病好了,或者回光返照。

  “而且当时他是从村里方向走出来,然后就仿佛神仙一般,不用脚走路,直接从我的身边飞了过去,还仿佛掉进了河流里的人一般,不断的旋转,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进。”

  麻老道一边回忆一边说道,眼神十分的惊恐。

  这说法就比较诡异了,余飞和老鬼头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不你打个电话回村里问问,看他还活着没?”

  老鬼头对余飞提议道。

  余飞点点头,正要拿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麻老道的手机响了。

  大家都被这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今晚的一切真的颠覆三观了,这会都凌晨了,谁还打电话来?

  “接啊!”

  余飞指着麻老道的衣兜对他说到。

  麻老道盯着被自己不断颤抖的衣兜看了看,慢慢伸出手将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提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老家伙为了分担压力,接电话的时候按了免提,将手机迅速放在了桌上。

  “麻神仙,我丈夫过世了,你来一趟,给做个超度法事行吗?”

  电话里面,一个女人一边哭一边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用想就知道是死者的老婆了。

  以前麻老道接到这样的电话,都会立马收拾东西前去,无论是几点都无所谓,因为他知道没有鬼,这只是安慰活着的人的把戏。

  可是今晚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却不敢了,因为打来电话的就是他看到的那个飞过去之人的老婆。

  看来人也是刚刚过世,从这个时间差看来,麻老道看到的还真的是那个人的鬼魂了。

  之所以麻老道说那个人没有穿衣服,是因为人有灵魂,而衣服等死物没有灵魂。

  影视剧上是为了更好表现出来,所以给死者杜撰出来穿着衣服的模样,否则要是鬼片里面的鬼都不穿衣服,那鬼片就没法播放了。

  事实上灵魂就是不穿衣服,这也仿佛验证着那句话,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什么都带不走。

  麻老道害怕的看着余飞,他是真的不敢答应了,万一去了又看到什么,他估计自己就吓疯了。

  电话里的女人,等不到麻老道的回答,还在不断的呼唤麻老道,以为麻老道这是又睡着了。
妙手神农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miaoshoushenn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