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情感小说

【丹枫】吃闲饭的张香云(小说)

短篇情感小说 | 作者:短篇情感小说 | 更新时间:2019-04-15 21:17: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兽战神混沌剑神天道图书馆儒武争锋篮坛大流氓雷霆之主废土生存守则诗词古韵三寸人间文娱新贵
副标题#e#

  【丹枫】吃闲饭的张香云(小说)

  

张香云终于摆脱了那个付出所有却丝毫体现不了她人生的价值,还被老公全家上下集体嫌弃的所谓家的桎梏,开了家集水果蔬菜店和日杂为一体的综合性小超市,从此摆脱了靠老公养活的全职宝妈的身份。当她忙里忙外把那间小小的店面开起来的时候,看着陈列在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欣慰之情油然而生。与此同时,婚后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眼前。

“你帮我带带老二家的孩子,隔壁老贺家的梅婶说三缺一,让我凑一桌玩几圈麻将!”婆婆丁喜妹不由分说一把把二儿子林全一岁半的儿子林子岳塞到了大儿媳张香云怀里,忙不迭地扭头走出了她那两间七的平房,穿过院子里狭窄的过道,走出大门到隔壁邻居老贺家打麻将去了。

“哎,妈,你让我领子岳,子晴怎么办?”张香云为难地低头看了看扯着自己衣襟不到三岁的女儿林子晴。

“没事的,一块儿带,子晴又不要人抱,让她自己玩,你抱好子岳就可以了,我陪你梅姨玩几圈,赶做饭前就会回来的!”丁喜妹人已经走到大门外,回答张香云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飘忽,听得不太真亮。

“唉……听到了吗?你乖乖的自己玩啊,我还要抱你弟弟子岳,顾不上你!”张香云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孩子哪里听得进大人的话,过了一会儿,屋子里就像被二哈拆过了一样,沙发上的垫子到了地下,铺在屋门口的脚垫扔到了床上,床上的被子、枕头拉了个乱咚咚。林子晴那双穿着运动鞋的脚扑扑踏踏地在被子上弹跳,一边跳一边开心地咯咯笑着。“你下来,快下来,不然一会儿你奶奶回来了给你顿揍就有你好看的啦!”

“不,我就不下来,凭啥子岳可以穿着鞋在床上踏来踏去的行,我就不行!”林子晴任性地继续跳着,嘴里还不依不饶地跟张香云犟着。

“你哪能跟子岳比,他小着呢,你多大了?”眼看着劝不住女儿,张香云为难地解释着。

“我才不管呢,反正子岳能行我也能行!”张香云拿这个调皮捣蛋的女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打从会走路开始就这样,林子晴爬高上低的能耐不输男孩儿,早上从一睁眼就开始动弹,从早到晚手脚不停地忙活,家里成天被林子晴翻得乱七八糟的,前面收拾后面乱。张香云和老公林齐以为女儿得了多动症,结果带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没毛病,这个检查结果让张香云多少有些抓狂。你说男孩儿好动也就算了吧,女孩儿也这样调皮捣蛋真的是件很无奈的事。张香云一直想把林子晴好动的毛病给改过来,不停地督促不停地说,张香云说也说了打也打了,后来把老公林齐搬出来也不管用,林子晴把张香云和林齐的话当做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管你三七二十一,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该作照作。张香云拿林子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久而久之只能听之任之了。

姐姐、姐姐……林子岳一听林子晴叫他的名字,还以为是姐姐叫他一起到床上玩呢,扎着小手想要朝床上扑。张香云把林子岳小小的身子拉回来,林子岳又朝床的方向扭过去,几次三番弄得张香云很无奈,只得把林子岳放在了床上让他跟林子晴一起玩。

这下子好了,床上像是在放大闹天宫的3D片,被两个小家伙搅成了一锅烂粥。张香云担心婆婆回来看到了不高兴,一边不时喊着床上的两个孩子别闹,一边把女儿扔到地上,床上的沙发垫和脚垫拾起来放到原处。

张香云正忙得不亦乐乎,一不留神让林子岳从床上掉了下来,‘哇、哇、哇……’掉在地上的林子岳连惊带下,扯着嗓子一顿嚎叫,脸上的泪水像瓢泼大雨稀里哗啦地洒落。“哦,乖,不怕、不怕……”张香云荒成一团,顾不上收拾屋子,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从地上抱起林子岳哄着。像得了传染一样,林子岳一哭,林子晴也跟着哭。“别哭、别哭,弟弟摔了你又没事,你哭个啥劲儿?”张香云一边哄着怀里的林子岳,一边呵斥着女儿。谁知她越说林子晴哭得越厉害。劝了这个那个哭,正在张香云焦头烂额之际,婆婆丁喜妹一脚踏进门来,看到林子岳哭花了的小脸,丁喜妹二话没说,一把把林子岳从张香云怀里抢过来,一手抱着一手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还不停地问着:“怎么了子岳,哪里不对跟奶奶说!”

“妈,是这样的……”张香云张开嘴想解释,丁喜妹眼尖地看到扭着身子蹬着被子用手背抹眼泪的林子晴,她的肺简直都快气炸了:“你个小作妖,天天都要作,哪天不作出个人命才怪!也不知道是谁惯的!”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谁惯她了,子晴打小就淘你又不是不知道!”丁喜妹这么一说张香云觉得很委屈。

“不就让你带一会儿孩子吗?你看你把孩子带的这叫啥?说你两句你还委屈得不行啦!”丁喜妹不依不饶怼了张香云几句。张香云刚想跟婆婆说道说道,妯娌周海燕下班回来接儿子林子岳回家。推门看到这样一番情景,虽然没说什么,但一脸黑线像是谁欠了她老多钱没还一样。周海燕不高兴地从婆婆丁喜妹怀里接过林子岳,几乎快被丁喜妹哄好的林子岳一看到妈妈来了,小嘴一撅又哭了起来。“妈妈在,不哭不哭啊!”周海燕拍着林子岳的后背,窝在周海燕怀里的林子岳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我不过是出去打了几圈麻将的功夫,你嫂子就把子岳摔到地下了!也不知道她是咋看的孩子!”丁喜妹不说自己打麻将不对,还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张香云一口,就好像张香云是她雇来的保姆。

“嫂子,这就是你不对了!”周海燕可不管是谁对谁错,她觉得谁不吭声谁就是过错方。

“我怎么就不对了?难道我帮你带孩子也带出错了吗?”张香云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周海燕当头扣了个坏分子的帽子,她气得直接怼了周海燕一句。

“你带孩子是没错,可为啥你的孩子好端端的在床上,我的孩子反而掉到地下了呢?”周海燕这么一问问得张香云哑口无言。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看着两个孩子玩得好好的才去收拾屋子的,没想到一转头子岳就掉在了地上!”

“你不会等妈回来再收拾,收拾屋子也不差那一会儿功夫吧!”周海燕白了张香云一眼,又转过头看她怀里的林子岳。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僵持不下,正在这时,大门哐当一声打开,林齐把他那辆运煤的四桥车停在门口,和在门口碰巧遇上的弟弟林全一起走到屋里。

“怎么回事?”林齐感觉到屋里的气氛不好,开口问了一句。

“你说怎么了,问问你的好媳妇啊!”丁喜妹阴阳怪气地回答大儿子。

“你又怎么惹妈生气了?”林齐不满地责怪着张香云。林齐和林全的父亲林实好在他们小小的年纪就得癌症去世了。失去父亲后,两兄弟经母亲丁喜妹含辛茹苦抚养长大,对母亲自然是言听计从,从来不敢随便忤逆。

“两个孩子在床上玩,我收拾屋子时没盯住,子岳从床上掉到地下摔着了。”

“你没说小心点儿,真是的!快去,先帮妈做饭去,看把妈气的!”

林齐支使着张香云去做饭,借以转移母亲的注意力,省得母亲揪住自己的媳妇没完没了。

“妈,香云就这个性子,有时候毛手毛脚的,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张香云一走,林齐赶紧替媳妇说了几句话。

“好吧,今天你们都别走了,小齐让你媳妇多做点儿饭,咱们也好长时间没凑得这么齐了,既然遇上了就索性一起吃个饭吧!”丁喜妹先是留住小儿子一家吃饭,紧跟着又叮嘱了大儿子一句。

至始至终,林全不想把事态扩大化,就没多参言。一顿饭吃完,丁喜妹和周海燕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林齐和林全各自带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各回各家,丁喜妹把院门从里面锁好,回屋睡觉。

事后,林齐给了张香云二百块钱,让她上街给林全的媳妇周海燕和他儿子林子岳买了点儿东西算是赔罪,这件事才算是正式揭过。

类似这样的事又发生过几次,张香云彻底明白过来什么叫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当初林齐娶她之前说的那句“我养你”,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张香云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跟老公林齐商量后决定开一家小店。店铺开张的那一天,张香云有了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喜悦心情。以后会很辛苦,既要带孩子还要操持一家三口的衣食住行,可至少自己不用担心被人看不起,不用再看婆家那些没完没了嫌弃的眼神,她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依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了。  

  #p#副标题#e#【丹枫】吃闲饭的张香云(小说)

  

张香云终于摆脱了那个付出所有却丝毫体现不了她人生的价值,还被老公全家上下集体嫌弃的所谓家的桎梏,开了家集水果蔬菜店和日杂为一体的综合性小超市,从此摆脱了靠老公养活的全职宝妈的身份。当她忙里忙外把那间小小的店面开起来的时候,看着陈列在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欣慰之情油然而生。与此同时,婚后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眼前。

“你帮我带带老二家的孩子,隔壁老贺家的梅婶说三缺一,让我凑一桌玩几圈麻将!”婆婆丁喜妹不由分说一把把二儿子林全一岁半的儿子林子岳塞到了大儿媳张香云怀里,忙不迭地扭头走出了她那两间七的平房,穿过院子里狭窄的过道,走出大门到隔壁邻居老贺家打麻将去了。

“哎,妈,你让我领子岳,子晴怎么办?”张香云为难地低头看了看扯着自己衣襟不到三岁的女儿林子晴。

“没事的,一块儿带,子晴又不要人抱,让她自己玩,你抱好子岳就可以了,我陪你梅姨玩几圈,赶做饭前就会回来的!”丁喜妹人已经走到大门外,回答张香云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飘忽,听得不太真亮。

“唉……听到了吗?你乖乖的自己玩啊,我还要抱你弟弟子岳,顾不上你!”张香云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孩子哪里听得进大人的话,过了一会儿,屋子里就像被二哈拆过了一样,沙发上的垫子到了地下,铺在屋门口的脚垫扔到了床上,床上的被子、枕头拉了个乱咚咚。林子晴那双穿着运动鞋的脚扑扑踏踏地在被子上弹跳,一边跳一边开心地咯咯笑着。“你下来,快下来,不然一会儿你奶奶回来了给你顿揍就有你好看的啦!”

“不,我就不下来,凭啥子岳可以穿着鞋在床上踏来踏去的行,我就不行!”林子晴任性地继续跳着,嘴里还不依不饶地跟张香云犟着。

“你哪能跟子岳比,他小着呢,你多大了?”眼看着劝不住女儿,张香云为难地解释着。

“我才不管呢,反正子岳能行我也能行!”张香云拿这个调皮捣蛋的女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打从会走路开始就这样,林子晴爬高上低的能耐不输男孩儿,早上从一睁眼就开始动弹,从早到晚手脚不停地忙活,家里成天被林子晴翻得乱七八糟的,前面收拾后面乱。张香云和老公林齐以为女儿得了多动症,结果带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没毛病,这个检查结果让张香云多少有些抓狂。你说男孩儿好动也就算了吧,女孩儿也这样调皮捣蛋真的是件很无奈的事。张香云一直想把林子晴好动的毛病给改过来,不停地督促不停地说,张香云说也说了打也打了,后来把老公林齐搬出来也不管用,林子晴把张香云和林齐的话当做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管你三七二十一,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该作照作。张香云拿林子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久而久之只能听之任之了。

姐姐、姐姐……林子岳一听林子晴叫他的名字,还以为是姐姐叫他一起到床上玩呢,扎着小手想要朝床上扑。张香云把林子岳小小的身子拉回来,林子岳又朝床的方向扭过去,几次三番弄得张香云很无奈,只得把林子岳放在了床上让他跟林子晴一起玩。

这下子好了,床上像是在放大闹天宫的3D片,被两个小家伙搅成了一锅烂粥。张香云担心婆婆回来看到了不高兴,一边不时喊着床上的两个孩子别闹,一边把女儿扔到地上,床上的沙发垫和脚垫拾起来放到原处。

张香云正忙得不亦乐乎,一不留神让林子岳从床上掉了下来,‘哇、哇、哇……’掉在地上的林子岳连惊带下,扯着嗓子一顿嚎叫,脸上的泪水像瓢泼大雨稀里哗啦地洒落。“哦,乖,不怕、不怕……”张香云荒成一团,顾不上收拾屋子,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从地上抱起林子岳哄着。像得了传染一样,林子岳一哭,林子晴也跟着哭。“别哭、别哭,弟弟摔了你又没事,你哭个啥劲儿?”张香云一边哄着怀里的林子岳,一边呵斥着女儿。谁知她越说林子晴哭得越厉害。劝了这个那个哭,正在张香云焦头烂额之际,婆婆丁喜妹一脚踏进门来,看到林子岳哭花了的小脸,丁喜妹二话没说,一把把林子岳从张香云怀里抢过来,一手抱着一手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还不停地问着:“怎么了子岳,哪里不对跟奶奶说!”

“妈,是这样的……”张香云张开嘴想解释,丁喜妹眼尖地看到扭着身子蹬着被子用手背抹眼泪的林子晴,她的肺简直都快气炸了:“你个小作妖,天天都要作,哪天不作出个人命才怪!也不知道是谁惯的!”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谁惯她了,子晴打小就淘你又不是不知道!”丁喜妹这么一说张香云觉得很委屈。

“不就让你带一会儿孩子吗?你看你把孩子带的这叫啥?说你两句你还委屈得不行啦!”丁喜妹不依不饶怼了张香云几句。张香云刚想跟婆婆说道说道,妯娌周海燕下班回来接儿子林子岳回家。推门看到这样一番情景,虽然没说什么,但一脸黑线像是谁欠了她老多钱没还一样。周海燕不高兴地从婆婆丁喜妹怀里接过林子岳,几乎快被丁喜妹哄好的林子岳一看到妈妈来了,小嘴一撅又哭了起来。“妈妈在,不哭不哭啊!”周海燕拍着林子岳的后背,窝在周海燕怀里的林子岳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我不过是出去打了几圈麻将的功夫,你嫂子就把子岳摔到地下了!也不知道她是咋看的孩子!”丁喜妹不说自己打麻将不对,还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张香云一口,就好像张香云是她雇来的保姆。

“嫂子,这就是你不对了!”周海燕可不管是谁对谁错,她觉得谁不吭声谁就是过错方。

“我怎么就不对了?难道我帮你带孩子也带出错了吗?”张香云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周海燕当头扣了个坏分子的帽子,她气得直接怼了周海燕一句。

“你带孩子是没错,可为啥你的孩子好端端的在床上,我的孩子反而掉到地下了呢?”周海燕这么一问问得张香云哑口无言。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看着两个孩子玩得好好的才去收拾屋子的,没想到一转头子岳就掉在了地上!”

“你不会等妈回来再收拾,收拾屋子也不差那一会儿功夫吧!”周海燕白了张香云一眼,又转过头看她怀里的林子岳。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僵持不下,正在这时,大门哐当一声打开,林齐把他那辆运煤的四桥车停在门口,和在门口碰巧遇上的弟弟林全一起走到屋里。

“怎么回事?”林齐感觉到屋里的气氛不好,开口问了一句。

“你说怎么了,问问你的好媳妇啊!”丁喜妹阴阳怪气地回答大儿子。

“你又怎么惹妈生气了?”林齐不满地责怪着张香云。林齐和林全的父亲林实好在他们小小的年纪就得癌症去世了。失去父亲后,两兄弟经母亲丁喜妹含辛茹苦抚养长大,对母亲自然是言听计从,从来不敢随便忤逆。

“两个孩子在床上玩,我收拾屋子时没盯住,子岳从床上掉到地下摔着了。”

“你没说小心点儿,真是的!快去,先帮妈做饭去,看把妈气的!”

林齐支使着张香云去做饭,借以转移母亲的注意力,省得母亲揪住自己的媳妇没完没了。

“妈,香云就这个性子,有时候毛手毛脚的,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张香云一走,林齐赶紧替媳妇说了几句话。

“好吧,今天你们都别走了,小齐让你媳妇多做点儿饭,咱们也好长时间没凑得这么齐了,既然遇上了就索性一起吃个饭吧!”丁喜妹先是留住小儿子一家吃饭,紧跟着又叮嘱了大儿子一句。

至始至终,林全不想把事态扩大化,就没多参言。一顿饭吃完,丁喜妹和周海燕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林齐和林全各自带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各回各家,丁喜妹把院门从里面锁好,回屋睡觉。

事后,林齐给了张香云二百块钱,让她上街给林全的媳妇周海燕和他儿子林子岳买了点儿东西算是赔罪,这件事才算是正式揭过。

类似这样的事又发生过几次,张香云彻底明白过来什么叫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当初林齐娶她之前说的那句“我养你”,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张香云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跟老公林齐商量后决定开一家小店。店铺开张的那一天,张香云有了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喜悦心情。以后会很辛苦,既要带孩子还要操持一家三口的衣食住行,可至少自己不用担心被人看不起,不用再看婆家那些没完没了嫌弃的眼神,她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依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了。  
短篇情感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