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刘备的日常

1.266 惊悉隐秘

刘备的日常 | 作者:熏香如风 | 更新时间:2020-05-23 00:27: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来逆天邪神我的贴身校花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黎明之剑轮回乐园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美食供应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稍后再看。

  -------------

  北宫玉堂前殿。

  “左中郎将?”

  吕布闻声止步:“你是何人?”

  “奴婢吴伉,特来传语。”便有一小黄门,掩人耳目,低声答曰。

  “为何人传语?”吕布又问。

  “乃为王太仆。”

  “不见。”时至今日,吕布还有何颜面,再见王允。

  以己度人,刘备自无从反驳。

  然事关安素,断不可掉以轻心。

  刘备转而言道:“朝堂之变,牵连甚广。贵人力所不能及也。”

  安素答曰:“妾,此去洛阳,不为朝政。只为对问当面,了却心中疑惑。”言下之意,此去乃为私事。

  刘备本欲再劝。话将出口,乎心生波澜。阿斗之母甘夫人,名传当世。然安素真名,尚未出也。换言之,董卓之变,或是命中注定,不可更改。

  此去洛阳,乃安素化茧成蝶,浴火新生之契机。终将得偿真名。

  少时三墩,今日刘备。少时公孙岚烟,今日公孙长姐。少时七婢,今日七妃。

  “父前子名,君前臣名。”

  名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安素真名为何,唯刘备心知肚明。

  “如此,也罢。”虽明知此去危机重重。稍有不慎,薄命红颜。然刘备亦不好横加阻拦:“当遣观天(阁)美人同往。”

  “何人同往。”士贵人问道。

  “冥蝶骆晹、幽姬卢暒。”刘备已有定计:“此去少不了暗中行事。二人深谙此道,当有大用。”

  “遵命。”安素并无异议。

  “临行前,且去披香殿,寻中书令织造行装,已备万全。”刘备又道。

  “喏。”夫君珍爱,诸贵人感同身受。

  事不宜迟。由飞阁入灵辉殿,升七重琉璃顶阁。寻来骆晹、卢暒,三人结伴入南宫披香殿。

  南宫仅此一殿。自立少府,周遭机构不断增筑、扩建。少府所辖众多署寺,皆次第有序,环抱左右。

  披香一重大殿,为女官治政之所,类后世办事大厅。二重殿,为各署寺长吏官治。三重、四重,或陈文书集簿、或列各式造物,皆有其用。

  “见过贵人、美人。”中书令赵娥先礼。

  “见过中书令。”安素领二人回礼。

  “主公已遣人告知详情。”赵娥言道:“且随我来。”

  “请。”

  凡宫殿,皆设内部独立楼梯。自成一系,上下便利。不与外梯相接。众人移步二重殿。长廊两侧署寺,窗明几净,整齐划一。

  沿廊道一路行来,共入尚方署。属官有尚方令、丞。秩六百石。职掌制造兵器及宫内器用。今汉分置中、左、右三尚方。

  鼎鼎大名,尚方宝剑,便出此署。

  三尚方分掌,兵器、用器(含养器,即:饮食器)、礼器。

  《周礼·夏官司马》:“司兵,掌五兵、五盾,各辨其物与其等。”注云:“戈、殳、戟、酋矛、夷矛。”

  《礼记·王制》:“用器不中度,不粥於市。”注曰:“用器,弓矢、耒耜、饮食器也。”

  礼器,即宗庙之器。细分生器(祭器)并明器(殉葬器)。

  “凡家造,祭器为先,牺赋为次,养器为后”。如此,亦知三丞尊卑。

  三丞皆出墨门。乃女墨中佼佼者。

  “敢问贵人,并二位美人,欲造何器?”尚方中丞问道。

  “我等皆有图卷,一观便知。”卢暒、骆晹,遂取师门图卷。绢上所绘,长短兵器,皆为女刺客量身打造。先前,卢暒陪许师钟瑷,登大震关首云霞殿。欲行刺蓟王。反被骆晹生擒。随身搜出诸多暗器,皆为图卷所绘。蓟国技艺,远非天师道可比。重新锻造,自当无往不利。

  “贵人可有图卷?”中丞又问。

  “机关袖箭便可。”安素言道。

  “如此,三日后可取。”

  “多谢。”

  “不敢。”

  出尚方署,再入考工署。考工规模甚巨,有各式作坊若干,属吏多名。另有东织、西织二令,成帝和平元年(前28年)省东织,更名西织为织室。蓟王立少府时,将织室令独立。

  考工署内,能工巧匠汇聚。因皆是女官,故亦多出墨门。蓟人称“女墨”。

  诸如琉璃罩、夜行衣,软鳞甲、潜水服,飞仙索、鸾铩翼,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便是见多识广如安素,亦不禁瞠目。许多造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不知其用。少府造器,大有玄机。

  中书令赵娥,为众人解惑:“署中诸器,多为函园姬并云霞卫武备。且因人而异,各用奇效。今为贵人并二位美人所用,主公全护之心,足见一斑。”

  “南宫距灵辉殿,不出半里。我等,竟不知有此奇物。”卢暒亦慨叹。

  “此中奇物,集蓟技之大成。可谓不惜工本。”赵娥必有感而发。一言蔽之,此乃特殊武备。类比后世特种装备。

  如此说来。少府之功用,已远超时人所知。

  “此是何物?”骆晹自清钢琉璃展柜中,取出一鎏金铜圆筒。

  铜筒不大,可握于掌心。

  “此乃打火机。”考工令答曰:“轮下燧石,迸射火星,引燃鱼油麻蒸(灯芯),覆上盖,则火熄。”

  “何人所造?”依次试过。十有八九,妙用无穷。

  “乃主公手绘,令我等造之。”考工令又答。

  “夫君果然,灵秀天成,应运而生。”安素不吝溢美。

  本以为万事俱备。不料中书令又引安素等,入佽飞署。

  佽飞令,掌弋射凫雁,以供祭祀宗庙,兼造部分兵器。佽飞原名左弋,武帝太初元年改为佽飞,设九丞十二尉。

  佽飞令遂取一机关竹笼视之。

  “此中何物?”笼中似有鸟鸣。

  “此乃信鸽。”佽飞令答曰:“只需将书信,封于细竹节内。此鸽,便可自行飞回。譬如信风,来而有信,故名信鸽。”

  “多久可达。”安素问道。

  “千里一日回。”佽飞令语出惊人。言下之意,一日可往返千里。诚然,飞鸽传书,乃是借归巢本能。只能趁飞鸽回巢,顺便捎个信。如需频繁往返两地。只需将两地飞鸽,先行换位即可。至于时效,尚不得而知。蓟王还未曾试验。

  
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iubeiderich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