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情感小说

【暗香】火红的罂粟(微小说)

短篇情感小说 | 作者:短篇情感小说 | 更新时间:2020-09-16 13:34: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短篇散文短篇杂文随笔诗词古韵微小说
副标题#e#

  

甘青交界处,有一条宽广的河流,它的名字叫大通河,河的一边坐落着神秘的天堂古寺,至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河的另一边是世代生活的秦家村。

尕三是河对岸的女子,嫁给拐子,就跟着秦奶奶生活了。秦奶奶的院子特别大,后院比前院还大。拐子的院子就小多了,紧挨着秦奶奶的院子。秦奶奶的儿子多年之前死于一场车祸。自此,就留秦奶奶一人在这人世。

尕三喜欢秦奶奶,拐子出门务工,她同秦奶奶一起作伴,总有个说话的人,一直到大丫出生,又一起拉扯着大丫。

秦奶奶的后院种大片罂粟,已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罂粟开花的时候火红火红的,煞是好看,秦奶奶就守着那些花儿打发时日,她喜欢那花,亦或者她实在是太寂寞了。花谢之后,连根拔起架在库房的房梁上。村里有那牙疼的人就上门跟秦奶奶要,说咬一点罂粟壳,牙疼立马就止了;也有做饭的大师傅上门索要,告诉秦奶奶一个秘方,说煮肉时放一点点壳,肉就能变得什么美味。秦奶奶教尕三做馍馍,面团做好后,拿一个黑漆碗,兑好红曲、姜黄,罂粟壳成了一个模型,跳跃在碗与面团之上,在面团上留下漂亮的花纹。大丫喜欢那花纹,那是秦奶奶对罂粟唯一的妙用。

又是一年花开的日子,尕三抱着刚满一岁的二丫,轻轻推开院门,火红火红的罂粟疯也似的在秦奶奶的院落蔓延,这是世间最美的花,却结了世上最毒的药…

二丫刚出生的日子,秦奶奶忙前忙后伺候她,怕她落下月子病,啥活都不让干。尕三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天快要下雨了,秦奶奶说:“我去院里看看,晒的葱花还没有收拾,别再让雨淋着了!”说着便出了门,直到第二天拐子回来,尕三都没有见到秦奶奶。

秦家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说秦奶奶拉着黄牛去河边饮水被水冲走了;也有人说,她大概觉得日子无趣便随那死去的儿子去了。尕三的月子坐得一点儿不安稳,秦奶奶失踪后,拐子不能外出了,一天围着她和两个孩子忙碌。闲下来的时候,就坐在院子里抽烟,只抽的烟头满地才罢休。公安上的人也来了几次,询问她们,关于秦奶奶的一切。

多年前,秦奶奶的儿子开着三马子车,拉着同村的人去赶花儿会,发生车祸,车上13人无人生还,其中就有拐子的父母。拐子,不姓秦,他11岁起就成了孤儿。

尕三如实回答,秦奶奶失踪那天,拐子不在家,孩子出生,他这个女婿要去岳丈家磕头的,第二天才回来的。

秦奶奶没有找回来,公安上的人也不再登门。尕三的头疼一天天加重,拐子的脾气越来越火爆,尕三知道,他不高兴,俩个女娃,连她自己也觉得命运不公。

快入秋的时候,河水涨了又涨,河岸上的一切都被河水洗刷干净了,连同牲畜的脚印。河两岸的白杨树被天堂寺的金顶染了色,很美很美。尕三,坐在河岸发呆,大通河的河面异常平静。母亲曾讲过许多,关于大通河的故事,村里的小媳妇受不了公婆虐待,扔下孩子投河死了,最后尸体都没有找见的;也有那好事的媳妇,故意在河边脱下鞋子,便和外地的木匠私奔的,害得家人以为她跳河,到处打捞尸体;关于大通河的故事太多太多,而每一个似乎都与女人有关。

八月十五,尕三和拐子携大丫和二丫回到娘家。姐妹们团聚,尕三和大丫想住下来,无奈拐子执意要回。尕三娘开始给他们装做好的月饼说:“住一晚吧,就你们有个家,每次来了就回。”嫂子打趣道:“下次吧,今天就不住了!”拐子道:“都说下次,哪次住了?”尕三接过娘手里的月饼,月饼上各色的花朵,就是罂粟壳装饰的,尕三想起了秦奶奶。

那晚回去,尕三做了一个梦:大雨磅礴,大通河的水涨的快要吞没他们家了,秦奶奶穿得很精神,一边忙着收拾院子晒的葱花和左拧根,一边和拐子吵架:“你行得正,还不是和我一样断了后。”她厉声道:“不要骂得太绝了,你儿子就是你逼死的!”拐子也不示弱:“他要不是为了报复你,也不会害死全车的人,害死我娘老子……”

尕三吓醒,摸摸身边熟睡的两个孩子和拐子,他们还在。只是秦奶奶永远的不在了,如果她还在,他们俩家,不,他们几乎成了一家人。秦奶奶曾亲口给她和拐子承诺,她死后院子归他们。

初春的时候,秦家村的谣言又起了,说是尕三和拐子贪图秦奶奶的房子和院子,杀害了秦奶奶。尕三无力辩驳,房子是他两帮秦奶奶盖的,钱是政府出的,出力受累的活是他俩干的。拐子安静的拉土,他们要给秦奶奶的房子上房泥,大丫抱着二丫在院子里玩泥巴。公安上的人再次来秦家村问话,毫不结果,拐子的暴脾气,一发不可收拾。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王八羔子,你害死了我。”秦奶奶哭诉道:“不是我,不是我。”尕三哭道:“妈妈,妈妈!”大丫哭着叫她,她醒了,又是一个梦,这样的梦纠缠的她无法静下心来过日子。

傍晚的时候,她抱着二丫,心不在焉的在河边溜达,远远看见秦奶奶朝她走来,再看却是秦奶奶家的那头老黄牛,而在黄牛脚下躺着的分明是秦奶奶生前穿的老布鞋,还是她亲手做的那只,她喊来拐子辨认说:“死人的东西多不吉利!”拐子说着顺手扔到了河里。

尕三又犯病了,这一次她病得迷迷糊糊,拐子请来了寺里的僧人诵经,说是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秦家村,尕三害死秦奶奶的谣言又起,有说害人没有好报的,也有说对面寺院的菩萨看着里,这是报应。

尕三又做梦了:她看见拐子和秦奶奶的争执愈演愈烈,那个雨夜,拐子和秦奶奶正在发生一场世纪大战,或许,是为了院子,也或许是为了失去的亲人,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就迷迷糊糊看见秦奶奶死了,被河水冲走了!又或者,她在昏迷的时候,听一个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只是她再也不确定,那些是梦,那些是真的。

大通河水缓缓的流着,已听不见河对岸的诵经声,秦奶奶后院的罂粟花愈开愈咧。深秋的时候,拐子出门务工去了,尕三带着俩个孩子开始新的生活,也许,拐子明天回来,也许,永远不再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短篇情感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