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短篇情感小说

【晓荷·四季的故事】意外(小说)

短篇情感小说 | 作者:短篇情感小说 | 更新时间:2018-02-13 15:51: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逆天邪神修真聊天群全球高武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牧神记我的尤物总裁老婆狂暴仙医元尊
副标题#e#

  



下班了,郭鑫走出办公室,转身准备锁门,突然被李主任叫住了:“小郭,你来一下。”

郭鑫急忙回头问:“你好,主任,有事吗?”

“我马上在红玫瑰餐厅有一个宴会,你去帮我买一瓶酒。“主任说。

郭鑫不好意思地说:“李主任,红玫瑰餐厅不是不允许自带酒吗?”

李主任说:“那是以前,他们生意最红火的时刻有那样的霸王条例,现在不一样了,生意不景气,让带酒水了。”

“行,我去看看,不知道买什么酒合适啊?”郭鑫问。

“茅台,看好了,别买住假货了。”

郭鑫有点为难地说:“买酒我是外行啊,现在以次充好的酒多了,我分辨不出来啊,买错了,到时间我赔都赔不起吆。”

李主任有点不高兴地说:“看你聪明鼻子聪明眼的,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啊,以后还怎么担当大任啊。扫码,拿出手机一扫那个二维码不是就知道了吗?快去。”

“好。”郭鑫答应着。刚刚走了几步,她想起自己囊中羞涩,正想问怎么付款,李主任又喊住了她,说:“安心工作,你在办公室工作能力很强,大家对你印象不错,口碑很好,今年我想给你争取一个先进工作者名额。”

郭鑫听了主任的话,立刻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不好意思再问钱的事情了,说:“谢谢主任鼓励,我一定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过……”

李主任看着郭鑫清纯,冒着傻气的样子,同时也觉察到了她心里的一点点疑惑,说:“不过什么?”

郭鑫看着李主任说:“我来这里时间不长,还是把先进名额让给那些老员工吧。”

李主任显得很自信,说:“我是办公室主任,谁好谁不好,领导心里很清楚,你每天早上班晚下班,每次交给你的任务不管多么繁重,你都欣然接受,并且提前完成,像你这样任劳任怨,乐于奉献,完成任务出色的女孩子理所当然的是先进了。”

郭鑫还想说什么,主任已经钻进了小汽车,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主任是局里的能人,做事雷厉风行,敢作敢为,她很少表扬别人,也很少说别人的不是。今天,她能对自己说这么多话已经非常破例了,郭鑫感到全身暖暖的,心里甜甜的。可是,心里仍然在不停地敲着边鼓,觉得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般的忐忑不安,郭鑫性格内向,做事沉稳,心里有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拼搏劲,却因为不善交际,为人处世方面明明自己毫无差错,经常心里却有一种负罪感。从小到大,她个子虽然不是太高,却也不是太低,遇到学校重大活动或者放学排队,从来不喜欢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偶然一次站在了最前排,她就觉得两脚走路都会不规则,全身上下都不舒服。办公室里面四个人,她是最年轻的一个,每次大家议论纷纷,她不是笑眯眯地看,就是一言不发的听,这和那个言辞激烈,外向型的王小乐相比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主任肥胖,走路模样有点蹒跚,王小乐经常取笑她,甚至在她后面悄悄地学着主任的鸭步行走,那次,万万没想到主任突然回头看到了,狠狠地骂了她一顿。郭鑫可以看出来,李主任虽然表面上对谁都笑脸盈盈,其实内心里对王小乐有几分厌恶……郭鑫想着心事,不知不觉走过了名烟名酒超市五十多米了,她自嘲地笑了笑,回过头又向超市走去。

  



名烟名酒专卖店里,高高的货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高中档烟酒,郭鑫刚刚进门,胖阿姨就走过来:“丫头,你需要什么?”

郭鑫看着老板笑眯眯的样子还以为遇到了熟人,腼腆的一笑:“阿姨,我想买一瓶飞天茅台酒,53度的。”

胖阿姨指了指货架说:“可以啊,那上面多的都是,你随便拿吧。”

“阿姨,这一千四是一瓶还是两瓶呀?”郭鑫看了好久,小心翼翼地问。

“一瓶,现在的价格还调低了,以前还一千五六百呢。不过,我们一般都是两瓶两瓶的卖。”

“怎么那么贵啊,我没有带那么多钱。能不能少点,我是替别人买的。买一瓶可以吗?”郭鑫难为情地说。

胖阿姨看了看郭鑫:“行啊,看你这丫头也是第一次买这样高档的酒吧?”

郭鑫眼睛盯着茅台酒,说:“是啊,要不是我们主任让我买,我才不会买这样的酒呢,金子一样的贵。”

胖阿姨伸出大拇指比划着说:“最低给你进价,我一毛钱不赚。”

郭鑫看懂了,说:“一千可以不?整数好算账。”

胖阿姨说:“不行,我们这里本来是不还价的,看你年轻,又是替别人办事,就破例卖一瓶给你,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亏本钱了。”

“啊,一千一啊,我一个月工资还不到一千五呢。”

胖啊姨说:“要就是这个价了,不要也没关系。”

“那我钱也不够,可不可以刷卡?”郭鑫担心主任等着急了自己会挨批评,想尽快完成这个任务。

“可以,刷卡没问题。”

郭鑫谨慎地说:“阿姨,这个该不会是假酒吧?”

胖阿姨眉毛一扬:“说啥话呢,我们的招牌就是名烟名酒,你可以用二维码扫描盒子上面的标记,假一赔十。”

胖阿姨拿着包装好的酒,指着上面的二维码让郭鑫看,补充说:“这假酒现在是没有市场的,工商局打假办走马灯似的检查,查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十万八万的罚款不说,还要吊销执照。再说,你们年轻人都懂得,假酒这个二维码不会出来信息,你现在就可以扫扫,也可以打那个电话号码到厂家证实。”

“好,我不懂得那么多,是真的就行,不是我们自己买东西,是给我们领导办事,说啥不能出错。”郭鑫掏出银行卡递过去,“刷吧。”

“要发票吗?”

“主任没有说,如果需要再来开可以吧?”

“没问题,只要你们能报销,开多一点都行。”

“你收多少就开多少,实事求是。”

郭鑫刷完了卡,提着酒走出了超市的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左顾右盼看了看,担心别人看到了,缓缓地向红玫瑰酒店走去。心里想:妈呀,咱辛辛苦苦一个月工资只能买一瓶多酒啊,现在的人怎么那么有钱啊。

  



郭鑫提着酒出了超市门,她担心酒出事情,紧紧的将它抱在怀里,正准备过马路,突然看到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拄着拐杖往前走。十字路口车水马龙,汽笛嘶鸣,老婆婆手忙脚乱,一下子摔倒在地,顷刻间,汽笛声,发动机的轰鸣声。汽车喇叭声以及一些驾驶员的谩骂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多的车辆堵在那里成一条长龙,一双双眼睛盯着,老婆婆在地上挣扎,几次想起身,可能因为体力不及甚至是摔坏了哪里等原因没能起来,一分钟多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有人拨打了120。郭鑫急忙走上前,将酒放下,问询:“奶奶,你怎么样啊?能起来吗?”

老婆婆头脑清醒,看到了郭鑫,像看到了救星,喊:“闺女,快来扶我一把,我还有事情要办呢。”

“奶奶,还有什么事情要办啊,你摔伤了没有?我先扶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吧。”

“我身体好,骨头硬,不会有问题,我的身体我知道。”说着话,老婆婆又欠身想起来,仍然未能如愿。

郭鑫将老婆婆扶着站了起来,她拿起拐杖,转了一个圈,说:“看,没事。”

郭鑫笑了起来,说:“奶奶好福气,身体挺好的。”

老奶奶咧着没有了门牙的嘴巴说:“68喽,不行了。”

郭鑫正要再问什么,救护车鸣叫着由远而近。几个医务人员拿着担架跑过来问:“就是她吗?怎么样?”

郭鑫说:“好像问题不大。”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医生严肃地盯着郭鑫说:“什么叫好像问题不大啊,你惹了祸还想推脱责任吗?”

“我……我没有惹祸呀。”郭鑫话还没有身完,医生大声说:“一目了然的事情,不是你难道是我吗?”

老婆婆说:“没事,我不去医院。”

医生说:“那不行,我们120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既然已经有人报警了,那就必须到医院检查一下,确认没有问题以后再离开。”

交警也赶了过来,劝说老婆婆说:“快上车吧,检查了再说。”

老奶奶固执己见:“我不去,我还有事情呢。”

说话时,老奶奶浑身发抖,医生说:“肯定摔坏了哪里了,脑子有问题,你看这说话都不利索了。”

小护士不耐烦了,催促:“走吧,走吧,别耽误了,交通堵塞,大家都急着回家呢。”

老婆婆被护士医生扶上了担架,郭鑫想起自己的酒,当她再次将那瓶茅台酒捧在怀里时,抬腿就要离开,刚走出去几步,医生喊起来:“丫头,你还在磨蹭什么啊,快上车。”

“我上车干什么?”

“哎,你这丫头说的,你把老奶奶撞了,你不到医院去给人家检查吗?”

郭鑫一听这话更加紧张起来,说:“我……我……我没有撞谁,我是救人的。”

郭鑫转身就要离开,交警和医生拦住了她的去路:“没有撞人你紧张啥?没有撞人你跑啥跑?走。”

郭鑫被两个人一左一右拉着胳膊上了车,救护车鸣叫着向医院方向驰去。长龙似的汽车缓缓地移动着。

  



李主任要见的是一个海归的老同学任智,他在美国是医学博士,心脑外科顶级专家。可是,她不知道任智这次回国是准备在国内发展还是计划再到国外去继续自己的学业。

李主任心气高,平常都是别人请她,之所以对任智这样高规格的接待,一个是出于对老同学之间的情谊,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的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也许能借任智的东风,出国深造也未尝不可。工作压力大,枯燥乏味,她想逃离,换换环境。

高中时,任智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任智学习成绩好,人品也好,爽朗的笑声里透着男子汉的豪迈,李主任最喜欢看他凝眉思索时那种深沉的样子,看起来仿佛喝了蜜一般的甜。

李主任正思索,一个熟悉的男高音传来:“在哪里?”

李主任站在门前,伸出手,任智还是那样热情,两双手握在一起,李主任感到十万伏的高压袭来般的酸麻,还是任智反客为主,打破这样的局面说:“我们房间里面坐吧,老同学。”

一个年轻的服务员走过来,说:“可以上菜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

一盘盘冷盘热菜端上来,任智诧异地问:“老同学,还有什么贵客吗?”

李主任微微一笑说:“没有其他人,就我们两个。”

“啊!”任智感到不可思议,说,“我们都是熟人熟识了,何必这样破费干什么啊?你发财了吗?”

李主任看着任智说:“破费吗?我们差不多快十年没有见面了。”

说着话,李主任双颊绯红,不由自主的向任智看去,刚好和任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她急忙侧过脸去,看着窗外。外面阳光明媚,就是没有看到郭鑫的影子。

服务员走过来问:“请问二位,要酒吗?”

李主任说:“不用了,我们有酒。”

任智说:“既然是我们老同学聚会就不要这样客气了,不喝酒了吧。”

李主任有点不耐烦了,说:“我早让我们单位的郭鑫去买了,可是,就这么不到一公里的路,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来啊。”

“谁呀?”任智问。

李主任说:“我们办公室的一个丫头,这样一点小事情也办不好。”

任智安慰李主任:“小丫头贪玩,不来就不来,随便吃点饭就可以了。”

李主任显然生气了,说:“现在的人真是,给她一个笑脸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么小的事情都办不好啊,将来还会有什么作为?”

“别着急,也许真的有事情了。”

“能有什么事情,我是他的顶头上司,看我不收拾她才怪呢。服务员!”

“在,”一个苗条的女孩子袅袅婷婷走过来,问,“还需要什么?”

“来一瓶茅台酒。”

“好,一千六。”

“好贵呀。”

“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任智急忙阻止:“不喝酒了,我们随便吃点饭就可以了。”

李主任的牛脾气又上来了,说:“不行,你万里迢迢回到祖国,一定要来点酒助助兴才行。”

“那就来瓶红酒可以了。”任智说。

李主任兴致勃勃地说:“那年同学毕业聚会,我记得你喝得挺多了啊。”

“啊,这么多年了,亏你还记得啊。”

“见证你一个通关扫倒了一大片的传奇,我怎么会不记得。”

“哈哈,”任智爽朗地笑了起来。

李主任拿起酒正要打开,郭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将酒放到桌子上,李主任问:“怎么了?”

“出……出……出事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郭鑫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说:“一个老婆婆跌倒了,我去扶,结果人家说是我撞的……”

任智接过话头,说:“还有这样的事?严重吗?”

“老婆婆说没问题,医生却说必须检查,我是悄悄地跑来送酒的。”

李主任觉得蹊跷,说:“要不你先去吧,我们吃过饭也去看看。”

“好。”郭鑫答应一声跑了出去。

看着郭鑫匆匆远去的背影,任智突然想起电话里面告诉外婆马上到家的事情,他心里牵挂着外婆,就想向李主任告别,可是,碍于李主任的热情,他表面上安静,心里却像有小鹿般的跳跃着,恨不得三脚两步回到外婆身边。  

  #p#副标题#e#

  



局办公室里,王小乐今天来得最早,她看到了其他两位同事到齐了,郭鑫还没有到来,感觉时机很好,就招呼大家:“同志们,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一个新闻。”

李建新瞪了一眼王小乐说:“乐姐,你总是喜欢小题大做,你这个微信传导员今天又发现什么新闻了?”

王小乐煞有介事地说:“你们猜猜,我会说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新闻?”

刘静说:“你还能有什么新意啊,不是老张家两口子在闹离婚,就是隔壁邻居游手好闲还拿着高额低保,咱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我们是行政事业单位,每个人的生活要有自己的高度,别总是婆婆妈妈的了。”

王小乐指着刘静的鼻子说:“这次可不是谁家公鸡下蛋了,是关于你们年底评先奖优如何战胜对手的事情。”

李建新高兴起来,翘起大拇指说:“乐乐真了不起,这样的内部新闻你也能挖出来,不得了。”

“什么我挖出来,是我运气好,无意间听到的好不好。”

刘静说:“怎么能行新闻都会和你有缘啊,我们咋听不到那些新闻啊。”

王小乐自豪地说:“要不咋说你是个书呆子呢,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只知道读书,还想着发表纸媒,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发现,什么是高尚。”

刘静一听王小乐的话就有点不耐烦了,说:“有屁就放,有话就说,要不然等下郭鑫和李主任来了咱们又要挨扣了。”

李建新说:“郭鑫那丫头不错,业务精通,不传言送语,有真才实学……”

王小乐一听,忍不住打断了李建新的话头,说:“我要说的正是这个郭鑫,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今年我们办公室的先进工作者非她莫属。”

刘静哈哈大笑起来说:“你这叫马后炮,还新闻呢。郭鑫能评先进一点都不意外。”

“那她还给主任送茅台酒呢,这是什么行为?是什么道德品质?”王小乐有点生气了。她就看不惯这个来办公室晚,还比自己高高在上的小丫头片子。

李建新说:“啊,有这样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诽谤可是一样犯罪的吆。”

王小乐一听李建新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说:“昨天我上卫生间,刚刚要出来,李主任和郭鑫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的。是一瓶53度茅台酒。”

“真的?”李建新和刘静异口同声说。

“如假包换。如果不看在咱们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我真的会到纪检委检举揭发。”

刘静说:“这样的话题非常敏感,我们没有真凭实据可不能兴风做浪,到时间,打不住狐狸还惹一身骚。”

王小乐生气了,说:“她郭鑫有什么,不就是年轻点,拿一个研究生学历吗?怎么了?现在咱没有那样的学历,可是,社会上有这样学历的人多如牛毛。”

刘静知道王小乐生气了,她知道这样讨论下去不但有伤和气,而且会对以后工作开展更加不利,急忙劝说:“好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别引火烧身了。”

  



医院里,老婆婆被医生簇拥着进行了脑心电图等项目检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老婆婆叫着:“我要走了,我的外孙子还在车站等我呢。”

中年女医生刘蓓蓓有些生气地说:“你这老婆婆真是不知道好好歹啊,我们是对你负责,现在不检查,等到你回家了,万一再发现问题就晚了。”

刘蓓蓓是主治医生兼任着医院的常务院长,她对工作特别的负责任,像这样面向社会的敏感问题她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误给医院造成损失,更不希望引起来自社会的舆论造成负面影响,她内心里更希望借助老婆婆被撞这件事情向全社会证明本医院医者仁心的事实。

“我没有事,不要再检查了。”老婆婆很着急,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虽然没有任何敌意,可是老这样纠缠让她感到无奈,她好想尽快见到外孙,本来想到车站去接他一程,没有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郭鑫站在那里,被一个小护士看守着,生怕她逃逸了似的。她一次次被催着去交费,郭鑫都重复着那句话:“我没有撞人,也没有钱交。”

小护士看着郭鑫抱着的茅台酒说:“你说没有钱谁信,没有钱能买这样贵重的酒吗?你这样顽固下去是没有用的,结果只能是对你更加不利。”

郭鑫辩解着:“我已经说了多少次了,我是替别人买的,人家还在餐厅里面等着我呢。”

小护士说:“你让她来呀,让她替你交钱不是就行了吗?骗人都不会。”

“我即没有撞人,也没有钱交,按照你这样说更不会交一分钱,不相信你报警,让警察调监控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没有撞人,难道是我撞的吗?难道是老婆婆自己躺到那里玩的吗?实事面前你还抵赖?”

郭鑫说:“我也没有说是你撞的,你也没有看到是我撞的人呀。我再次告诉你,我必须要离开,将酒送去,人家还在餐厅等着我呢。”

小护士说:“那不行,你打电话让她来拿吧。”

“我没有带电话,也不能让人家来取。”

“那你就老老实实呆着,总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有人会治住你的。”

“我上厕所去。”郭鑫担心主任等得太久,她心里着急,想办法脱身。

小护士紧紧地跟着,看着她进了厕所,才放心了几分。

郭鑫躲在厕所门里面,眼睛盯着小护士,趁她低头看手机,放松警惕的机会,郭鑫悄悄地走了出来,慢慢的脱离了小护士的视线后,她拼命地向红玫瑰餐厅跑去。

  



小护士一遍遍向厕所看,毫无动静,她觉得有诈,来到厕所门口大声喊:“小姐,完了没有,能不能快点啊,你拉井绳啊,厕所里香吗?”

喊了几次,仍然不见动静,她伸手一推,见门没有锁,一大步跨进去,看了看没有任何影子才知道自己被郭鑫骗了。她大声喊着:“跑了,跑了。撞人的人跑了。”

刘蓓蓓听到喊声,知道事情不妙,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护士,说:“真没有用,一个女孩子也看不好。”

“她肯定觉得事情严重,拼命逃跑的,我们快报警吧。”护士说。

“报警也解决不了问题,可是,不报警会给我们的工作造成更大的被动,报吧。”

护士拨完了报警电话,惶惶不安坐在那里,刘蓓蓓说:“我可把看护老婆婆的任务再次交给你,如果再出什么差错,你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办吧。”

护士说:“那老婆婆肯定脑子摔坏了,这样的情况,一般都会说多么多么的严重,恨不得全身检查几个遍,哪有这样自己说自己没问题的呀?”

刘蓓蓓说:“你别操那些不咸不淡的心了,这次一定要看好了。老婆婆如果再悄无声息出走了,全部检查的费用都是你的,还要扣你两个月奖金。”

小护士白净的脸庞涨得绯红,说:“我……我……”

“我什么我,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可不是件小事情,是常务院长交给你的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我想建议再加一个护士,我这几天……不能不上厕所吧。”小护士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刘蓓蓓爽快地说:“我明白了,现在是病人住院高峰期,人员紧张。你先坚持坚持吧。”

  



郭鑫跑出了餐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仍然选择跑向医院,一方面她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孰是孰非,她心里最清楚,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那老婆婆根本不是自己撞的,而是自己想帮助她一把才引起的误会,更担心自己如果真的背上一个肇事逃逸罪,那可是一生一世都无法洗净的污点,不但前途泡了汤,饭碗也会因此丢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郭鑫担心那老婆婆是否会因为自己的不辞而别产生更多的误会,她脑海里一直出现着老婆婆那双孤独且伤感的表情。

郭鑫的爸爸妈妈在遥远的农村,都是淳朴善良的农民。他们希望郭鑫能给弟弟带一个好头,能出人头地,虽然工资不高,待遇不是很好,爸爸妈妈乐此不疲,沾沾自喜,在村子里面走路胸脯也挺得高高的。郭鑫被左邻右舍夸赞时,他们总是高兴的合不拢嘴,觉得女儿有出息。郭鑫天性善良,从不骂人,更不打架,她无论走到哪里,都给人一种踏实可信感,她觉得每个人做什么事情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否则一定会一生一世踹踹不安。

她一边跑着,一边想着自己的命运,怎么这样的曲折啊。大学毕业,凭着她优异的学习成绩,完全可以争取留校,教务处主任已经找她谈话了,结果却阴差阳错考到这个地区级城市的行政办公室里上了班。虽然说主任对自己还算很好,可是,办公室的工作枯燥,乏味。她特别不想看王小乐那双挑剔,不怀好意、充满敌意的眼睛,仿佛自己会夺了主任对她的三千宠爱似的不友好。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中,她思来想去还是主任比较友好,刘静的正义感,也时常温暖在心里,她一直对主任有一种感恩之心,因此,主任指哪她打哪,从来不打任何折扣,如果不是这样,如果不替主任买酒……唉,郭鑫不由自主地叹息一声。

郭鑫在医院大门口迟疑了大约十分钟,她仍然决定去看看老婆婆到底怎么样,她已经做好了赔偿的思想准备,如果她真的摔伤,至少自己可以抽时间照顾她,也算自己尽心了。

郭鑫刚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老婆婆在喊:“让我走,让我走,我还有事情呢。”

刘蓓蓓说:“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问清楚你就走,可以吗?”

两个穿制服的警察进门就问:“怎么回事?”

刘蓓蓓说:“老婆婆在街上被人撞倒了,有人报警了,我们将她接来检查了,结果,撞人的人女孩子缺德,跑了,老婆婆竟然还替那个跑掉的人说话,你说这事闹的。”

警察问老婆婆:“奶奶,我说话你能听到吗?”

“能,我听的很清楚。”老婆婆吐字清晰,思维清楚。

警察问:“是你自己摔倒的还是那个女孩子撞倒你的?”

老婆婆说:“我自己摔倒的,汽车喇叭一响我有点紧张,那女孩子帮助了我。”

“既然不是她撞人了,那她为什么跑掉了?这肯定有问题啊,你要搞清楚,我们是在帮你。”

郭鑫听着听着再也忍不住,大胆走上前,说:“我没有逃跑,我还在这里。”

警察看看郭鑫,问:“你就是那个肇事者吗?你确定老婆婆不是你撞的吗?”

“我是你们说的那个女孩子,可是我确定老婆婆不是我撞的。”

“那你为什么要逃跑这么长时间?”

“我是去送东西,不是逃跑。”

“你把东西送哪里了?有人证明吗?”

“当然有了。”

“既然逃跑了,为什么还回来?”

郭鑫觉得这警察奇怪,她再次重复回答:“我没有逃跑,回来是担心老婆婆的安危,也证明我的清白。”

老婆婆走过去拉住郭鑫的手,说:“谢谢你呀,闺女,我看你就是一个好人,我给你惹麻烦了。”

警察一看这样的架势就说:“行了,如果没有问题你就回家去吧。”

刘蓓蓓说:“那这检查费……”

警察掏出几百元递过去,说:“我身上就这些,如果不够,回头你到派出所找我要。”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样过去。”不远处,一个男中音传来,大家不约而同看去,一个陌生的男人由远而近走过来。

  



来人正是任智,他在餐厅里面想起外婆还在家等着自己,和李主任喝了几杯酒就匆匆忙忙赶回了家。不料,家里空空然。他心里紧张起来,一路问询着,一路寻找,一直找到了医院里面。听说有一个老婆婆被撞了,他立即前来察看,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婆婆真的是外婆,那个所谓撞人的人竟然是郭鑫。

任智的父亲早逝,妈妈再嫁,他是外婆一手养大的,自然对外婆的情感非常深,看到外婆安然无恙,心里踏实了许多。他站在旁边听,终于听明白了,郭鑫见义勇为被误解,却又掏不起医疗费,警察明知道是一场误会又没有明说,只好自己掏腰包息事宁人。任智感动这些好心人的良苦用心,又不希望大家背着包袱工作。

刘蓓蓓看着任智,惊喜地说:“老同学,我们等你很久了。”

任智说:“谢谢你的关心,先把钱还给警察同志,让他们忙去吧,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你……”刘蓓蓓指着任智。任智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警察感到意外的接过钱,平常接手的案子,无论是碰瓷的还是当事人,都是生方设法多要钱,今天怎么给钱都不要?任智看着警察疑惑的眼神,说:“谢谢警察同志,还是咱们国家的社会制度好,警察能自己为当事人花钱,确实难能可贵啊。”

警察走远了,任智走过去握住外婆的手:“外婆,对不起,我来晚了。”

外婆看着任智,笑起来,说:“哎呦,你小子,几年不见,如果是走在大街上我还真不敢认你了呢。”

任智张开双臂,将外婆紧紧地抱在怀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说:“对不起,外婆,都是孙子不好,让你受苦了。”

接着,他向郭鑫表示感谢:“你就是给李主任送酒那个女孩子吧,我一定向李主任表达我的谢意,感谢你对我外婆的照顾。”

郭鑫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一直被误解和监视,这是人生第一次遇到的尴尬,心里感到委屈万分,却表现得很坚强,听了这些温暖的话,心里一下子觉得心酸起来,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滚落而下。

任智对郭鑫说:“你回家吧,改天我一定登门致谢,李主任那里我去和她解释,今天的事情纯属误会。”

郭鑫点了点头走远了,任智掏出一沓人民币递给刘蓓蓓:“你先把住院费交了,我送外婆回家,其他事情咱们再联系吧。”

刘蓓蓓说:“你确定外婆没问题吗?年龄大的人摔了跤,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吆”

“没问题。有问题我也不会给医院添麻烦,我是心脑外科博士,我会处理好的。咱们作为医生不能昧着良心做事,让做好事的人受委屈,让人家赔钱天理不容啊。要想让人心都变得善良起来,医务工作人员必须丁是丁卯是卯,更不能让责任约束了自己,什么事情都希望将自己置身事外,那样会是非混淆的……”任智诚恳地说。

任智的一番话说得刘蓓蓓面红耳赤,其实她的内心里很清楚郭鑫没有错,可是,担心老婆婆万一有了严重的后果,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向社会解释。自己作为医务人员没有办法解决,只好违心的委屈了郭鑫。

任智搀着外婆慢慢的向医院大门口走去,刘蓓蓓突然想起了什么追上去说:“老同学,你应聘我们医院脑外科专家的事情……”

任智说:“容我再考虑考虑。”

“好,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好。”

任智扶着外婆到了大门口,郭鑫等在那里。任智说:“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呀。”

郭鑫很感动任智为自己“开脱”,说:“谢谢你,我是想亲自送婆婆回家的。”

老婆婆大声说:“闺女,我没事,你放心吧。”

郭鑫挽着老婆婆的胳膊,几个人默默地向前走去。

  



那天,郭鑫刚刚进办公室,李主任告诉她:“郭鑫,快跟我走。”

郭鑫还有一份材料要赶写出来,她面露难色说:“我不去了,李主任,我要赶写那份材料。”

李主任说:“一份材料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嘛,回来再写,不耽误事。”

“到底什么事情啊?”郭鑫还是有点不情愿。

李主任郑重其事地说:“你上次帮助老婆婆的事情被误会的事电视台记者披露以后,你被团委评为模范市民了,刚刚打电话让我通知你去领奖。”

“啊,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小乐听到了这个消息,问:“主任,谁评上了模范市民啊?”

李主任拉着郭鑫往外走,说:“郭鑫。”

王小乐愤愤不平说:“怎么什么好事情都离不开她呀。”

刘静接着说:“心有多大世界才有多大,只要你去掉那些狭隘的毛病,好事情迟早也会属于你的。”

办公室里一片沉默,一个上午过去了,王小乐再没有叽叽喳喳的说话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系偶然。)

  

#p#副标题#e#
短篇情感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