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情感小说

【暗香】小喜(小说)

短篇情感小说 | 作者:短篇情感小说 | 更新时间:2020-05-23 08:44: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来逆天邪神我的贴身校花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黎明之剑轮回乐园美食供应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偷香高手
副标题#e#

  



于小喜现在回想起来,她这些年遇到的烦恼事儿,都似乎与那个方青休假有关。

方青是缝纫车间仓库保管员,整天地坐在简陋的桌子跟前,看到拾货工推进的衣服片子,查数登记。她登记本子夹在一个木板上,这样,她离开桌子,边查数边在印有表格的本子上写着:某某某,上衣后片的字体后面歪歪扭扭地标注300;某某某,裤子前片后面标注100。

车间里的各道工序的缝纫机隆隆地响着,那些埋头苦干的缝纫工,下了班后,大多数收拾下就下班走了。但有的仔细的操作工会看保管员登记的账,看与她自己心里记得活是否相符,相符当然没事儿;若不相符了,操作工就会把拾货工和保管员一起对质,动静一大呢,就会惊动车间主任。

操作工拿出她自己干活证据,小本子上清晰地记着她什么时间什么时间干了多少活儿;一般情况下,操作工记错的时候多,保管员或拾货工失误的时候少。当然大部分人不在意,就像在市场上买菜的主妇,一般再回家称称发现缺斤少两了,但再把菜提回去找菜贩的很少。于小喜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人,她懒得自己在记小账本子,拾货工登记多少就是多少,厂里给多少钱工资就是多少,那时忙着和陶桥谈恋爱,她心思没全放在工作上。

但和大多数人一样,坐了一天的板凳,弯腰伸胳膊地瞪着眼珠儿缝纫了一天布料的她,也是羡慕方青保管的位置。上世纪九十年代,内陆小城的老国有企业在管理上,还依然很官僚,计划经济仍有一席之地,这种除了一线操作工的记记算算的保管员啊,统计员啊,甚至办公楼科室人员等等的岗位,那都与企业领导大小官职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的,甚至和县里的领导还攀上关系的。但是,小喜厂里无亲戚,县里衙门没任何关系,因此,她也不奢望,羡慕归羡慕,她只想与陶桥好好谈谈恋爱,不辜负青春就是。

陶桥是织造车间的保全工,上过技校,懂得织机的原理,因此学起织机维修来,上手竟然比直接招工的老工人还要快些。陶桥认真,踏实,他能通过一点蛛丝马迹的隐患,稍纵即逝的异常声响,脑中迅速判断是轴承、还是电机原因;是缯线、还是上道工序纺纱捻度不够造成的故障。

时间长了,挡车工都愿找陶桥修车。陶桥修车,刷刷几下子,紧紧镙丝、松松缯线就能让罢工的织机重新运转,这本事,让挡车工服气。

这维修机器设备也跟医生看病似的,时间久了,有了口碑,患者就有了对医生的信任似的,陶桥修车她们放心;再加上陶桥年轻,对年长些的女挡车工也客气,说话有分寸,织造车间好多女挡车工有事没事地愿意与陶桥聊两句。也有未婚的小姑娘,有时送给陶桥个苹果啥的表达好感,但陶桥不为所动,他虽随和,但也有度。那时正与小喜谈着恋爱,小喜和他自小是同学。陶桥其实对小喜的了解是上班之后才开始。那时男生和女生很少说话。

小喜人如其名,爱笑。她因这个爱笑的毛病,上课自然是不怎么专心听讲,常常是看着是端坐着听讲呢,心思呢,早跑到操场的树梢上了,早跑到树梢上有个大鸟儿,长着黑灰色的大翅膀,小喜欢喜欢看它飞翔的样子。

小喜仰头看鸟儿的样子,陶桥也记得。暮春的太阳明晃晃地当空照着,小喜在操场西南角的几个大树之间仰头笑着小跑的样子,那大毛白杨的叶子闪闪烁烁,扎着两条小细辫子的小喜头一甩一甩的,曾在陶桥心里荡漾了好多年。

小喜早早招工了,他又念了三年技校,他们俩先后来到这个服装厂。他们对彼此都不讨厌,就也像其他年轻人似的自然地联系起来,下班后也常出去逛逛街散散步说说话。

小喜看到车间里好多女工有了身孕大着肚子,在费力地干活儿。就像那个桂芳,之前多利索多好看的小姑娘,结婚后很快地怀孕了,丑陋极了,不仅脸上生满了斑斑点点跳蚤屎似的暗斑,脚浮肿得穿着双大两码的鞋子,像个鸭子似一扭一扭地走路,丑死了。而同样是孕妇的仓库保管员方青,挺着大肚子,不紧不慢地查衣服片子,把耷拉到脸上的一小缕头发抿到耳朵后边,脸上干干净净,不仅干净,而且还水灵灵的,从后影儿看,也不笨拙。小喜觉得方青之所以比桂芳利索,就是因为桂芳整天地坐着不动砸衣服片子辛苦;而方青记数,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一会儿喝喝水,仓库里没人时,她还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嚼。那次就让小喜看见方青吃大苹果,因此小喜很羡慕方青,羡慕方青保管员的岗位。

小喜有天和陶桥出去玩,他们在街边的小店里要了两碗打卤面,在饭桌上,小喜就把这些想法,对陶桥絮絮叨叨地说了。陶桥一边埋头稀溜溜地喝面条儿,一边说,一个保管员,有啥羡慕的,查数、记账反来复去的,烦都烦死了,要我说不如你这缝纫工好,好歹地有个技术呢。又抬起头笑着看小喜说,你不愿干缝纫工也行,等我以后自己办个厂,让你当老板娘,啥也不做,整天数钱儿玩。

小喜听了陶桥的话,脸涨得通红,白了他一眼,轻轻地用筷子敲了下陶桥的碗,吹牛不上税,你就吹吧你!然后就继续喝她的面条。

那时二十岁的小喜,心里对未来的概念是迷茫和空洞的,特别是对陶桥讲得那遥不可及的理想,她只当作笑话。她是没想到有天陶桥真开了厂子,做了老板,有个叫喜的姑娘做了老板娘,只是那个叫喜的姑娘已不是她了,那个女人是南方女人,命运天壤之别。小喜她那时早结婚了,丈夫当然也不是与陶桥。

还是因为小喜。

  



那天下班后,本来陶桥说和小喜一起去小城惟一的老剧院去看电影的。票是提前一天买好的。但是,陶桥的车间刚购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短篇情感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