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散文

【柳岸】我的母亲(散文)

短篇散文 | 作者:短篇散文 | 更新时间:2020-03-26 10:09: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剑来逆天邪神仙王的日常生活黎明之剑轮回乐园美食供应商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副标题#e#

  我的母亲是生活在鲁东南农村的一位普通妇女。她为人谦和,热爱劳动,一生勤劳简朴,用瘦弱的肩膀和父亲一起扛起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母亲没有多少文化,略识文字,上学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但母亲却为人谦和,通情达理,不管生活困苦还是遇到疾病或者灾难,母亲总是面带微笑,默默地为子女倾尽一位母亲所能想到和能做到的,从而努力为我们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而且因为母亲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所以在我们村里,母亲与邻居之间的相处也非常和睦,从未和街坊邻居有过争吵和口角。母亲的品行在我们村里也算是有口皆碑,在母亲身体力行的感染下,作为子女的我们,也多少受到母亲平时一言一行的耳濡目染,慢慢地从母亲那里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世和对待家庭、工作以及集体的优良品质。

母亲一生热爱劳动,孝敬老人,关爱子女,勤俭朴实。从我记事起,每天清晨母亲总是起得很早,从未见过母亲过上一天闲散的日子,农活、家务活等都是行家里手;母亲非常简朴,对自己近乎苛刻,从吃的、用的到身上穿的,从不多花一分钱,在我读中学和大学的将近十年间,我从未见母亲给自己添上那怕一件新衣服。但母亲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对子女和老人表现得却慷慨大方。每次家里包水饺或者做了好吃的,母亲总会让我给爷爷送去一份。母亲不仅关爱孩子、老人以及我们这个小家庭,而且也关爱着祖国。在母亲年迈和我们住在一起以后,母亲最爱看的电视节目就是中央电视台的海峡两岸,只要有空母亲一定准时收看。我曾甚至笑话过母亲,这些国家大事与我们平民百姓毫无关系,看这些作什么。直到现在我才理解了母亲,理解因为她的成长经历,所以母亲才对祖国和中国共产党怀有这么深深的感恩心情。母亲始终认为,台湾一日不回归,台湾就像流浪在外的孩子没回家一样,祖国母亲就有一日的牵挂。母亲是多么期盼着祖国能够早日实现统一,这常常让我忘记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身份。

母亲出身于鲁东南一个清贫的农民家庭,幼年的生活极其贫苦。母亲出生的时候,正赶上抗日战争后期,国弊民穷,全国的老百姓生活都饱受战乱之苦,异常艰难。那时,我的姥爷和姥姥一家一共八口人,子女都还年幼。为了躲避战乱,姥爷和姥姥带着一家老小东躲西藏,颠沛流离,生活的艰难和困苦可想而知。解放战争时期,我的姥爷因病去世,我的母亲和她的弟兄姊妹都还未长大成年,生活的重担全靠我姥姥一人承担,生活倍加艰辛。无奈之下,我的姥姥把我的母亲送给了临近的一个算命的瞎子,母亲靠着给瞎子领路才能挣得一口饭吃。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更不用提其他方面的艰辛之处了。有一次,瞎子给一家富裕一点的人算命算得好,那家人就给了瞎子两三斤面粉。母亲领着瞎子给人算完命回到瞎子那家后,瞎子家里的人包了水饺。可是等到吃饭时,那家人只给我母亲在碗里盛了三个水饺,半碗水饺汤。母亲吃完水饺后,乞求他们再给几个,但是那家人对我的母亲说:“吃不饱,多喝汤,水饺要留给大人吃。”就是在四处乞讨和时常忍饥挨饿的这种生活状态下,母亲艰难地度过了她的童年时代。

全国解放后,姥姥家的生活有所改善,我的母亲被姥姥又接回了姥姥家。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全面展开,再加上我的大舅已经能够挑起家庭的重担,姥姥一家的生活日渐好转。但是,好景不长,正当姥姥一家的生活有了转机的时候,我的大舅却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姥姥家,远赴东北闯关东去了。此后,大舅一去未复返,只是在我的母亲十六岁时回过一次老家。那次大舅回老家,我的母亲至今记忆犹新。大舅看到姥姥家里的围墙都倒了,就主动提出把围墙给重新砌好。于是在母亲当下手的帮助下,大舅把姥姥家里的围墙用废旧石块很快重新砌好。此后,大舅再次回到东北,并在东北安家立户,生儿育女,再也没有回过山东老家。大舅离家后,母亲就成为了姥姥家生产劳动的主力。那时候,生产队还是集体劳动,只要能挣得工分就能在秋收时领到粮食。于是母亲成为姥姥家挣集体工分的农业生产劳动主力。母亲劳动起来既舍得出力气,又善于学习劳动技术和总结经验。因此,母亲参加集体劳动时间不久,就已经是生产队里的劳动能手,并被推选为妇女生产组的组长。那段时间,母亲成为姥姥家的顶梁柱。所有集体劳动及生产队里组织的修路架桥,修渠道挖水库等劳力活都有母亲去承担。所以,在母亲嫁给我的父亲之前,母亲就已经养成了热爱劳动的习惯。直到现在,母亲回忆这段时光的时候,总是对共产党充满了感激之情。母亲这段经历也让我理解了母亲为什么对祖国对中国共产党总是充满深深的感恩心情。

母亲在嫁给我的父亲后,先后生下了我们弟兄三个。后来由于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我们都还年幼而且后来还要上学读书的情况下,再加上我的父亲体弱多病,母亲只好既要从事农村里的农业生产,也要承担起我们家庭日常的家务活。母亲不仅要拉犁耕地、播种、收花生,割麦子,掰玉米,推车子,除了这些农业生产劳动外,母亲还要洒扫庭除,洗衣做饭,缝缝补补,迎来送往等等诸多琐事。由于母亲和父亲的勤俭持家,伴随着改革大潮的发展,我们家的生活也越来越好。而且,那时我和我的弟弟由于学习用功,在初中的时候先后考上了县城的重点中学。在县城读书,学生都是自带口粮。我也不例外,母亲为了给我带口粮,每个星期六天不亮就开始起来推磨,然后给我烙上一个星期的煎饼让我带到学校。而且,母亲为了让我吃的营养更充足一些,花费了一些小心思,她总会在推磨的时候加上一些花生和黄豆。那时,因为生活有盼头,虽然生活刚刚摆脱清贫,但一家人总会觉得有使不完的劲,都在盼着我和弟弟能考取大学。功夫不负有心人,1991年,我通过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大学。因此,我成为了母亲的骄傲,母亲那时逢人便夸我的聪明好学,并期盼着我的弟弟也能考上大学。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读到大学二年级,弟弟读到初三的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短篇散文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shanw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