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在线 > 刀笔吏

转帖 唐朝穿越指南 (三)

刀笔吏 | 作者:沐轶 | 更新时间:2014-04-20 18:22: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来逆天邪神仙王的日常生活黎明之剑轮回乐园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美食供应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偷香高手我的贴身校花
  ·唐穿指南:五色丝缕端午抛,帅哥你往哪里逃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本公司今年推出的“佳节特惠穿”系列活动第一站,“穿越到唐朝过端午”现在正式开团!名额为……哦……呃……不好意思……报名人数已经满额了(擦汗,三秒钟刷满人,真夸张哈~)。欢迎您在七夕节继续参团,现在开始接受预定。

  为使您了解“佳节特惠穿”系列活动的穿越质量,本公司在此放出端午穿的详细说明,有兴趣的请往下看。

  当您穿越成功醒来时,也许发现自己正在船上。摸摸自己,确定性别为男,出舱照照水面,发现是一个膀大腰圆、面白有须的唐代帅哥,不错,这回运气挺好。

  出了舱房跟同道人闲聊,慢慢套话,知道了自己姓万名楚,原本是京都长安人氏,现任扬州司马。端午节快到了,这一趟旅程,是替扬州刺史某往长安进贡“江心镜”和其他节礼去。

  “江心镜”是神马呢?

  您找借口在这一串长长的船队里溜达来溜达去,希望趁人不注意时能偷窥一下中间那条大货船上绑扎得严严实实的箱子,但是船上守卫警惕性高,包装又太厚重结实了,不可能自己扯开(您在心里吐嘈:喵的穿越前老子网购时快递公司也这么负责任该多好)。

  没奈何叫奴仆打了一瓮酒,寻个晚上,请船队里的“进镜官”过来,几大碗黄汤下肚,灌得他晕乎乎的,跟您透露机密:

  扬州的能工巧匠本来就天下闻名,铸镜师吕辉更是个中高手。某年他在铸镜时,突然来了个老人,自称姓龙名护,会造“真龙镜”,进入铸炉室,闭关三天,再开户门时,老人踪影不见,炉前留下一幅素绢,上写:“盘龙盘龙,隐于镜中。分时有象,变化无穷。兴云吐雾,行雨生风。”

  吕辉于是把这个铸炉搬上大船,停泊在扬子江心,当年五月五日铸成了一面宝镜,进献到宫中。宝镜径九寸,青莹耀目,背后有盘龙纹饰,据说几年后天下大旱,有道人持镜作法,镜背的龙口忽吐白气,须臾满殿,甘雨如注……自此以后,扬州每年五月五日都要在江心铸一批铜镜,打磨历年,于次年端午前进献京师。

  当然了,封疆大吏给皇帝送礼,光送镜子太寒酸了,船队里还装了金银彩缎、美食药物、江南特产、珍禽异兽,由您这个司马摄进献使统领着,从扬州上船,浩浩荡荡入邗沟,转淮水,进通济渠,白天迎风拂柳,晚上弄月吟诗,一竿子直插到洛阳。

  从洛阳走水路进关中不太容易,得弃舟登岸,把货物搬到车上,由陆路入潼关,在四月底运抵长安。

  时近端午,长安城里已经很热了。您在烈日灼烤下,押送这一队货车走在黄土飞扬的宽阔街道上,送往宫城里的中藏库去收储,又要把贡品的清单奏状上报内侍省,转呈皇帝老儿笑纳,非常辛苦。

  但是这还不算完,根据我天朝自古以来的潜规则,地方进京的贡物,光送给皇帝那是绝对不行的。早在扬州上船的时候,您的上司扬州刺史就命人把贡物分成N多份,一色色打点好,这一车送李相公,那一箱送张尚书,那一抬送杨阁老……随礼物致送的往往还有刺史的亲笔手书信柬,少不得也得由您这个进献使一一上门、拜望到位。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收礼的也不能白收,各家主人都跟您客气了几句。虽然大部分说的都是“近日时气真好啊哈哈哈”之类的闲扯,但也有那与刺史交情颇深的,屏退了左右,低声告诫您,过几日陛见时要留心:

  “某听闻京中传言,有御史参劾扬州府,端午竞舟劳民伤财、耽误农时。使君在御前对奏时,玉音或垂询此事,使君宜早做筹备。”

  您立刻头大,心想哥刚穿过来没几天,能听懂你们叽叽哇哇说些啥就不错了,还要替哥都不知道长啥样的领导应付皇帝审问啊?那御史也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人家过端午节赛个龙舟,又碍着你哪疼了?为这事还写个奏状弹劾,唐朝的纸不是很贵吗?你浪费不浪费啊!喵的碳排放增加全球变暖都是你造成的……

  一边心里暗骂,一边还得谢过人家这位好心好意的提醒,至少让您有了提前准备打小抄的时间。一出人家府门,立刻找来从扬州一路同行过来的同僚,问问,那劳民伤财的端午竞舟到底咋回事?

  这同僚是个土生土长的扬州人,很轻蔑地说,俺们端午的龙舟竞渡已经玩了一千年了,能有啥事?那御史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北人,去年奉敕巡视江东,被俺们竞渡的盛大场面给吓到了,一拍脑袋就觉得凑这么多壮丁来划船,肯定会耽误种田养蚕,再加上——咳咳,大概是对俺们刺史送的程仪不满意?反正回京以后这是成心找事来了。

  咱们扬州的龙舟竞渡比长安洛阳场面还大吗——一句话问出口,您马上觉得自己脑筋秀逗了。江南水乡,到处都是河流船舶,当然比以旱地为主的北方更适合划船赛舟。

  除了荆湘之地(约在今天的湖北和湖南省啦),天下没一处端午竞渡的盛况能跟咱江东相比——同僚傲然回答。随后又眉飞色舞地谈起家乡风俗,几家几户凑钱买龙舟,下水前先三牲六畜吹吹打打地祭船。船头船尾涂油抹朱点画龙晴是必须的,那富贵高门甚至连划舟丁夫的衣衫上也给涂满桐油,以免溅水湿了衣妨碍力气。

  到得五月五日,江边早有无数人家搭起彩楼、席棚,两岸绵延十数里,内中挤满盛装华服的乡民仕女,一早就等着观赛。官府在龙舟出发点立起红旗,在终点扎一座驿楼牌坊,坊上挂起锦标。鼓声三下,红旗开处,龙舟两两跃出,飞光逐电般在水面上滑行。两岸丝竹箫笙大作,喊声如潮,和着船头鼓声、舟夫的号子声、浆叶击水声,交织成一年一度让人兴奋狂醉的舞乐。忽然驿楼处声如霹雳山呼海啸而起,乃是一舟已到终点,鼓手抡起鼓槌打下了锦标,紧紧捉住飚扬示意,赢得一波又一波喝彩欢呼。

  端午前后数日,江中总有龙舟两两竞速,优胜者官府赏给彩缎,端午正日“打标”者加赏银碗一双。自屈大夫投江后,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刀笔吏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xs.com/daobi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唐末昭宗蚕食万界的饕餮君缠上统领大人,夫人带球跑!韩娱之你的名字遮天之张子陵意识网络迷茫的边界奥特曼宠妃无度:帝君,跪下!冥医最后一个飞升者