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

297诀别

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 | 作者:咬书的猫 | 更新时间:2020-02-14 16:45: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剑来元尊圣墟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仙王的日常生活黎明之剑轮回乐园万古神帝
  北荒县衙,这是紫灵第二次来。第一次还是三年多前,她跟着南宫泓钰来过一趟。但北荒县衙内的停尸房,却是她头一次进来。

  那会她正在吃早饭,窦如风却突然来了,并告诉她,曾今死了,死于自缢。

  一开始她以为她听错了,直到他又说了一遍,她才确定她没有听错。当时若非窦如风及时抓了她一把,她很有可能一头就栽在了地上。

  “呵呵,呵呵。。。。。。”

  自缢?呵呵,笑死人了!曾今这个人虽然性格软弱了点,又容易冲动,但他并不懦弱!他怎么可能会自缢?!

  陪着她一起进来的南宫璃和窦如风,听到她不自觉间发出的这一连串,无疑令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呵呵低笑声时,南宫璃上前握住她的胳膊,放柔了声音,劝解道,“灵儿,心里面难受就哭出来吧。”

  然而紫灵恍若未闻,她只是死死地盯着曾今双目紧闭,已经毫无生气的脸。

  “灵儿。”

  南宫璃拧起眉,轻轻晃了晃她的胳膊,又唤了她一声。

  这次紫灵有了反应,她转脸看了他一眼,又将脸转回去,语气平静的开口道,“我没事,你们出去吧,让幽萤进来。”

  “灵儿。”

  南宫璃还想说什么,却被窦如风打断了。

  他先是低咳了一声,随后才开口道,“王爷,王爷还是随末将出去,让幽萤进来吧。”

  南宫璃皱着眉转脸看了他一眼后,将脸转回,又看了紫灵一眼,他松开一直抓着她胳膊的手,提步出去了。

  幽萤很快就进来了。

  紫灵此时已经在放置在离尸体旁边不远的一张长条凳上坐了,见他进来了,她轻声开口道,“看看到底是怎么死的。”她之所以让幽萤看,而不自己看,一是对曾今的尊重,二是怕看了她会受不了的放声大哭。

  “是。”

  幽萤低应一声,走至曾今的尸体前,抬手揭开了盖在上面的白布。

  紫灵在这时将眼睛转开,把视线放在停尸房的门口。

  门外晨光正好,因为屋里比外面略暗的缘故,可以看到许多的浮尘在阳光中被秋风裹挟着四下翻飞,一如那浮在水面,顺水而流的浮萍。

  明明昨天傍晚还好好的人,只一夜便天人永隔,她若是知道,她不会去跟他道别,这样在他离开之前,他的心至少不会那么的忧伤。

  幽萤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连着查看了两遍曾今的尸体后,将白布重新盖了回去。他抬眼看向看着门口的紫灵,开口道,“主子,他的身上只有脖颈上的淤痕和一些轻微擦伤,没有别的伤痕。他是直接被掰断脖子而死,脖子上的勒痕是死后才造成的。”

  果然是个白痴,死都死的这么稀里糊涂,连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

  一直裹在眼底的泪水,无声无息的自紫灵的眼角一滴滴的滑落。不过是个没什么心机,毫无威胁性的书生,却都不放过!可恨!

  三年多的相处,曾今昔日的音容笑貌顷刻间全部涌入紫灵的脑海当中,她越想越气,越想心里面就越难过。

  她一边抬手去擦脸上的泪水,一边忍不住的咒骂出声,“这个白痴!死都死了还要气我!给我找麻烦!”

  刚骂完,她紧跟着就又骂,“去他的这人世!”

  去他的这人世,是曾今昨日刚骂过的。

  “主子。”

  幽萤见她如此难过,他想劝,然而一时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唤了她一声后,他只能默然了。

  “灵儿。”

  等在门外的南宫璃,听到她咒骂的声音,提步跨了进来。他几步走到她的身边蹲下,仰脸看着她,柔声劝慰道,“灵儿,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难过了。”

  “难过?呵呵。”

  不想,面对他的劝慰,紫灵却冷笑出声,“我难过什么?我才不难过!像他这样的白痴,早死早超生!指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人家,脑子也能变得灵光点!”

  知道她只是因为心里难过,才故意说的这么难听,南宫璃心疼的看着她,轻叹口气,柔声继续劝道,“灵儿,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面能好过点。”

  “我早哭够了!我才不要哭!”

  紫灵边说边霍地就站起身,绕过他就往外面走去。

  南宫璃忙起身跟上去。

  一出了停尸房的门,紫灵便问等在门外的窦如风,“县衙捕快既然敢断定是自缢,那应该有遗书之类的东西留下来吧?”

  “有。”

  窦如风应了一声后,做了个手势,立时便有候在一旁的捕快就将东西送了过来。

  紫灵伸手自捕快捧着的托盘内拿起来平铺在里面的纸张,放到眼前细看。

  竟是一首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确实像曾今会念的词,字体乍看也确实像他常用的正体小楷,可惜他们还不够了解曾今,也理解错了这首词的本意!

  紫灵将纸张放回托盘里,冷声嘲讽,“真是难为他们了。”

  窦如风挥挥手,让捕快退下去。待人走远了之后,他看着一脸冷意的紫灵,问道,“紫灵,你知道是谁下的手?”

  不想,紫灵却道,“不知道!”道完,她也不等他接话,抬脚就走。

  南宫璃见状,忙提步追了上去。待与她并行之后,他转脸看着她,开口问道,“灵儿,你要去哪?”

  紫灵脚下不停,冷着脸道了两个字,“书院。”

  他们的马就放在县衙门口,一出县衙大门,紫灵上了马拍马便走,一直跟着她的南宫璃几人只能迅速跟上。

  到得曾今小小的,平日既是用作会客,也用作书房的起居间内,紫灵四下迅速扫了一圈后,把目光定在了他的书案上。

  案上铺着一张纸张,纸张旁边放着一个开了封口的小酒坛,还有一个小酒杯。

  她走过去在案前站定。

  纸张上面画着一张人物半身画像,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画的右边提了一行小字,是行草,写的是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一看到这句诗,紫灵的鼻头一酸,眼泪瞬间便涌出了眼眶,但她并不想哭。她抬起手想抹去脸上的泪水,却猛地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她的目光死死盯在了画的落款处。

  那是用狂草连着,一笔而成的四个字,当心布林。

  竟是布林!竟是布林!他知道布林是来杀他的,一定是布林问了关于她的事情,他为了给她留下示警,才丝毫都不反抗,不呼救!

  “这个白痴!”

  紫灵的心里面一瞬间涌入太多的情绪,她的心里面是既气又恨更伤心,而与这些情绪一同涌进胸腔的愤怒一时更是到达顶点。她伸手抓起书案上的那个小酒坛,用尽全力砸在了地上。砸完她犹不解气,抓了案上的笔筒又砸在了地上。

  原本立在门口看着她的几人,都被她这瞬间迸发出来的怒气惊呆了,南宫璃怕她伤了自己,反应过来之后,忙提步奔到她的身侧,一把抱住了她。

  他试着劝她清醒一点,“灵儿,你冷静点!冷静点!”

  “我很冷静,你放开我!”

  此刻,心中涌动着无法抑制,滔天怒火的紫灵,哪里会听他的话。她在怒吼一声的同时,奋力挣扎起来,想挣脱他箍着她腰部的手臂。

  至今只见过一次,她发起脾气来像是疯了一样的南宫璃,他哪里敢放手,可不放手,又怕她奋力挣扎会挣开她肩膀上的伤口,他无法,只能改成一手紧紧箍着她的腰,伸另一手一个手刀打晕了她。

  紫灵醒来的时候,人还在曾今的书房内,南宫璃坐着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见她睁开了眼睛,南宫璃轻声开口,“我若是放开你,你能保证不再发疯吗?”

  紫灵没出声,只略微点了点头。

  南宫璃扶她坐好,松开了手。

  紫灵站起身后,先环视了一圈四周,然后提步走到了门口。

  门外左右立着廷云和刘忠,但他们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打扰她。

  窦如风已经先行离开了,他虽然心中也担心,但有南宫璃在,他帮不上忙。且他是边关武将,有的是忙不完的事情。

  紫灵立在门口,扬声唤了声,“幽萤。”

  “属下在。”

  坐在屋顶的幽萤听到了,飞身而下,立在她的面前。

  “去寻个铜盆来。”

  “是。”

  幽萤领命,即刻去寻。

  跟着她走到门口,此时立在她身后的南宫璃,听到她要幽萤去寻铜盆,便轻声开口问道,“灵儿,你可是想烧了他的东西?”

  “嗯。”

  紫灵微哼一声应了,转身绕过他,开始动手收拾曾今的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曾今离开雪国的时候毫无准备,除了身上穿的外,他什么都没带出来。他现在穿的都是到了北荒现买的,因为毫无准备就离开了雪国,他身上所带的银子不多,所以除了衣物外,他就只买了几本书和一些日用品。

  紫灵难过无比的在心里想,他又何时如此囊中羞涩过?虽然他的爹戴文斌早就被调离了北荒,可在那之前可是一直不断的托雪族人带东西,带银子给他的啊。

  她伸手从书案上摞在一起的几本书中抽出最下面的那一本,翻开,昨天她趁他去泡茶水的空档,偷偷塞在里面的那几张银票还静静的躺在里面。
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jiaofeinandang_fujunhenfuh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