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

第五百二十四章 爱的力量

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 | 作者:佚名行者 | 更新时间:2019-06-12 17:15: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诡秘之主剑来全球高武伏天氏元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职法师明朝败家子仙路至尊
  可是,等笠超和青柔离婚后,若姒才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开心,特别是看到自己情郎神情恍惚、魂不守舍的样子,她感到有些后悔了。此时,看到自己此生最爱最在乎的男人苦苦央求自己,甚至不惜给自己下跪时,若姒便把所有的顾虑和担心一股脑儿地抛到了脑后,痴痴地想道:“只要是他求我的事情,无论什么我都愿意为他去做,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

  于是忙蹲下身扶起笠超,用力地冲他点了点头。

  笠超见状大喜,流泪说道:“柳儿,我们快走,再晚青柔怕是不行了。”说完,一手紧紧拉着她,另一只手顺手拿了她的一双皮鞋,让她到车上再换。

  一路上,笠超不断地闯着红灯,好几次差一点就和别的车撞在了一起。此时的若姒却一点都不惊慌,她是完全的、无条件的相信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到了医院,笠超拉着若姒快步跑到了外科手术室门外。在走廊上,他看到玉娘和自己老爸正陪着面色苍白、满脸忧伤的青文远坐在长椅上,于是便跑过去问道:“爸,柔柔怎么样啦?医生在哪儿?”

  青文远抬头看见笠超,面露喜色回答道:“笠超,你来啦,柔柔......柔柔.....还在里面抢救,还没有脱离危险......”等他发现笠超身后的柳若姒,脸色骤然一变,厉声问道:“你带这个女人来干什么?让她走,我现在不想看见她!”

  笠超忙申辩道:“爸,若姒她是......”

  哪知青文远却粗暴地打断他的话,,抬手指向大门喝道:“让她快走!”

  玉娘和仲轩也觉得儿子做事太不着调,这个时候居然还带着这么个女人来这里,简直是糊涂透顶,正要帮青文远一起说笠超,这时,储颜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喊道:“文远,什么时候了,你吼什么?”

  笠超见了储颜,像是见到了救星,大声喊道:“妈,若姒的血型和柔柔一样,都是RH阴性,你赶快带她去给柔儿输血啊!”

  哪知青文远“霍”地站了起来,一个箭步横在他俩和储颜中间,低沉着声音说道:“我女儿是生是死全凭天命,我们不稀罕她的血!”

  笠超也顾不得多想,上前一步,一把抱住青文远,扭头冲若姒喊道:“柳儿,快去找我妈,救青柔,一切全靠你啦!”

  若姒心里晓得厉害,知道现在必须分秒必争,便快步绕过青文远,来到储颜身边。储颜也不废话,只问了句:“你确定你的血型是RH阴性?”

  若姒点头答道:“我确定!”

  储颜立即说:“好,跟我来。”

  等她俩不见了踪影,笠超才放开青文远,扶他到长椅上坐了,向他赔罪说:“爸,对不起你了,我也是情非得已,我一定要救柔儿的,顾不得那么多了!”

  青文远哽咽着喃喃说道:“柔柔过会儿醒了,知道了这件事,她会不高兴的,她会怪我的。”

  玉娘便来劝道:“老青,救人要紧,管这么多干嘛!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柔柔离开我们吧,总不能让你那两个可爱的外孙这么小就没有了妈妈吧!”

  若姒来得十分及时,当她的鲜血流入青柔的体内后,青柔的各项生命体征开始稳定了,虽然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但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

  一个人一次鲜血最多不能超过400ml,但在若姒的坚持下,医生从她体内抽取了500ml的新鲜血液。当若姒苍白着一张脸从手术室里出来会,笠超忙递上一杯他早准备好的蜂蜜水给她喝。听护士说青柔的伤势开始好转,玉娘他们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储颜握着若姒的手,真诚的向她道谢,感谢她救了自己女儿的性命,玉娘、仲轩也上前来感谢她。只有青文远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但心里的一块巨石已然落了下来。

  上官仲轩让笠超先送若姒回家休息,这里有他们守着。

  若姒一出现,跟着玉娘他们一起来的傅玉堂的目光便一直没从她身上挪开过。现在见他们要离开,玉堂也不由自主、呆呆地跟着他们要走,却被玉娘一把拉住说:“有你什么事儿,你跟着他们干什么?”

  傅玉堂这才醒悟过来,讪笑着,答非所问道:“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我算过一卦,吉人自有天相,我甥媳妇儿肯定会没事的,瞧你们还急成那个样,怕什么嘛!”

  玉娘打趣道:“那我们现在都信你了,成不成,傅半仙!”

  回去的时候,笠超跑去超市买了猪肝、牛肉、鲜鱼、鲜虾、鲍鱼等补血的食材,回到锦天府邸,笠超扶若姒到床上休息,他到去厨房为若姒做饭烧菜。

  若姒在床上哪能躺得住,自己慢慢下了楼,来到厨房从后面搂住笠超的腰,把脸轻轻贴在他的后背上。

  笠超温柔地说道:“柳儿,刚抽了那么多的血,医生要你多休息。”

  若姒微笑道:“这就是我最好的休息。”

  不一会儿功夫,笠超就做好了一桌美味佳肴,然后扶若姒在在椅子上坐,喂她吃菜。若姒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绽放出欣喜和满足的笑容。

  若姒让笠超也坐下,和她一起吃,她想趁此机会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这时,笠超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楚楚打来的,她问柳姐住几栋几单元几号,她已经到锦天府邸的大门口了。笠超一一说给了她听。

  挂断电话,笠超满怀歉意的跟若姒笑笑:“我让楚楚来这里陪陪你、照顾你,你们姊妹俩的关系一直挺好的。”然后期期艾艾地说道:“柳......柳儿,青柔的伤势还没有稳定,我......我放心不下,要去医院里守着她,要不我......”说到这里,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若姒听了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他。笠超拿起自己的衣服,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就要走。

  若姒伸手一把拽住他,却没说话,沉默着。笠超心里明白,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宽慰说:“柳儿,你放心,我承诺过的事,一定会做到!”

  若姒这才开口说:“超,你也吃一口吧,着急上火一天了,你这样走我不放心。”说完每样菜都夹了一点喂他,笠超顺从的全都吃了。

  这时,门铃响了,笠超说:“楚楚到了,柳儿,乖,要多吃一点,都是补血的。这两天不要出门,好好在家里休息。等青柔伤势稳定了,我再回来看你。”

  楚楚进屋后,笠超又叮嘱她了好些事情。楚楚说:“放心吧,上官哥,我会照顾好柳姐的。如姐、小萌她们都赶去医院了,你快去吧,这儿就交给我了。”

  当听到笠超关上大门的声音,若姒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

  回医院的路上,笠超接到了老郭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收到了小飞发的信息,莫欣凌就是RH阴性血型,他俩回莫欣凌的老家,知道青柔的事,连夜赶了回来,快到锦都了,老郭问青柔住在哪个医院,他们直接赶过去。

  笠超一听,惊喜交加,喜出望外,忙不迭的连声道谢。

  莫欣凌到医院后,又输了400ml的鲜血给青柔。输完血出来后,一脸苍白的莫欣凌跟笠超说,等她休息一两天,还可以再来献血。把笠超给感动得,眼圈都红了,握住欣凌和老郭的手,千恩万谢。

  欣凌摇头笑道:“笠超,不用谢,你千万不要客气。如果当时没有你的帮助,我和我我儿子现在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也不会遇上老郭这么好的男人,更没机会和他走到一起了。”然后欣凌又说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笠超,其实这是你自己种下的善田,才能结出这样的善果,是青柔命中该有的善报。”

  老郭拍着笠超的肩头笑道:“笠超,大家这么好的兄弟,什么谢不谢的,太见外了。”

  小飞、泽宇也来了到医院里,一起围着莫欣凌和老郭说笑。

  凌晨时,刚回到山城不久的豆豆和锦台也打来电话,说他们在山城找到了两位RH阴性血型的志愿者,正带着他俩赶往锦都,大约凌晨五点左右就能赶到医院了。

  笠超不晓得他们两兄弟是用了什么办法、经历了多少困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两位用这么稀有血型的志愿者,竟然还能说动人家连夜赶来锦都,笠超心里很清楚,要做到这些,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在青柔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么多兄弟和朋友雪中送炭、无私帮助,感动得笠超只想哭,觉得自己先前代人受过、遭受到的委屈和不平全都值得了!

  手术后的青柔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她的主治医生先教授是储颜的好朋友,她告诉储颜说,可以让笠超到重症监护室陪着青柔,因为刚才青柔恢复意识时,嘴里一直不停地叫着笠超的名字。

  笠超听说后让玉娘和家人他们先带着丁丁当当回家去休息,他要一直陪在青柔身边。

  知道青柔的伤势已经稳定了,大家都松了一大口气,压在心头的那块巨石终于落下来来了。

  当笠超要送两个儿子和玉娘他们走的时候,一直担心着妈妈、到现在都没合眼的丁丁央求说:“爸爸,我要和你一起去看妈妈,我可以帮助妈妈的。”

  笠超安慰儿子说妈妈已经安全了,让他先和爷爷奶奶回家睡觉,休息好了在来看望妈妈。

  哪知一向老实、听话的丁丁第一次违拗爸爸,坚持要留下来陪妈妈。这一闹,在爷爷怀里熟睡的当当也醒来了,听了丁丁的话,他也要求留下来和爸爸一起陪妈妈。他揉着惺忪的睡眼说:“爸爸,让我们和妈妈在一起嘛,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的嘛。”

  经过医生的全面检查,已经确认当当没有什么大碍,但笠超担心儿子,还是让他们回家休息,当当不干,非要留下来。

  于是玉娘发话了,说就让丁丁当当都留下来,有他们两兄弟的陪伴,柔柔的伤势可能还好得更快也说不一定。笠超只得同意了。庞敏说她也不走,坚持要在这儿守着,还说她身子皮实,扛个两三天也没问题。

  玉娘知道劝不动她,丁丁当当在那儿,她肯定就在那儿,谁都劝不动她。

  笠超便让小飞、泽宇他们帮着送自己的家人们先回去,自己带着两个儿子来到青柔的病床边,看着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的青柔,笠超的眼里瞬间盈满了泪水,他轻轻握住青柔的一只手,哽咽说低声说道:“柔儿,我和儿子们都来了,我们一家人又在一起了。”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当当一下子变得懂事起来,静静地看着床上的妈妈,大气都不肯出一口。

  丁丁闭上眼睛,两只小手相互快速的摩擦着,过了一会儿,他把两只搓得发红、发烫的小手轻轻捂在妈妈的伤口处。

  笠超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样,忙问道:“丁丁,你在做什么呢?”

  丁丁闭着眼睛不说话。一旁的当当悄悄告诉笠超说:“爸爸,丁丁在给妈妈治病,丁丁好厉害哟,上次他把一只从树子上掉下来的小鸟都救活了。”

  笠超自然不相信,叮嘱丁丁说:“乖儿子,妈妈的身体弱,一定要轻一点哈。”

  话音刚洛,听得青柔轻轻哼了一声,身体还动了一下,当当兴奋地说:“看嘛,看嘛,我妈妈又活过来了,丁丁,加油哈!”说完,也学着哥哥的样子,搓热了双手,在妈妈身上到处捂。

  又过了一会儿,青柔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双眼,慢慢看清楚了床边地笠超,虚弱地问道:“你来啦?这是在哪儿?当当呢?他有没有事?”

  当当马上踮起脚凑近妈妈嘿嘿嘿地傻笑着说:“妈妈,我在这里,我好好哟,啥子事情都莫得噢。”边说边用一双肥肥地小手抚摸妈妈的脸庞。

  青柔的目光便转向了当当,看着他额头上吊起的那个青头儿包,心疼地说:“以后还顽皮不顽皮啦?爬那么高,多危险啊!”

  当当呵呵笑道:“妈妈,以后人家保证改正嘛。你快点闭道眼睛睡觉觉哈,婆婆说得,要喊妈妈多休息噢!”

  笠超俯身温柔说道:“听儿子的,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一切都过去了,我和儿子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青柔听后微笑着闭上眼睛,安心的、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先教授来看青柔,检查后见她身体的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不禁惊愕道:“如果不是我亲自给你做的手术,我简直不敢相信昨天你还挣扎在生死线上,不到一天,就恢复得这么好,亲情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
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laidaojinshizhihufajiang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