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微小说

【宁静新】红杏熟了(微小说)

微小说 | 作者:微小说 | 更新时间:2020-05-22 23:35: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来逆天邪神我的贴身校花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黎明之剑轮回乐园美食供应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偷香高手踏星
副标题#e#

  一

老张出去干活还没回来。他的老娘把住鸡舍栅栏边沿,看刚孵出来的一群鸡仔。老母鸡双翅乍开,时刻准备保护幼子。老人悲叹:“哎,我的老大何时成家!”

六间房的院子,东墙边的杏树绿油油的叶片在阳光里很繁茂。西墙边,搭建个石棉瓦棚,棚里停辆农用三轮车。

六十岁的老张进门,看到八十多岁的老娘在喂鸡。他放好电动车:“娘,饿了么?我马上做饭。”

“儿啊,大表姐给咱说个人,你明天去相看相看。”老娘倒着半放的小脚紧跟儿子,双眼裸出期盼。

“咱娘俩就挺好,干嘛非要添个人。”老张呲牙。

老娘举起手作势打他,想想,手又半途落下。她神情凄然:“都是我不好,你弟和你妹也能养我。你明天不去,我立马搬到他们家。”

“娘,你这不是逼我么。”老张撅起嘴。

“娘不是逼你。你年轻的时候为弟和妹,为我,不成家。现在,他们都抱孙子,独独你一个人,咱得成个家啊。听话,我的儿。”

老张相看花姨。花姨,六十五岁,身材矮小,说话做事干净利落。

老张对着娘憨笑:“成不成,就看人家的意思吧!”老娘也笑:“嗯,我的儿,终于悟通了。”

  



花姨家的院里西墙边一棵杏树,浓密的叶子里垂坠着颗颗红杏,似玛瑙一般闪亮。

初夏,凉爽的晨,花姨站在杏树下数一遍红杏。她返回卧室,“老张,起来吧,先喝杯热水。”

老张打个哈欠,“你早。”

花姨微红的脸庞含着笑,“嗯,不算早,但也不晚。想吃什么?我去做。”她的眼睛扫过外屋的茶几,上面的荔枝依然鲜亮。

“可惜了,好东西,我不能吃。”花姨自言自语。

老张及时捕捉到音讯,“你昨晚怎么不吃荔枝?”

“哎,太甜了,我不能吃。”花姨患有糖尿病,不能吃太甜。

“哦。”老张陷入沉默。

“你吃什么饭呢?”

“什么也行,不挑食。需要我帮忙吗?”老张开始穿衣服,眼睛盯着自己的衣服。神情紧张。

“不用,你稍稍一坐,立马就得。”花姨转出,去向灶屋。

花姨立在灶前,一棵香葱已经洗净,哒哒哒……一撮葱花就等着下锅。

金黄色火舌斥满小小的灶底,映出花姨的喜悦。

葱香弥漫,一瓢清亮的水瞬间冒泡泡,冒尖的两碗葱香荷包蛋面条上桌。

“吃饭了。”花姨招呼院子里的老张。

老张蹲在畦垄上,湿漉漉的手捋顺水管,给杏树下的几畦子菜浇水。

那些长势旺盛的菜喝足水,鲜亮亮地仰着头与太阳对话。

“这个水龙头需要修一下,流水不畅。”老张向花姨要扳手。

花姨去储物间:“还要什么?”她想一次把工具拿全。

“慢慢来,修理,需要时间。”老张面向水管开关,解释。

  



花姨的面条吃一半,她忆起没认识老张前的那段日子。

花姨的老伴去世多年。儿子已经成家。她一半为生存,一半为精神,一直不断打工。现在年龄大,儿子不让出去干,她想在家的附近找点事。

年前,有人给介绍个当保姆的活,伺候位退休的老干部。

老干部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花姨每天尽心尽力伺候老干部。

过年,老干部的孩子们回家,像使唤丫鬟一样吆喝花姨。煎、炒、烹、炸、蒸、煮、炖——年货一样一样办好。

大年夜,菜摆上桌。老干部被儿女堆在轮椅上,他拿眼睛寻找花姨。

“那可不行,一个保姆还可以上桌,再说,她要回家过年,与她的孩子过个团圆年。”儿女们七嘴八舌发表意见。

热腾腾的饭菜,香气四溢。花姨被隔在门帘以外,花花绿绿的帘串晃来晃去,她的精神也跟着恍惚。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回家去和你的孩子过年吧!”那家老大如是说。

大年夜,花姨没去儿子家。她进门扑倒床上,眼泪在脸颊凝聚成霜。

  



老张放下碗:“你在想什么事情?”

“没有,就是觉得你昨晚一宿没睡好,怪不好意思。”花姨担心一辈子没结婚的老张会在意夫妻之事。

“嘿嘿嘿,都怨你好朋友的茶,”老张咧嘴笑,“我还没有喝过那么好的茶叶呢,看出人家生活水平比咱们强。”

“嗯,生活水平高未必然就开心。”

花姨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令老张又皱眉头:“你是又想哪里了?”

花姨端着碗,歉意满满:“不说了,快吃饭,要不然饭凉了。”

呼噜噜,呼噜噜……只有吃面条的声音。

  



“一万一?”老张听见数目,目瞪口呆。

比自己大五岁的花姨,不登记,不来家,不养老娘,还得要一万一的彩礼,这是什么说道?老张想不通。

大表姐冲着老张娘说:“现在时兴万里挑一。姑妈。”

“孩子,只有你觉得她人好,就行。我已经土埋头顶,再等下去,你还让我闭眼么?”老娘的泪似断线的珠子扑簌簌撒在衣襟上。

“好了,娘,别这样,听你的。”老张也跟着抹泪。

老娘破涕为笑:“我连累你一辈子,总不能让我的儿子自己到老。”

“可是她的条件……”老张难以接受,欲言又止。

“没事,人活在世就看颗心。杏子没熟吃起来酸涩,若是熟透就甜。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她会懂你。再说我哪天撒手,也好给你爹交代。”老娘发自内心。

老张叹口气:“先这样吧。”

街上最大的饭店灯火通明。客人,熙熙攘攘。

花姨数数包间里的人,老张不在,她冲儿子使个眼色,儿媳妇站起来走出包间,她看到老张正掏钱结账。

院里的红杏熟了,花姨命令儿子挑个大、软甜的摘,然后打包。她对儿子说:“给你张叔送去,让他娘俩尝尝咱家的红杏。”

老张顺梯子爬上墙头,他还没开始摘红杏,就看见花姨的儿子在门外。

“张叔,我妈让我给你和奶奶送红杏。”

老张抬眼望望自家的红杏:“我这刚爬上,还想摘了红杏给你们送去呢。”

两家的红杏都熟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微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weixiaosh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