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情感小说

【流年】喜娃(小说)

短篇情感小说 | 作者:短篇情感小说 | 更新时间:2020-02-14 15:21: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次元法典短篇散文短篇杂文随笔诗词古韵微小说
副标题#e#

  喜娃常对我们说起的一件事,是他三岁的时候偶然撞见自己母亲与马冬清偷情。

“他们进房间把门反锁,以为我还小什么都不知道,我就一直敲门一直敲,直到他们衣冠不整地出来,她还骂了我一顿。”

说老实话,我们对他的话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他不是那种说话让你信服的那类人,比方说前一天他向众人阐述自己的观点,甚至通过发誓来保证自己的信誉和坚定,两天后他便会说出截然相反的话,态度依然像之前一样强硬。我后来思考他这个人,不由得自负地对他进行一番总结,思想观念不是他的灵魂,那种视死如归,捍卫自己观点的态度才是他的立身之本。就像这件事,他说的越详细越动情,态度越是坚定,我便越不信任。说不定他在头脑的某一处编造了这样一件让他深信不疑的事件,玩弄记忆是简单的能力,我也这样做过。

但当我想要就他写点什么,依然觉得无从下口,就像一只背壳坚硬的蜗牛,你清楚地知道他有多么的柔软,有多么细腻的情感,但就是无法直白地呈现在你眼前。也许人人都是如此,在他身上表现得更加明显。我绝不敢自称是他的朋友,只当自己是他童年的玩伴之一,成年后的一个同乡,假如你因为他的热情感动不已,他立刻就会以同样程度的冷漠和讥讽奉还给你,我实在捉摸不透他。

除了我们这些童年的玩伴,没人叫他喜娃,他自有一个十分响亮的九零后的大名,叫做陈言信,大概是父母希望他能言而有信。事实恰好相反,和我们在一起时他就是一个鬼话连篇的角色,比方说我们看见他不小心弄得一身是泥,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转眼就哄骗我们水田中央有个塑料玩具,肯定是有钱人家小孩丢下的,还煞有其事地指了指某个方向。

“就在那里,看到没,那个黄色的,你们眼睛还没有发育好,看不了那么远。”

等我们和他一样弄得一身是泥,他早就哈哈大笑走开了。回到家中,父母问起缘由,他立刻将过错甩到我头上。

“被村里那个徐志远推的,我还把他拉下去了,他身上也是一身泥巴。”

成人自是没有那么好骗,一顿打骂依然避免不了。虽然他从小嘴上就不老实,但因为见识有限,撒不了太大的谎。到了十四岁他在镇上的一个服装厂打工,反而在此道被人所骗。他跟着那个骨瘦如柴,胸口纹着一只狼头的人到处游荡,那人用着香港黑帮片的语气和他说话,手里用的是苹果手机,出行都是成群结队染着各色头发的人,喜娃也跟随其中,但只是个阿谀奉承的小角色,他心中有着羡慕和野心,想要学习这样的人,成为这样的人。后来他同我们聊起此事,又是一脸的惊讶。

“那不过是一群屌丝,我怎么可能和他们混在一起。”

我们从来不与他争执,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语言上战胜他,他那为了自己的话语悍不畏死的态度是我们不曾拥有过的。

每次想到这个人,我总会无可抑制的想起城西那个中学一处画满涂鸦的墙壁。但我们几乎从来没在这里发生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事。那是一堵普通的中学的墙壁,原先是白色的涂料,但上面被人画上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写下了怪模怪样的文字,有些字迹已经很久远,几乎和这面泛黄的墙一样古老。后来人们将整个老教学楼推倒,在学校原址上建了一个生产烟花爆竹的厂房,我的所有回忆就随之而去了,也许早就去了。

我想之所以会将喜娃和我还有那面墙壁联系在一起,恐怕是因为我们在那面墙下走向了不同的人生。童年和小学,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做着相同的事,喜好同样的娱乐活动。但其实从那时候已经可以看见不同了。我是从小在棍棒下成长的人,他也一样,但不曾经历过我这样频繁的管教,原因在于每隔一段时间,他的父母便会外出,对他做下的事无力惩戒,对他的悲伤难过也不能及时安慰。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他的父母一次吵架,母亲只身前往南方沿海打工,父亲赌气离家去隔壁的城市工地上干活。等他放学回家,早已人去楼空,他强装镇定等待父母回来,男孩的自尊让他无法落下泪来。他一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十几天,自己学习开火用酱油炒饭,直到延亮到他家找他玩,才发现他孤单一人的事实。

“去我家里,我们住在一起。”

一直过了半个月,他父亲才堪堪想起自己的孩子,将他接了回去,回去的时候向延亮的父母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这么多天。”

然后朝喜娃轻骂了一句。

“你真是好意思,到别人家住这么久。”

除了我们,极少有人能理解他对兄弟的真诚,我自然算不上,他的兄弟大多是他初中时认识的同学,他称呼他们为伙计。即使后来他父母离婚,也看不见他有多么伤心(当然难过还是无可避免的),但当他遭受兄弟们一个个离去和背叛后,整整一个月没有和人说过话。

喜娃刚上初中,便明确表示了对我们这些比他年纪稍小的玩伴的摒弃。我同几个孩童从山上找到一处无人看管的竹林,砍了粗大的竹子削成弓箭,刀剑等物去到他家,向他炫耀自己的杰作,顺便邀请他与我们同玩,不想他正在客厅中央摆弄着什么电子仪器。

“一边玩去,幼稚。我现在要忙着赚钱了。”他随手打发我们。

在我们的好奇追问下,他最终说出自己的秘密。

“你知道赚钱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他神秘兮兮地说。

我们把头摇地像拨浪鼓。

“是收集铜丝。”

“同事?”

他一点即逝,不再言语。当时我尚不明白如何生钱。后来各处打听,才明白铜丝是何物,如何寻找,如何卖到收废品的张瘸子手上。我开始搜集家中大大小小废弃电器的金属部分,我们重新打成一片。他收集到的铜丝总是又大又重,让我们十分羡慕,自以为年纪大一些赚钱能力便会更加出众。喜娃与我们不同的是,他将家中所有不带电的物品全部拆开,才换到手中一团又重又亮的金属,大约卖了三十五块钱,价值远远不及被他毁坏的电器。不仅如此,他翻到废弃的房屋里,将电线电表搜刮一空,他对金钱的渴望不是生来就有,但觉醒地比我们任何一人都要早。我从小父母便不曾在金钱上亏待我,直到我到了大学,开始为生计四处寻找路子,才常常感慨金钱万能。而他小小年纪仿佛就知道了这是终身陪伴他的物件。他赚到的钱全部花在了乡间的破旧网吧里,喜娃几乎一年级就会上网。他玩过的游戏我未曾听闻,我玩过的他如数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短篇情感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