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散文

【丁香·丁香花开】南瓜花盛开的村庄(散文)

短篇散文 | 作者:短篇散文 | 更新时间:2020-09-16 14:26: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短篇情感小说短篇杂文随笔诗词古韵微小说
副标题#e#

  

清晨起,忽然想着要回老家。

刚到村头,就看到西河沿成片成片的南瓜秧,绿得逼人的眼。走近,金黄金黄的南瓜花从绿色的叶脉和藤蔓间伸出头来,就像绿海里点亮的一盏盏小灯笼。看到这些久违的盛开,心里咯噔一下异常地兴奋。

这一景象,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三十年前。三十年前的村庄,似乎就是这个样子,不只是房前屋后都栽满南瓜,就连生产队的大田地里也都种满了南瓜。每一个夏季,南瓜花都能开得人心里热热闹闹的。

那时,物质贫乏。山芋干干、胡萝卜、西葫芦、老南瓜,是我们一日三餐的主食。秋里,每家每户都能分到几大平板车山芋和老南瓜。

快到家的时候,小黑狗大老远就跑过来迎我们。好长一段时间没回家,它竟还能这样认得我们。母亲的房前院后,都种满了南瓜。瓜秧一直拖到门口的石子路上,花也开到路上。门紧锁,母亲不在。我俯下身子问黑狗儿:黑狗狗,你家的主人去哪儿了?狗儿不回答,只嗯嗯啊啊笑嘻嘻地摇着细尾,然后,引着我们去苇河边。苇河,不再有苇。许是习惯了,大家仍一直叫它苇河。小时候,那里可是我和小伙伴们战斗过的地方。河边,老山羊正带着两只小羊在吃草。看我们去,它们也都欢天喜地起来。

母亲呢?我问。羊们只顾摇头摆尾,也一样的欢喜,谁都不说话。

河南岸一溜废地,也栽满了南瓜。黄黄的花,在阳光下,盛开着热烈。河岸有风,我们就坐在南瓜花飘香的河边等母亲。母亲的这几个宝贝都在,想她也不会走太远。

村子里,人很稀少,再不是以前的人来人往。许是收种之后,大家都各自回了自己的城。乡村很安静,安静得只剩下蝉鸣。听着蝉声,看着流水,闻着花香,心一阵阵回到从前去。

从前,这是一个热闹着的村庄。鸡鸣狗吠,牛哞马嘶,让人想不起来安静。就连吃饭的间隙,大家都要端着碗筷凑到一起,说说笑笑地点亮着时光……

从前,这里曾是我的乐园。割猪菜、捡树叶、拾柴草,藏猫猫、钓鱼虾、寻蝉蜕,哪一块土里不曾留有自己的欢快的脚印。不知怎么了,这些年,村庄偏要将我生疏得那么远?

这还是我的村庄吗?这还是我的村庄吗?

我们是一群泥做的孩子,我们从来都不曾离开这块土地。泥土的味道,就是我们童年的味道,也是我们生活的味道。即便走到天涯海角,这味道也不会走远。

上大学第二年,我就没了土地。村长说,我是公家人,我的将来不在这里。当时很懵,一连好多天没了精气神。从没想到,人生刚刚开始,就弄丢了自己。没有土地的人,何谈会有村庄?对于这个生我养我的村庄,我似乎只是一个过客,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亲戚。每次回,每次都被迎来送往的客气着。许是因为回来的次数太少,大家才这样地见外。

叶落归根,我不知道将来我要归到哪里去?

小时候,南瓜饭是我们的主食。清水煮南瓜,青椒炒南瓜,山芋烀南瓜,南瓜丝团团,南瓜花盐饼,每天都要吃上一两顿,吃得鼻鼻眼眼都是。不成想,当年最不想吃的南瓜饭,今日偏要成为人们最爱的美食。这是不是叫做返朴归真,我说不上来。

小时候,所有的饭菜中,我最想吃的是母亲煎的南瓜托面。即便是上了高中,那样的盐饼子,还一度是我们的美味。好多年没吃过母亲做的托面了,偶尔在饭店的餐桌上吃过,偏吃不出来当年那个味。

有一次,儿子要吃南瓜花托面,妻子便到集市里买。乖乖的,八元钱一斤,似乎还抢不到手。想想小时候,哪一块废地里,不都是开着这一群群黄灿灿的南瓜花。

南瓜秧铺满村前一河岸,层层叠叠,青青翠翠。南瓜花有的盛开,有的还打着朵儿。青枝嫩叶间,是此起彼伏着的灿灿金黄。看到这么多的南瓜花开,心里止不住地想流口水。看着,这一片片金黄,人生仿佛一下子亮堂堂金灿灿起来。

快到中午十一点钟,母亲才背着一篮子草匆匆回。见我们,高兴地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激动。母亲说,在玉米地里割草,花喜鹊一直在喳喳叫,就想着家里一定要有亲戚来。我是亲戚?我是亲戚?母亲的话,一下子惹得眼里丝丝泪花。原来,母亲早就把我们当成亲戚了。

娘,今年怎栽种这么多南瓜?

鸡鸭狗羊,一大家子都得吃。一大家子,我有些诧异。母亲早把它们当成一家子人了,似乎不再包括我。

你看这些瓜秧长得多好,这些花开得多喜人。人都走了,村也荒了。房前屋后,河边树下,这半个村子,能栽种的,我都给栽种了。谁要想吃,谁就自己来取。西园你小叔从北京来,南瓜花给他们带了不少走。过去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可成了香饽饽。你们要想吃,只管天天回来驮。

我跟母亲说,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南瓜托面。

回到家,我们在堂屋里看电视。母亲却在锅房里,生起了她的烟火。那么热的天,我不想让母亲燃柴火。母亲说,柴火煎出的托饼,最柔嫩好吃。看母亲热得满脸汗水,我帮母亲扇扇子。小时候,母亲做饭,我经常这样给她扇扇子。母亲说,回不去了,都老了。母亲的感叹,听着让我心疼。

托面做好了,喷喷香。我吃了一大碗,妻子也吃了一大碗。见我们吃得高兴,母亲的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那笑容,就像阳光里盛开着的南瓜花。

南瓜花开满的夏天,开得我们心花怒放。

走的时候,母亲摘了一大包南瓜花,又摘了十几个小嫩南瓜,让我们带回城。

回望南瓜花开满的村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南瓜花盛开的村庄,那是我母亲的村庄,不知它还是不是我的村庄?

(江山首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短篇散文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shanw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