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大宋燕王

第367章 画像画师

大宋燕王 | 作者:战国萧烟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24: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无限先知凌霄之上伏天氏灵剑尊诗词古韵位面电梯雷霆之主读档修仙
  孟知州看着女儿给他作的画像一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画上的自己下巴奇长、歪嘴斜眼、塌鼻浓眉,一脸胡子就像肆意生长的乱草,胡子之间还有好几颗黑痣,十分醒目,整个人奇丑无比。

  “你这画的是我?”孟知州一脸茫然,忍不住伸手去摸自己的下巴、鼻子和脸。

  “不是你还能是谁!”女儿放下毛笔,一脸正经的看着她爹的脸。

  一直陪在旁边的丫鬟,见老爷这般神情,虽然以手捂嘴,还是“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女儿扭头,一道凌厉的眼神射来,丫鬟立刻把手放下来,但小脸上的肉,因为憋笑,却一直在抖。

  孟知州一见她二人神情,再后知后觉,也知道是女儿在作怪了,顿时脸色一寒,将画像往桌上一丢,怒道:“胡闹!”

  女儿察言观色,瞬间便知道她爹这是真生气了,马上过去抱住他胳膊撒娇道:“爹,女儿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生气了,女儿以后再也不开爹的玩笑了,爹就原谅女儿一次,好不好?”

  孟知州怒道:“爹是朝廷命官,岂容你如此亵渎!你看看你画的什么,是爹吗?”

  女儿连连摇头道:“不是,爹比画上的好看多了。”

  “就是,老爷跟这画像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丫鬟在一旁帮腔。

  “什么天上、地下,这是在咒我吗?”孟知州转脸朝丫鬟看去。

  丫鬟一见老爷脸色,便知说错了话,“噗通”一声跪下,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婢子不是这个意思!”

  “爹,你干什么,你吓到青儿了!”女儿一扯他爹衣袖,立即出言维护。

  “晚上不准吃饭!”孟知州说完便收回眼神。

  “是,老爷,婢子知错了!”丫鬟哭道。

  “起来吧。”孟知州的注意力再次落在桌上的画像上,摇头叹息道:“女儿,爹给你个机会,你就画成这样,让爹很失望啊。”

  说完就要朝门外走去。

  “青儿,把我画的《月下美人图》拿来。”女儿放开她爹的手臂,转头吩咐丫鬟。

  丫鬟抬起袖子擦干眼泪,快步走回内屋。

  听女儿此话,孟知州刚刚提起的脚重新放下,他倒想看看女儿能画出什么样的美人图来。

  片刻之后,丫鬟从内屋拿出一张卷在一起的画来。

  女儿接过来,在桌上展开,然后笑道:“爹,怎么样,能看的入眼吗?”

  看着桌上的美人图,孟知州一时失神,听到女儿问话,才移开视线,淡淡的回道:“还行吧。”

  女儿惊道:“爹,这叫还行?女儿这是美人图,你知道画是谁吗?女儿画的可是嫦娥仙子!”

  孟知州干咳一声道:“嫦娥仙子是嫦娥仙子,可你画的确实一般啊。”

  “爹说一般就一般吧。青儿,收起来,我们回屋继续画美人。”女儿觉得他爹不会欣赏,也就不想让他再看了,收了画便要朝内屋走去。

  “等等,这幅美人图真是你画的?”孟知州叫住她问道。

  女儿止步,笑问道:“爹,这后院除了女儿,还有谁会作画啊?”

  “好,爹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画一张画像,要是画的像,爹就相信你!”孟知州笑道。

  “好,画谁?爹,还画你吗?”提起作画,女儿顿时又跃跃欲试,激动莫名。

  孟知州笑道:“画爹做什么,爹又看不到自己。戴上面纱跟爹来,给你找一人画。”

  “去哪?”女儿满怀期待的问道。

  “前衙。”

  女儿一听十分兴奋,赶紧开始收拾作画的笔墨和宣纸。

  而孟知州则在她们收拾作画工具的时候,悄悄把女儿刚才给他作的画收进袖中。

  一切收拾完毕,三人便朝前衙走去。

  杨丛义在一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屋子里住下,睡觉是睡不着的,天太热。

  趁这点时间他把孟知州跟他讲的南剑州之事,还有他自己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统统捋了数遍,最后发现,就算抓到土匪,要想堪破南剑州乱局还是很难,因为乱局存在数年之久,便不是地方之乱,根源也许在临安。

  一出手便是三万两土特产,这些年守着数座银矿,送出去的银子估计不在少数,能送到哪里去呢?可以想见,不是福州,便是临安。

  “杨大人,知州大人请你去一趟。”

  正思考间,屋外有人来叫,心知肯定是画师到了,收好包裹,起身便朝屋外走去。

  衙役带着他,很快来到一处较为空旷的院落,走进一间通透明亮的房间。

  一进屋子便看到孟知州坐在一边,立即快步上前道:“大人,画师找到了?”

  孟知州笑道:“嗯,有画师了。”说完扭头朝旁边看了一眼。

  “那就赶紧画吧,十几个可得要画很长时间。”杨丛义说完,顺着孟知州的眼神看去。

  只见不远处有一张书案,书案前坐着一个绿衣长衫、丝巾蒙面的女子,女子旁边站着一个同样蒙面的丫鬟。

  “先给杨大人画张像。”孟知州吩咐道。

  那画师微微点头,但没有言语。

  “为何要给下官画像?”杨丛义有些不解,画像很耗费时间,而土匪有十几个,一一画下来,不知道要画到什么时候。

  孟知州道:“本官不清楚画师的画如何,先让她画一张试试,如果不行,就不要浪费时间。”

  既然有此安排,杨丛义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走近书案,在一丈之外的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下。

  对面的画师调好笔墨,定定细看他好一会儿之后,提笔便在纸上作画。

  以前上学时,在公园出钱让人画过素描,也是端坐着半小时,甚至一小时都一动不动,他有被人画的经验,加之时常打坐,端坐数个时辰都不是问题。

  他做好了坐半个时辰的打算,可半刻钟不到,就见对面的画师已经收笔,旁边的丫鬟马上将书案上的纸拿给孟知州看。

  孟知州接过画像走近杨丛义,看一眼画像,再看他一眼,少息之后,忍不住赞叹道:“像,真是太像。杨秘书你看看画的多像你,多传神!”

  杨丛义接过来一看,只见纸上的自己,在画师手中虽然只有寥寥数笔,几条细线,但眉目、神色,无不是自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厉害厉害,杨某佩服!”

  画师虽蒙着面纱,但听到夸奖,顿时眉开眼笑,面纱也遮不住她的喜悦之情。

  孟知州忽然干咳一声道:“既然画师没问题,那就开始给土匪画像吧,杨秘书?”

  杨丛义应承一声,随即道:“好,先画土匪头子吧,对他的印象比较深。那人浓眉大眼,满脸大胡子,嘴唇很厚,皮肤比较黑,鼻子比较大,脸上有道长约两寸的刀疤......”

  “停!你会不会作画?你乱说一通我怎么画?”画师忽然打断杨丛义,语气不善,眼色亦不善。

  杨丛义正冥神回想,被打断神思也有些不爽,但看对方是女子便没有出声。

  孟知州咳一声,忽道:“有话好好说,杨大人要是会作画,让你来做什么!”

  画师自知理亏,伸手将放下的笔重新取回,轻吐一口气,稍稍掀动面纱,方将心里的火气压下,然后教道:“杨大人,你先说说他长着一副什么样的脸,圆的还是方的,还是其他形状。之后再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胡须、头发,明白了吗?”

  杨丛义抬手道:“受教了。”

  随后重新描述道:“那人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

  “停!”画师再次叫停,盯着杨丛义问道:“果子脸?什么果子?桃子、橘子、还是梨子?”一双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

  “是啊,杨秘书,本官也听的糊涂,什么果子脸,果子种类可多了,大的小的,圆的扁的,还有长的,你要说清楚啊。”孟知州这次也一脸茫然的站在画师一边了。

  杨丛义又被打断,本来有些生气,一听画师的疑问,顿时苦笑不得,只得尴尬的笑道:“抱歉,是我没说清楚,不是果子,是国家的国字。”

  孟知州哦了一声,而画师则眼睛一瞪,杨丛义随即干咳一声道:“我换个说法,是方脸。”

  见画师拿起画笔,杨丛义描述道:“那人是方脸,两道眉毛很粗很浓,眼睛大似铜铃,嘴巴也比较大,嘴唇很厚......”

  “等等,不要有大似铜铃这种说法,铜铃是多大的铜铃啊,拇指大,还是拳头大。眼睛就说能看到多少黑色的眼珠。”画师也是没了脾气,只得停笔教导。

  杨丛义自知理亏,也没得反驳,便继续道:“眼睛很大,黑色眼珠能看到八分左右,大鼻子,大嘴巴,嘴唇有半寸厚,上嘴唇有很浓的胡子,满脸络腮胡......”

  “络腮胡是什么胡?”画师停笔再问。

  杨丛义伸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道:“就是这两边从耳朵到下巴全是大胡子。”

  随后接道:“头发很浓,有些乱,扎在脑后。”

  描述完,片刻之后便听画师道:“过来看看,是不是长这样?”
大宋燕王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dasongyan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